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 / 推介 / 名家

2017-01-22

「幸運年年」突然進步爆冷W,沈集成需向小組解釋。(網上圖片)

(堅訊) 1月22日田草A跑道,賽後報告如下:

都市神話外閃難策

第1場:「和諧小子」於一月二十一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右前腿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同明相照」(史卓豐)補上。「和諧小子」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上浦將王」及「同明相照」均出閘緩慢。 「大收成」出閘笨拙,起步時與「飛雲寶」互相碰撞。 「滿貫中環」起步時向外斜跑,碰撞「都市神話」。 跑過四百米處時,「萬利高」向外斜跑避開「陽明秋秋」,「陽明秋秋」在此階段移至「大收成」外側。 在最後四百米,「叫關健康」在催策下將頭轉側及外閃,跑過二百米處時一度在「積極皇」的後蹄內側處於窘境,當時「積極皇」向內斜跑。 在最後一百五十米,「都市神話」在催策下外閃,難以策騎。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霽月高風」及「大收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萬利高」、「積極皇」及「都市神話」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君子承諾失蹄鐵

第2場:「贏盡」出閘笨拙,向外斜跑,碰撞「曾幾何時」。 「君子承諾」及「盛勢東方」出閘均僅屬一般。 「駿馬翹楚」與「智勝明駒」起步時互相碰撞。 「吉利馬王」、「可攻可守」及「有智慧」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盛勢東方」在過了一千米處後將頭轉側,其後在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向著「大籐王」的後蹄外閃及勒避。「盛勢東方」持續外閃,於跑過六百五十米處時向外斜跑橫越「曾幾何時」後蹄再度勒避及失地。跟隨「盛勢東方」的「君子承諾」因而受妨礙。小組認為「盛勢東方」的走勢難以接受。「盛勢東方」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趨近五百米處時,由於「大籐王」移至「駿馬翹楚」外側以望空,因而與「好友益」緊迫競跑。 跑過二百米處時,「吉利馬王」在「智勝明駒」與「好友益」之間無路可上之後移至「智勝明駒」外側。 同樣在跑過二百米處時,「君子承諾」在催策下向外斜跑,妨礙「贏盡」。 被查詢時,杜利萊表示,由於「贏盡」居前列位置競跑時於末段衝刺乏力,因而決定是賽讓坐騎居較後位置競跑。他說坐騎早段及中段居中間之後位置競跑時走勢良佳,轉直路彎時他將坐騎移至馬群外側,坐騎於末段衝刺表現令人滿意。 被查詢時,巴度表示,賽前預計是賽步速不快,因此他獲指示,若「好友益」自大外檔出閘迅速,便積極策騎;反之,若以往時有漏閘情況的「好友益」是賽漏閘,則於早段將坐騎在馬群之後切入。他說,坐騎出閘普通,因此他選擇讓坐騎居前列位置競跑,但坐騎沿途被迫走第三疊,沒有遮擋。 「君子承諾」賽後失去右前蹄的蹄鐵。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好友益」、「曾幾何時」及「駿馬翹楚」,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開心遊戲」及「大籐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永恆光輝曾拋下杜利萊

第3場:進入跑道後,杜利萊被「永恆光輝」拋下,「永恆光輝」在鞍上無人下前行了一段短途程後被捉回,人馬無恙。 「自由哥」起步時向上跳躍,出閘僅屬一般。 「超自然」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在「辣得寶」與「皇帝誥令」之間受擠迫,當時「皇帝誥令」被「金錢炮」帶向內跑,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金錢炮」仍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辣得寶」被「超自然」碰撞後軀之際嚴重失去平衡,而「皇帝誥令」在「金錢炮」內側受擠迫之際亦受阻礙。「大天龍」、「菠蘿油」及「紅駿之星」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 跑過千二米處時,「菠蘿油」在勒避「金錢炮」的後蹄之際在一段途程上開始十分難以穩定走勢及昂首。 過了千一米處後,「金錢炮」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並獲許展步上前居領放馬外側。 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辣得寶」及「菠蘿油」均走勢笨拙。 轉直路彎時,「超自然」外閃。 直路早段,「永恆光輝」難以望空。 「金地飛客」在直路早段一段不短的途程上受困而未能望空,跑過二百米處時在「自由哥」內側望空後將頭轉側、外閃及未能全力施為。小組認為「金地飛客」的走勢難以接受。「金地飛客」必須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趨近及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紅駿之星」在推進至「超自然」內側的窄位之際受困而未能望空。 跑過三百米處時,由於「皇帝誥令」及「大天龍」雙雙斜跑,兩駒因而互相碰撞。其後,「大天龍」在催策下內閃,趨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向內斜跑及挨擦「皇帝誥令」。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紅駿之星」再次受困而未能望空。 末段,「皇帝誥令」在雙雙斜跑的「大天龍」與「菠蘿油」之間緊迫競跑。「皇帝誥令」因而未能全力施為。 「勁駿皇駒」大部分途程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皇帝誥令」、「菠蘿油」及「大天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歐洲巨星無路可上

