消息 / 推介 / 名家

2017-01-08

潘頓尾場贏「美麗傳承」,但要付出停賽代價。(網上圖片)

(堅訊) 1月8日沙田草地C跑道及泥地,賽後報告如下:

告達理罰款二千元

第1場:於宣佈出賽時,「無敵劍俠」及「董事長」均申報騎師為吳嘉晉。小組確定吳嘉晉已落實策騎「董事長」。因此,小組批准「無敵劍俠」改由巫顯東策騎。練馬師告達理因此項宣佈出賽錯誤,被罰款二千元。 「糖黐豆」出閘緩慢。 「華麗再現」出閘笨拙,躍出時向外斜跑並碰撞「無敵劍俠」。「華麗再現」其後受催策但未能加速,趨近千五米處時在馬群之後切入。 起步後不久,「天賦致寶」向內斜跑並碰撞「幸運坊」。 「但求上舖」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於早段初時受催策後,「無敵劍俠」在跑過千一米處時被「但求上舖」碰撞,其後在馬群之後切入。 於接近千四米處時切入帶頭後,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宸龍」在領放時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未能放鬆來跑。 跑過千一米處時,「齊齊健康」收慢避開向內斜跑的「皇龍寶駒」的後蹄。 小組就「華麗再現」於趨近九百米處時受干擾而展開研訊。小組確定,接近一千米處時,「天賦致寶」(蘇兆輝)初時已帶離「華麗再現」以在該駒之前向內移入。然而在過了該處後,「天賦致寶」向內斜跑,「華麗再現」則推進至該駒的後蹄內側競跑。跟隨其後的「掌握時機」因而向外移出避開「華麗再現」的後蹄。跟隨「掌握時機」的「但求上舖」在同樣被妨礙之際昂首。小組嚴厲譴責蘇兆輝,並告誡他,儘管此宗事件由多個因素造成,然而在轉換跑線時他有責任確保已充分帶離其他馬匹。 過了九百米處後,「無敵劍俠」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 「齊齊健康」在過了八百米處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入直路時,「華麗再現」一度收慢避開「天賦致寶」的後蹄,當時「天賦致寶」在移至向外斜跑的「幸運坊」外側以望空之際被該駒帶出更外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齊齊健康」,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亦發現該駒右前腿脛部外側低處有一處細小的割傷。「齊齊健康」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華麗再現」、「有衝勁」及「天賦致寶」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得其康嚴重失蹄

第2場:起步後不久,「明目張膽」及「得其康」在「銳闖」與「再石磨藍」之間受擠迫,當時「再石磨藍」被「得其康」碰撞後失去平衡及向內斜跑。「得其康」及「再石磨藍」其後在馬群之後切入。 「喜多屋」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得其康」於趨近千二米處時在「綫路財星」之後切入,由於「綫路財星」正收慢以佔取「愛美麗」之後有遮擋的位置,「得其康」因而勒避該駒。「得其康」其後碰撞「明目張膽」的後軀,「明目張膽」因而失去平衡,繼而進一步向內斜跑,踏著「明目張膽」的後蹄,嚴重失蹄及大力勒避。跟隨其後的「喜多屋」因而急促向外斜跑避開「得其康」的後蹄。由於小組認為此宗事件不涉及騎師犯錯,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九百米處,「得其康」自己失去平衡。 「自由飛翔」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時,何澤堯「銳闖」表示,過了九百米處後首次轉彎時,「銳闖」靠近「自由飛翔」的後蹄處於窘境。他說,過了八百米處後,「銳闖」難以穩定走勢及傾向外閃。他說,接近七百米處時,「銳闖」外閃,因而向外斜跑至第四疊,其後持續外閃,尤其是在轉直路彎時。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得其康」,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宇宙車神氣管多血

