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 推介 / 名家

2017-01-12

「索咖啡」左前腿骨裂收停。(網上圖片)

(堅訊) 1月11日快活谷8場B欄C彎賽事,賽後報告如下。

巴度停賽2日

第1場:「威德將軍」出閘緩慢。 「銘記心中」與「心中有善」起步時互相碰撞。 「天工駿駒」躍出時在「馬來之珍」與「哈哈笑」之間受擠迫,當時「哈哈笑」向外斜跑。 「心中有善」及「白玉凱旋」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首次趨近終點時,「歐洲之星」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數度昂首,跑過千五米處時向內斜跑,碰撞「馬來之珍」。 首次跑過終點後在一段途程上,「富貴榮華」在走外疊後收慢之際難以穩定走勢。 跑過千三米處時,「富貴榮華」與「威德將軍」互相碰撞。 巴度「銘記心中」承認一項不小心策騎〔賽事規例第100(1)條〕,事緣在跑過千一米處時,他容許坐騎在尚未帶離「威德將軍」時向內斜跑,導致該駒被帶向內跑壓向「心中有善」。「心中有善」因而勒避及失去應有的跑線。跟隨「心中有善」的「白玉凱旋」因而受阻礙。小組判罰巴度停賽2日(2月2及5日)。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了巴度的良好策騎紀錄。 跑過九百米處時,「心中有善」靠近「威德將軍」的後蹄處於窘境。 趨近五百米處時,「幸運波」被田泰安「通勝」的馬鞭擊中鼻部。 賽後,獸醫應練馬師方嘉柏的要求替「通勝」進行內窺鏡檢查。獸醫表示,是項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通勝」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心中有善」,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歐洲之星」及「威德將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愛寶閘前退出

第2場:抵達起步點後,潘頓表示對「愛寶」的動作有疑慮。「愛寶」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表示他認為該駒左前腿不良於行,因而不適宜出賽。小組按照獸醫意見着令「愛寶」退出。「愛寶」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必定掂」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收慢避開「特務飛龍」的後蹄,當時「特務飛龍」在被「兄弟熊」碰撞後向外斜跑。其後,自大外檔出閘的「必定掂」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志友運」出閘笨拙,其後儘管沿途受催策,但未能加速。 「赤水神駒」儘管在早段受力策,但未能加速及居於馬群後列。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要風得鋒」在收慢以讓「歡喜」過頭之際昂首。 過了五百米處後,「赤水神駒」與「聖驛善」緊迫競跑。 過了二百米處後,「威先生」起初在催策下向外移出,其後在末段向內斜跑。 「威先生」及「兄弟熊」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巴基小子沒有遮擋

第3場:「巴基小子」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勁兔皇」的後軀,「勁兔皇」因而失去平衡。 「珍珠有利」與「東方孖寶」起步時互相碰撞。 起步後不久,「有智慧」及「敬無極」在「巴基小子」與「東方孖寶」之間受擠迫時均勒避,當時「巴基小子」被「勁兔皇」帶向內跑,而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勁兔皇」仍向內斜跑,「東方孖寶」則被「珍珠有利」帶向外跑,「珍珠有利」相應被「紅褲精神」帶向外跑,「紅褲精神」當時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儘管「敬無極」及「有智慧」所受的干擾頗為嚴重,但小組認為此宗事件並不涉及騎師犯錯,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全勝姿態」、「做得好」及「紅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八心之煌」於過了四百米處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紅星」在末段推進至「八心之煌」的後蹄內側緊迫競跑。 「巴基小子」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全勝姿態」,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八心之煌」、「問鼎高峰」及「勁兔皇」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金磚五國氣管多血

第4場:「開心健康」於一月十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前蹄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勝利威」(楊明綸)補上。「開心健康」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金磚五國」出閘笨拙。 「實在威」與「旅遊大使」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騏名燈」亦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起步後跑了一段短途程後,「越駿寶」收慢避開「紫電明珠」(見習騎師蔣嘉琦)的後蹄,當時「紫電明珠」在沿途受催策之際向外斜跑。小組就見習騎師蔣嘉琦在賽事早段容許坐騎轉換跑線的跑法而警告她。 接近千五米處時,「金磚五國」被「越駿寶」碰撞,當時「越駿寶」在被「騂龍」帶向內跑後向內移入以避開該駒。其後,「騂龍」向外移出,以紓緩對「越駿寶」與「金磚五國」的緊迫。 首次跑過終點時,「金磚五國」失去平衡。 在趨近千一米處賽事步速減慢時,「越駿寶」在勒避「好運有利」的後蹄之際,在一段途程上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當時「好運有利」在「信是有緣」之後處於窘境。小組就蔡明紹「君悅灣」及見習騎師蔣嘉琦在領放時過於急促收慢賽事步速而警告兩人。 接近九百五十米處轉彎時,「騂龍」靠近「越駿寶」的後蹄處於窘境。 鑒於賽事步速,「旅遊大使」在九百五十米處向外移出,並於接近七百米處時獲許推進至領放馬外側位置。 跑過六百米處時,「信是有緣」被向外斜跑的「事勝意」帶出第三疊沒有遮擋的位置。 跑過二百米處時,「實在威」向外移出避開「信是有緣」的後蹄,當時「信是有緣」正在墮退。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越駿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金磚五國」,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氣管內有很多血。「金磚五國」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騂龍」、「事勝意」與「紫電明珠」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鋒芒畢露演出差被問話