第4場:「一追再追」於一月二十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左後蹄不良於行)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大龍騰」(韋達)補上。「一追再追」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大龍騰」出閘十分笨拙,數度昂首,因而失地。起步後一段短途程後,自外檔出閘的「大龍騰」在馬群之後切入。「全勝姿態」出閘僅屬一般。 「常拼常勝」及「開心美麗」躍出時均在「當家精選」與「架勢堂」之間受擠迫之際失地,當時「當家精選」向外斜跑,而「架勢堂」則向內斜跑避開「野孩子」。其後,「常拼常勝」受力策以追回失地,但沿途在沒有遮擋下走外疊。「常拼常勝」於轉直路彎時亦走勢笨拙及向外斜跑。 「君子協定」自大外檔出閘後於早段收慢,在馬群之後切入以取得遮擋。 過了千一米處後,「有得勁」及「愛寶」均在「辣辣椒」內側緊迫競跑,當時「辣辣椒」一度被「野孩子」帶向內跑,「野孩子」繼而向外移出以紓緩對該駒的緊迫。 過了九百米處後轉彎時,「勁有波幅」在靠近「有得勁」的後蹄處於窘境之際將頭轉側。 轉直路彎時,「野孩子」在「樂有盈」與「辣辣椒」之間緊迫競跑,當時「辣辣椒」將頭轉側及外閃。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有得勁」在「辣辣椒」與「野孩子」之間無路可上之際收慢。 「歐洲巨星」於跑過三百米處時受困而未能望空,過了二百五十米處後在一段途程上在嘗試推進至「野孩子」與「樂有盈」之間的窄位時靠近「野孩子」的後蹄處於窘境。「歐洲巨星」起初在該兩駒之間無路可上,繼而於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移離「野孩子」的後蹄以望空,導致「樂有盈」在「愛寶」內側受擠迫。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野孩子」,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當家精選」及「勁有波幅」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獻惑表現失望  蘇兆輝受查

第5場:「勇闖者」於一月十九日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血液檢驗結果不正常)着令退出,並由後備馬匹「葵涌老友」補上。「勇闖者」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葵涌老友」出閘笨拙,其後不久在「保羅威威」與「一帆風順」之間受擠迫,當時「一帆風順」在被「佳運來」碰撞後向外斜跑。 「精選直前」出閘笨拙,向內斜跑,碰撞「紅麗舍」。其後,自外檔出閘的「精選直前」、「好富有」及「紅麗舍」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得其康」出閘僅屬一般。 「再石磨藍」於接近五百五十米處時嘗試繞過「一帆風順」推進之際被該駒碰撞,因而失去平衡,當時「一帆風順」移至「獻惑」外側。其後於轉直路彎時,由於「一帆風順」嘗試推進至「再石磨藍」與「塑料喜」之間的窄位,「一帆風順」及「再石磨藍」因而進一步互相觸碰及雙雙失去平衡,當時「塑料喜」被「獻惑」帶向外跑,而「獻惑」相應被「葵涌老友」帶向外跑,「葵涌老友」則推進至「獻惑」與「日東昇」之間的窄位。 跑過四百米處時,「好富有」在「得其康」內側無路可上後收慢及移至該駒外側,當時「得其康」在「葵涌老友」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福愛寶」在直路早段難以望空。 跑過三百五十米處時,「塑料喜」將頭轉側,內閃,難以策騎。 趨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得其康」在佔取「葵涌老友」與「日東昇」之間的窄位之前靠近「葵涌老友」的後蹄處於窘境,當時「日東昇」正在墮退。此時「好富有」在「得其康」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日東昇」其後包尾大敗而回。小組認為「日東昇」的表現難以接受。「日東昇」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跑過二百五十米處時,「再石磨藍」向內斜跑,妨礙「一帆風順」。 末段,「再石磨藍」在「福愛寶」後蹄內側處於窘境。 「塑料喜」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賽後潘頓表示,「一帆風順」在末段顯著墮退及斜跑,他因而於接近終點時收慢坐騎。賽後獸醫立即檢查「一帆風順」,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時有關「獻惑」的表現時,蘇兆輝表示,根據策騎指示,他催策坐騎佔取前列位置。他說,雖然賽事早段步速偏快,但他不願收慢「獻惑」以讓「塑料喜」過頭,因為坐騎是匹慵懶的賽駒,他覺得收慢坐騎會令其脫口及失去競賽興趣。他說,「獻惑」在直路上墮退,表現令人失望,然而他相信坐騎在競賽生涯此階段仍然頗為稚嫩。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獻惑」,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日東昇」及「得其康」,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獻惑」、「紅麗舍」及「佳運來」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滿堂紅流鼻血兼割傷