第3場:躍出時,「新力風」勒避,「宇宙車神」在雙雙斜跑的「幸福指數」與「崇山寶」之間受擠迫之際受阻礙。 過了五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幸福指數」在「歷險家」外側緊迫競跑。 跑過一百米處時,「宇宙車神」向外斜跑並妨礙「歷險家」,導致「宇宙車神」的騎師史卓豐須停止催策並修正坐騎。 被查詢時,潘頓表示,賽前部署是讓「新力風」居前競跑。他指然而「新力風」在起步時勒避,其後由於賽事早段的步速甚快,坐騎須比賽前部署更為落後於領放馬競跑。 被查詢有關「宇宙車神」令人失望的表現時,史卓豐表示,「宇宙車神」躍出時受擠迫,其後他須於早段催策坐騎以佔取領先馬匹之後的位置。他指坐騎在過了八百米處後才開始走勢暢順,在過了五百米處後瞬即脫口,其後對催策毫無反應。他續指,雖然坐騎今日大幅升班角逐,但無論如何,坐騎未能展開衝刺,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宇宙車神」,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宇宙車神」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宇宙車神」、「華恩庭」及「新力風」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勇冠多出閘笨拙兼受擠迫

第4場:「勇冠多」出閘笨拙,其後在「好富有」與「和平開心」之間受擠迫,當時「和平開心」在躍出時失蹄及向內斜跑。其後,「勇冠多」、「好富有」、「有禮」及「執子之手」均在「和平開心」與「勁風」之間緊迫競跑,當時「勁風」向外斜跑。 「歡悅星」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八百米處時,「勇冠多」在收慢之際搶口。 接近七百米處轉彎時,「有禮」向外移出避開「和平開心」的後蹄,「勇冠多」因而移至第三疊,沒有遮擋。 「麟轉乾坤」過了七百米處後轉彎時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於跑過六百米處時碰撞「頌友」的後軀,當時「頌友」向外移出避開「歐洲巨星」的後蹄。跟隨「麟轉乾坤」的「好富有」向外移出避開該駒,「歡悅星」因而被帶出更外疊。 跑過六百米處時,「勁風」靠近「情意相投」的後蹄處於窘境。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情意相投」向內移入避開「有禮」的後蹄以持續推進。 跑過一百米處時,「和平開心」與「有禮」緊迫競跑。 同樣於跑過一百米處時,「勇冠多」一度收慢避開「頌友」的後蹄,當時「頌友」向內斜跑。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勇冠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勇冠多」、「頌友」及「和平開心」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事必獲利跑法受查

第5場:「勁豐裕」出閘僅屬一般,躍出時與「肇慶威威」互相碰撞。 「駟寶」、「友瑩采」及「醉必勝」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一千米處後,「馬飛龍」開始搶口,靠近「招多福」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六百米處時,「事必獲利」被向外移出以望空的「金碧光芒」帶出更外疊。 「招多福」在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 跑過四百米處時,「風采」靠近「萬眾期待」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二百米處時,「小奇妙」與「津津樂道」互相碰撞。「小奇妙」其後向內斜跑,導致「馬飛龍」被帶向內跑,「肇慶威威」因而於趨近一百米處時被妨礙。 「事必獲利」在直路大部分途程上將頭轉側、內閃及難以策騎。 被查詢時,田泰安表示,「事必獲利」自第九檔出閘,賽前部署是讓坐騎按照慣常跑法居中間或稍後位置競跑。他指坐騎出閘十分迅速,他立即留住坐騎以圖佔取約於中間有遮擋的位置。他指然而坐騎十分搶口,他未能充分穩定坐騎的走勢以佔取此位置。他續指,過了千六米處後,他把坐騎移入至「肇慶威威」之後比賽前部署為前的位置。他指過了千一米處後,「肇慶威威」推進至領放馬外側位置,導致「事必獲利」在餘下途程上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事必獲利」,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然而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他進行內窺鏡檢查。 被查詢時,祈普敦表示,「友瑩采」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二百米處。他指他須將坐騎向外移出橫越「事必獲利」的後蹄,其後取得平衡,才能在跑過二百米處時望空。他指「友瑩采」在力策下走勢稚嫩,將頭轉側及內閃。然而由於坐騎內側有數匹對手,他認為不適宜對坐騎用鞭,因而決定手足並用力策坐騎至終點。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招多福」、「勁豐裕」、「肇慶威威」以及「金碧光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駟寶」、「醉必勝」以及「小奇妙」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瀟灑王子直路受困