第5場:「雲呢拿」出閘緩慢。 「鋒芒畢露」、「雷公鑿」及「魅力知友」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五百五十米處時,「魅力知友」向內斜跑,碰撞「雷公鑿」的後軀。「雷公鑿」因而失去平衡。 跑過千二米處時,「雷公鑿」靠近「小島怡情」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四百米處時,「財寶家駒」靠近「君臨大地」的後蹄處於窘境,當時「君臨大地」被「鋒芒畢露」帶向外跑。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雷公鑿」在「明月光」與「琪麟穎」之間無路可上後向內移入以在「明月光」內側望空。 一百米處,「鋒芒畢露」向外移出避開「軍勇戰神」的後蹄。 接近五十米處時,「琪麟穎」將頭轉側及外閃。 被查詢時,祈普敦表示,他研究「小島怡情」的賽績時,發現該駒有時在賽事中段得以推進時能交出良好表現。他說,他覺得是賽前半程的步速僅屬一般,由於被他視為是賽最有機會爭標的兩駒「勝利名星」及「加州再豫」分別正在斜跑和居於領放馬外側競跑,因此他認為在過了八百米處後開始上前是符合「小島怡情」最佳利益的跑法。他說,有鑒於此,他將「小島怡情」自「君臨大地」之後向外移出,讓坐騎順勢上前。坐騎在毋須大力催策下就能上前,而儘管坐騎走第三疊,但走勢暢順,得以追近被他視為是賽主要爭勝分子的馬匹。他續說,然而在直路早段,「小島怡情」須受催策,其後墮退,表現令人失望。 被查詢時,莫雷拉表示,他認為「鋒芒畢露」在是晚賽事的表現令人失望。他說,自外檔出閘後,他能夠讓「鋒芒畢露」佔取好位,但坐騎於末段的衝刺未如他預期,儘管今仗是坐騎自十月下旬以來首次上陣,但如此表現仍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鋒芒畢露」,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君臨大地」及「財寶家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鋒芒畢露」、「加州再豫」及「雷公鑿」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幸福加數不良於行

第6場:「忠心義氣」於一月十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蹄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快寶駒」(史卓豐)補上。「忠心義氣」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人和家富」出閘笨拙,其後被向外斜跑的「幸福加數」碰撞。 「潮州小子」出閘僅屬一般。 「環保戰士」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並在馬群之後切入。 趨近四百米處時,「幸福加數」將頭轉側及向外斜跑。 跑過四百米處時,「環保戰士」在「潮州小子」與「人和家富」之後未能推進之際,靠近「潮州小子」的後蹄處於窘境。 跑過三百米處時,「炸魚薯條」在雙雙斜跑的「幸福加數」與「聰明申報」之間無路可上後,移至「幸福加數」外側。 「炸魚薯條」沿途走外疊,沒有遮擋。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中華寶貝」及「炸魚薯條」,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幸福加數」,發現該駒右前腿不良於行。「幸福加數」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首映」及「實力飛駒」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人民武士走勢欠順

第7場:「旅遊首席」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包裝鬥士」。 起步後不久,「勁趣」被「安駒」碰撞,當時「安駒」在與「勇駒」互相碰撞後向內斜跑。 「人民武士」及「威利大大」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三百五十米處時,「威利大大」一度在「勇駒」內側受擠迫。 趨近及跑過千三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勁趣」跑來搶口。 「神舟小子」於趨近及跑過千三米處時在收慢以取得遮擋之際數度昂首。 趨近一千米處時,「安駒」開始難以穩定走勢,向外斜跑避開「包裝鬥士」的後蹄,當時「包裝鬥士」跑來搶口,在「金滙龍華」之後處於窘境。「安駒」持續難以穩定走勢,靠近「包裝鬥士」的後蹄處於窘境。接近九百米處時,「安駒」在「傲飛星」內側緊迫競跑之際稍微向內斜跑,導致「索咖啡」踢中「安駒」的後蹄後步履蹣跚。其後,「索咖啡」被收停。跟隨「索咖啡」的「人民武士」於跑過九百米處時急促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索咖啡」,發現該駒左前腿骨裂。 接近四百米處時,「安駒」在「勁趣」外側處於窘境。 「傲飛星」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祈普敦表示,儘管是晚賽事的形勢不適合「人民武士」發揮,但無論如何,他認為坐騎是晚首次在跑馬地上陣走勢欠順。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人民武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安駒」,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人民武士」、「金滙龍華」及「包裝鬥士」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享耆成退出比賽

第8場:獸醫報告「享耆成」在配鞍房內呈現不安。獸醫認為「享耆成」不適宜出賽,小組按照獸醫意見着令「享耆成」退出。「享耆成」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有心人」出閘僅屬一般。 「一哥」自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 「金滿載」與「皇龍大將」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接近一千米處首次轉彎時,「一哥」把頭轉側及向著外側的「金滿載」的後蹄斜跑。 跑過八百米處時,「一哥」」在難以穩定走勢之際昂首。 過了六百米處後轉彎時,「勝利寶石」在「越影」內側緊迫競跑,當時「越影」亦在「喜益善」內側緊迫競跑。 「皇龍大將」在轉直路彎時走勢笨拙,其後在直路上墮退。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皇龍大將」,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蔡明紹「喜益善」表示,賽前預期是賽步速十分快,因為大部分具速度的賽駒排檔均較「喜益善」有利。他說,因此他獲指示盡可能嘗試佔取中間有遮擋的位置,而非與其他賽駒爭奪領先,因為這樣可能會令坐騎走外疊。他說,在過了九百米處後,看來他似乎可以佔取「越影」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不過「有心人」沿途受催策以保持居於「喜益善」內側的位置,坐騎因而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第三疊。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貝連利」,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然而由於該駒煩躁不安,因而未能替牠進行內窺鏡檢查。 「海翡翠」及「翡翠紅星」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