第6場:前往閘廂時,「幸運飛駒」的繫舌帶鬆脫,須在閘後更換。 「美麗皇牌」及「旅遊拿督」均出閘笨拙。 「良才」與「雲信凡高」於起步時互相大力碰撞。 起步後不久,「幸運飛駒」、「好靚女」及「軍炮」均在「滿堂紅」與「有得型」之間嚴重受擠迫,當時儘管騎師已努力阻止,但「有得型」仍將頭轉側及急促向外斜跑。 過了五百米處後,「大輝寶」在催策下內閃及難以策騎。 跑過二百米處時,「滿堂紅」向外移出避開「祥勝駿駒」的後蹄。 接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好靚女」在「旅遊拿督」之後受困而未能望空,繼而向外移出避開該駒的後蹄。 趨近一百五十米處時,「幸福加數」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避開「祥勝駿駒」後收慢,當時「祥勝駿駒」移至「手到拿來」內側以望空。「幸福加數」其後急促墮退。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幸福加數」,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幸福加數」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大輝寶」被「幸運飛駒」挨擦,當時「幸運飛駒」向內斜跑。 一百米處,「好靚女」向內斜跑,碰撞「大輝寶」。 賽後獸醫報告,「有得型」右前腿肌腱部位腫脹以及不良於行,而「好靚女」則右前腿不良於行。「有得型」及「好靚女」均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雲信凡高」,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雲信凡高」必須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滿堂紅」,發現該駒流鼻血及左後蹄球節有一處割傷。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美麗皇牌」及「大輝寶」,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祥勝駿駒」及「良才」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達羅素重裝蹄鐵