第6場:後備馬匹「豪勝」於一月五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步伐異常/動作欠佳)着令退出。「新力威」於賽日早上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發熱)着令退出。「豪勝」及「新力威」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軒轅齊飛」及「數碼世界」出閘均僅屬一般。 「金剛之星」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瀟灑王子」。 「勁嘉輝」出閘僅屬一般,躍出時向外斜跑,碰撞「烽煙四喜」。「勁嘉輝」其後儘管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好彩利」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雄心速龍」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過了一千米處後,「烽煙四喜」向著外側的「傳奇」的後蹄斜跑。跟隨「烽煙四喜」及搶口的「好彩利」急促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勁嘉輝」因而受阻礙及被帶出更外疊。「勁嘉輝」在過了九百米處後再次靠近「好彩利」的後蹄處於窘境。 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好彩利」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之際將頭轉側及外閃。 趨近三百五十米處時,「金剛之星」在「瀟灑王子」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繼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瀟灑王子」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接近三百米處。 趨近二百米處時,「喜愛自由」被「金剛之星」碰撞,當時「金剛之星」向外移出避開「龍船」(莫雷拉)的後蹄,而「龍船」則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在「喜愛自由」外側競跑的「傳奇」向外斜跑避開該駒。小組告誡莫雷拉須加倍小心。 賽後,潘頓未能就「傳奇」令人失望的表現提供任何解釋。他說,「傳奇」於早段及中段沿途走勢順暢,然而未能如預期般於末段以勁勢衝刺。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傳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華美之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瀟灑王子」、「龍船」及「金剛之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運財童子向內斜跑  小組譴責莫雷拉

第7場:就在開閘前,「魅力知寶」煩躁不安,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魅力知寶」必須經閘廂測試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勝將臨門」出閘笨拙。 起步後不久,「獻惑」及「靚加加」均在「心慷慨」與向外斜跑的「駿驫」之間受擠迫。 「急急腳」及「勝途勇士」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千一米處時,「好愉快」在「運財童子」(莫雷拉)內側受擠迫,當時「運財童子」向內斜跑,其後向外移回以紓緩緊迫。小組譴責莫雷拉。 趨近及跑過千一米處時,「勝將臨門」在搶口之際數度昂首。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獻惑」向外移出避開失地的「贏盡」的後蹄。 趨近九百米處時,「阿姆利則」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並勒避「勝將臨門」的後蹄。跟隨其後的「心慷慨」因而同樣勒避及向外斜跑。 同樣於趨近九百米處時,「急急腳」在「靚加加」之後處於窘境。 「好愉快」在中段領放時搶口。 「勝途勇士」在直路早段向外移出以望空。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魅力知寶」將頭轉側及內閃,其後於趨近三百米處時在「駿驫」外側緊迫競跑。 在最後三百米,「運財童子」在催策下內閃並難以策騎,在最後二百米數度碰撞「好愉快」。莫雷拉因而未能力策坐騎。 「必搏」及「好運有利」沿途均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杜利萊「贏盡」表示,儘管坐騎在早段及中段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催策,但不願展步。他續指,接近九百五十米處時,坐騎不願保持在「勝將臨門」內側位置並嚴重失去平衡。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贏盡」,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心慷慨」、「好愉快」以及「運財童子」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勝利日失去蹄鐵

第8場:後備馬匹「老友記」於一月七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老友記」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開閘時,「飛哥」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 「團圓豐收」出閘僅屬一般。 「我的禮物」躍出時在「瑞士雄心」與「追風追月」之間受擠迫,當時「追風追月」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在「瑞士雄心」外側競跑的「三思飛駒」被該駒碰撞。「我的禮物」及「三思飛駒」其後均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及跑過千二米處時,「飛哥」在勒避「友誼之星」的後蹄之際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 過了一千米處後,「三思飛駒」在勒避「友誼之星」的後蹄之際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 「英明勇將」在直路早段受困而未能望空。 跑過一百米處時,「三思飛駒」移至「勝利日」內側以望空。 末段,「三思飛駒」收慢避開「軍炮」的後蹄。 「瑞士雄心」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時,史卓豐表示,他過往曾策騎「嘉應小子」,並覺得該駒在能夠望空時競賽表現最佳。他說,跑過八百米處時,「嘉應小子」在「美麗皇者」之後競跑之際賽事步速略為減慢,而當「瑞士雄心」開始繞過「嘉應小子」外側推進時,他認為對「嘉應小子」較有利的做法是在此時向外移出,因為坐騎負磅輕,而他不希望坐騎在「瑞士雄心」繞過其推進後受困。 「勝利日」在賽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飛星凱旋」及「美麗皇者」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勁優秀心律不正常兼流鼻血

第9場:「仁愛之星」站姿笨拙,出閘緩慢。 「一道」出閘僅屬一般。 「極速銀桂」在過了七百米處後首次轉彎時走勢笨拙。 接近六百米處時,「歡樂一生」被向外斜跑的「仁愛之星」(潘頓)碰撞及帶出更外疊。其後於接近五百米處時,「歡樂一生」被嘗試移至「鐵男」外側的「仁愛之星」再度碰撞後失去平衡。其後由於「仁愛之星」在「鐵男」與受催策以保持位置的「歡樂一生」之間十分窄的位置競跑,因而與「歡樂一生」數度互相觸碰。「仁愛之星」其後在跑過四百米處時未能在「鐵男」與「歡樂一生」之間推進上前之際勒避。小組告誡潘頓,儘管小組鼓勵具競爭力的騎法,然而小組譴責他,並告誡他在推進上前時在勢必觸碰其他馬匹的情況下必須加倍小心。 過了六百米處後,「勁優秀」將頭轉側及外閃。 入直路後不久,「電子群英」在稍為向內斜跑的「鐵男」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香江穩勝」在推進至「綫路神駒」與「藍天飛馬」之間的窄位之際與「綫路神駒」緊迫競跑。 「鐵男」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有關「鐵男」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賽前部署是讓坐騎遠離領放馬競跑,此跑法與坐騎上仗的跑法一致。他指然而與上仗不同的是,坐騎今仗出閘迅速,而排在坐騎內側出閘的數匹對手均收慢留居後列位置,他認為他須十分用力約束坐騎才能留居後列位置競跑,因此他嘗試佔取中間有遮擋的位置。他說在跑過一千米處時帶離內側對手後,坐騎居「電子群英」外側的第三疊位置,沿途須保持居該位置競跑。他指「鐵男」在較賽前部署為前的位置競跑,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然而坐騎在四百米處脫口,其後儘管受力策但墮退,表現令人失望。他指鑒於坐騎在趨近及跑過二百米處時墮退的走勢,他感覺到坐騎或有不妥,因此在末段未有力策坐騎。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鐵男」,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但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鐵男」上仗勝出,小組認為該駒是賽的表現難以接受。「鐵男」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仁愛之星」,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仁愛之星」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勁優秀」,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及流鼻血。「勁優秀」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仁愛之星」、「藍天飛馬」及「香江穩勝」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美麗傳承失蹄鐵兼傷腳

第10場:「西方快車」開閘時一對前腳並舉,出閘緩慢。 「明月青天」出閘十分笨拙,導致其騎師祈普敦失去平衡。 「美麗傳承」於早段失去左後蹄的蹄鐵。 趨近千四米處時,「美麗傳承」在勒避「宅大大」的後蹄之際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 潘頓「美麗傳承」被裁定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於趨近九百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鈦金剛」下向內斜跑,「鈦金剛」因而被帶向內跑壓向「高利多」,導致該駒不必要地受擠迫及失去應有的跑線。小組判罰潘頓2日(1月14及18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潘頓的良好策騎紀錄。 進入直路時,「幸運歡笑」向外移出避開「高利多」的後蹄,當時「高利多」移至「鈦金剛」外側。「高利多」其後於跑過四百米處時頗為難以望空。 接近三百五十米處時,「幸運歡笑」被「軍必勝」碰撞,當時「軍必勝」在「西方快車」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神威敖翔」受困而未能望空直至跑過三百米處。 「宅大大」於過了三百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在「勝得威」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繼而於接近二百米處時移至該駒外側以望空。 「勝得威」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報告,「美麗傳承」左後蹄球外側有一個傷口。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明月青天」及「高利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美麗傳承」及「加州騰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