第7場:在配鞍房內,「達羅素」重新裝上右後蹄的蹄鐵。「達羅素」接受獸醫檢查,獸醫認為該駒適宜出賽。 「高利多」躍出時在「包裝騎士」與「連利之星」之間受擠迫,當時「連利之星」向外斜跑。在此宗事件中,「包裝騎士」被「高利多」碰撞後失去平衡。 「超有利」儘管於早段受力策,但仍未能加速。 過了千一米處後,「達羅素」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跑過八百米處時,「勇駒」受催策以保持在「鈦金剛」內側的位置,當時「鈦金剛」一度內閃。 「高利多」於直路早段難以望空,趨近二百米處時向外移出避開「包裝騎士」的後蹄以圖望空。 跑過二百米處時,「鈦金剛」向內移入避開「旅遊首席」的後蹄,導致「高利多」一度在「包裝騎士」外側受擠迫。 跑過一百五十米處時,「鈦金剛」在「旅遊首席」與「高利多」之間的窄位競跑之際處於窘境,當時「高利多」向外斜跑。 被查詢時,巫斯義表示,賽前他獲指示按照「包裝騎士」既有的競賽模式帶頭競跑。他說,「包裝騎士」於早段取得領先後,「旅遊首席」於過了千四米處後推進至坐騎外側,他須催策坐騎以確保不會被該駒超越。他說,「旅遊首席」花了一些時間才能帶離內側馬匹以居於「包裝騎士」正外側,由於他不想讓該駒上前領放,他須較他所願更加大力催策「包裝騎士」以讓坐騎保持領先。鑒於賽事早段及中段步速甚快,「包裝騎士」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被查詢時,蘇狄雄表示,他獲指示將「旅遊首席」置於前列位置競跑,皆因坐騎通常跟隨領放馬競跑。他說,他於早段須更加用力催策「旅遊首席」以超越「精氣神」,當時「精氣神」受催策以帶離其內側的馬匹。他說,由於「精氣神」須受催策以於過了千二米處後超越「達羅素」,再於過了千一米處後超越「連利之星」,因此他需消耗「旅遊首席」很多氣力才能超越「精氣神」,因為他覺得最佳做法是繼續上前超越該駒,而非居於第三疊競跑。他續說,過了千一米處後超越「精氣神」後,他嘗試減慢步速居於「包裝騎士」之後,但在該階段之前步速一直保持甚快,但這是由於他須催策「旅遊首席」以超越內側馬匹所致。小組告誡巫斯義及蘇狄雄,儘管賽事形勢導致「旅遊首席」須受催策以超越內側的馬匹,但無論如何,在類似情況下,他們均必須盡力保持合適的步速,讓他們的坐騎能於末段盡其所能展開衝刺。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期惑」、「精氣神」及「包裝騎士」,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達羅素」及「高利多」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迫擊炮心律不正常兼氣管多血

第8場:「勝利導航」躍出時在「皇龍大將」與「嘉福」之間受擠迫,當時「嘉福」向外斜跑。 「喜皇駒」於早段收慢及在馬群之後切入。 「光芒再現」及「百勝龍」同樣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收慢及向內切入以佔取較接近內欄的位置。 過了一千米處後,「嘉福」收慢以佔取「盈利駿馬」之後有遮擋的位置之際開始搶口及昂首。 接近七百米處時,「光芒再現」與「迫擊炮」緊迫競跑。 趨近及跑過五百米處時在一段途程上,「勝利專家」在「百勝龍」與「勝利導航」之間十分緊迫地競跑,當時「勝利導航」將頭轉側及外閃。其後在進入直路時,「勝利專家」在「百勝龍」與「勝利導航」之間嚴重受擠迫,當時「勝利導航」在外閃之際急促向外斜跑。小組認為「勝利導航」的騎師柏寶已採取適當措施阻止坐騎向外斜跑,因而不採取進一步行動。被查詢時,柏寶表示,「勝利導航」其後持續難以策騎。他說,過了三百米處後,「迫擊炮」與「百勝龍」之間出現空位,此時「勝利導航」在「百勝龍」後蹄內側競跑。他說,考慮到「勝利導航」在陣上外閃的走勢,他不願於此時力策坐騎,因為坐騎仍然外閃,他擔心坐騎會急促向外斜跑橫越「百勝龍」的後蹄。他又說,接近二百五十米處時,「勝利導航」較易駕馭,能夠在催策下在「迫擊炮」與「百勝龍」之間推進,然而過了二百米處後,「百勝龍」在催策下向內斜跑,他未能在該駒內側及「光芒再現」外側保持位置。他說,他因此將「勝利導航」移至「百勝龍」外側。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勝利導航」,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小組認為「勝利導航」的走勢難以接受。「勝利導航」必須在轉彎途程上試閘及格後,才可再次出賽。 接近二百米處時,正在墮退的「迫擊炮」將頭轉側及向內斜跑橫越「光芒再現」的後蹄。其後一段短途程後,衝刺一般的「喜皇駒」在「迫擊炮」與「劍飛聲」之間受擠迫,當時「迫擊炮」向內斜跑,而正在墮退的「劍飛聲」則一度被「皇龍大將」帶向外跑。在此宗事件中,「迫擊炮」被「喜皇駒」碰撞及向著外側的「勝利導航」的後蹄斜跑,當時「勝利導航」靠近「百勝龍」的後蹄處於窘境。 「劍飛聲」沿途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被查詢時,史卓豐表示,「勝利專家」初次在香港出賽,於趨近及轉直路彎時嚴重受阻礙後花了一些時間恢復平衡。他說,鑒於坐騎在賽事關鍵階段受到嚴重干擾,他今次須花較正常為多的時間讓坐騎恢復平衡。他說,然而過了三百米處後,他能夠開始催策「勝利專家」,坐騎其後衝刺一般。小組告誡史卓豐,儘管小組知道「勝利專家」於轉直路彎時嚴重受阻礙,但無論如何,他應該把握機會盡早以足夠力度催策坐騎。 被查詢有關「幸運年年」的進步表現時,練馬師沈集成表示,該駒近兩仗傾向外閃,表現令人十分失望。他說,雖然該駒過往佩戴交叉鼻箍出賽時曾經勝出,但該駒上兩仗的騎師向他作出的報告均顯示該駒可能抗拒佩戴交叉鼻箍,他因此在去年十二月該駒須進行試閘時替牠移除該項配備。他說,在該次試閘中,「幸運年年」沒有佩戴交叉鼻箍競跑,表現尤其良好。為了改善該駒的狀態,並確保巴度熟悉該駒,他決定讓該駒在一月十三日再次不佩戴交叉鼻箍進行試閘。他補充,「幸運年年」於該次試閘中同樣表現尤其良好,因此他認為是日該駒的進步表現可歸功於移除了該項配備。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迫擊炮」,發現該駒心律不正常,內窺鏡檢查顯示該駒的氣管內有很多血。「迫擊炮」必須試閘及格,並且通過獸醫檢驗後,才可再次出賽。 「幸運年年」及「翩翩」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西方快車演出差  莫雅被查

第9場:「勝得威」出閘僅屬一般,其後不久在「人民武士」與「綫路勇駒」之間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人民武士」稍微向外斜跑,而「綫路勇駒」則急促向內斜跑。在此宗事件中,「綫路勇駒」在與「勝得威」互相大力觸碰後失去平衡。 「怪獸家長」起步時向內斜跑,碰撞「巴基之星」。「西方快車」於千五米處收慢避開「巴基之星」的後蹄時向內斜跑,導致「鷹雄」被帶向內跑橫越「美麗傳承」的後蹄時受阻礙。 跑過千三米處時,「美麗傳承」在勒避「佳龍駒」的後蹄之際昂首。跟隨其後的「鷹雄」及「勁哥兒」均因而勒避。 跑過千一米處時,「巴基之星」在收慢避開「勝得威」的後蹄之際在一段途程上昂首及走勢欠順。在「巴基之星」內側競跑的「美麗傳承」再次受阻礙,「鷹雄」及「勁哥兒」亦受阻礙。 過了一千米處後,「喜蓮彩星」開始難以穩定走勢及勒避「怪獸家長」的後蹄,當時「怪獸家長」在「西方快車」之後處於窘境。 跑過九百米處後,「巴基之星」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趨近八百米處時,「美麗傳承」向外斜跑,導致「西方快車」被帶向外跑,在沒有遮擋下走第四疊。 進入直路時,「巴基之星」向外斜跑及碰撞「美麗傳承」,「巴基之星」因而失去平衡。 趨近一百米處時,「喜蓮彩星」在一段途程上於「怪獸家長」外側緊迫競跑,繼而在「怪獸家長」受催策向外斜跑之際受阻礙。 被查詢有關「西方快車」的表現時,莫雅表示,賽前他有信心「西方快車」能交出好表現,因為坐騎前往閘廂時走勢強勁。他說,賽事步速不適合「西方快車」發揮,尤其是於中段在其內側的「美麗傳承」向外斜跑,而此時稚嫩的坐騎須受催策以保持位置。他說,由於他自距離終點尚遠的此處起已須開始催策「西方快車」,坐騎其後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他又說,他認為坐騎於末段未能以勁勢衝刺是由於賽事形勢所致,而非表現令人失望。賽後獸醫立即檢查「西方快車」,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佳龍駒」及「四季旺」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再開心跑法受查

第10場:就在開閘前,「高時運」煩躁不安,閘門開啟時一對前腳並舉,因而出閘緩慢。 「比卡超」躍出時向上跳躍,因而失地。 「旅遊智者」及「猛闖」自外檔出閘後均於早段在馬群之後切入。「猛闖」於千二米處失去右後蹄的蹄鐵。 過了七百米處後,「行善積福」在外疊競跑,沒有遮擋。 接近二百米處時,「神威敖翔」在「蒙古王」(莫艾誠)內側受擠迫之際勒避,當時「蒙古王」在受鞭策後急促向內斜跑。儘管此宗事件頗為嚴重,但小組認為騎師莫艾誠在該等情況下已盡快修正坐騎,因此不採取進一步行動。 被查詢時,祈普敦表示,他獲指示按照「再開心」既有的競賽模式佔取前列位置。他說,預期「喜悅繽紛」,或許連同「馬克羅斯」會受催策以佔取領先位置,但假如在毋須消耗「再開心」太多氣力下就能超越該兩駒的話,他就應嘗試領放,相反,倘若該兩駒保持其位置,而他須消耗「再開心」太多氣力才得以超越內側馬匹的話,則他亦可跟隨牠們競跑。他說,他於早段催策「再開心」以佔取前列位置,但排在坐騎內側檔位出閘的「馬克羅斯」亦受力策,而由於在「馬克羅斯」內側競跑的「喜悅繽紛」在毋須催策下就能佔取前列位置,他判斷要超越該兩駒,將需要消耗「再開心」太多氣力,因此他於過了千三米處後收慢「再開心」,得以佔取「喜悅繽紛」之後的內欄位置。他說,「再開心」沿途走勢暢順,但坐騎於過了三百米處後不願推進至「喜悅繽紛」內側的窄位。他續說,接近二百米處時,當「喜悅繽紛」稍微向內斜跑時,「再開心」失去平衡,但此時「再開心」未有如預期般交出反應。他說,此宗事件後,他讓「再開心」拾回平衡,並力策坐騎至終點,他認為坐騎末段衝刺令人滿意。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再開心」,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被查詢有關「喜悅繽紛」令人失望的表現時,莫雷拉表示,是日由千二米增程角逐千四米途程的坐騎於早段在毋須催策下就能取得領先。因此他對「喜悅繽紛」於過了千二米處後開始搶口感到訝異,皆因他毋須催策坐騎就能佔取前列位置。他說,「喜悅繽紛」於早段及中段大力搶口,因此於末段的衝刺未及預期般佳。賽後獸醫立即檢查「喜悅繽紛」,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賽後獸醫立即檢查「馬克羅斯」,並無發現任何明顯異常之處。 「喜悅繽紛」、「軍勇戰略」及「蒙古王」均須抽取樣本檢驗。

一般事項:

杜利萊解釋不用鞭原因

(一)一月十八日沙田賽事 – 第六場(349)

小組是日給予杜利萊機會解釋他於此賽中不對「康樂神駒」用鞭的原因。杜利萊表示,他需要沿途催策「康樂神駒」,皆因坐騎在馬群之後及馬匹之間競跑時抗拒前面馬匹踢起的泥頭。他說,進入直路時,他將「康樂神駒」移至馬群外側,起初以左手用鞭,然而當他這樣做時,坐騎傾向斜跑。他說,他因此改以右手握鞭,「康樂神駒」向外斜跑。他又說,考慮到「康樂神駒」的走勢,以及坐騎在直路早段斜跑,他覺得不對坐騎用鞭,在餘下途程手足並用力策坐騎是更佳選擇。

蘇保羅罰款1萬元

(二)「魅力知心」是賽因右前蹄有裂紋而被小組按照獸醫意見着令退出。小組是日就有關此宗事件的情況向該駒的練馬師蘇保羅查詢。小組確定蘇保羅在賽日的操練後因事未能聯絡,他對當日較早時間釘甲匠曾替「魅力知心」進行檢驗並不知情。蘇保羅表示,他於當晚賽事早段才知悉此事,而他在獲悉後已立即通知小組。蘇保羅承認違反賽事規例第50(7)條,事緣「魅力知心」已在一月十八日星期三沙田賽事維多利亞公園讓賽中宣佈出賽,但他未有及時向獸醫報告一項可能影響「魅力知心」在此賽表現的狀況。考慮了有關情況,小組判罰蘇保羅一萬元。在衡量罰則時,小組考慮到蘇保羅在該駒離開馬房亮相前已通知小組此事。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