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1-11


(堅訊)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等五人先後失蹤,其中回鄉證留在家中的李波透過傳真聯絡在港妻子,表示他是以「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協助調查,金融界立法會議員吳亮星在議會上發表「洗頭艇」言論,聲稱有人坐快艇往伶仃島召妓被拘留,更加成為城中熱話,也再次勾起外界對今日伶仃島是否依然艷幟高張的疑問。《堅料網》記者日前到訪這個在90年代末被稱為「男人樂園」的煙花之地,發覺經當局近年大力掃蕩之下,伶仃島淫業已告「色」微,島上回歸正行,島民大搞旅遊業,以海鮮、釣魚、渡假屋和售買廉價香煙等作招徠。


非法出境尋歡作樂


「洗頭艇」是指當年接載香港人前往伶仃島尋歡的快艇,這個外號源自90年代末,當時不少港人為了北上尋歡,但又不想在舊式回鄉證留下出入境印鑑,於是不惜以非法途徑出入境,乘坐快艇出發到當時有「淫島」之稱,距離香港約7公里,面積比蒲台島只大一點的外伶仃島,尋花問柳不留痕跡。當時主要有兩條非法路線前往伶仃島,分別是長洲出發,船程約15分鐘,又或是香港仔避風塘出發,船程大約40分鐘。那時候除了外伶仃島,還有鄰近的桂山島及深圳對開的內伶仃島,三地被稱為「三大淫島」,外伶仃島由於交通方便,因此最受獵艷港男歡迎。


正常途徑兜大圈


為了解伶仃島現時情況,《堅料網》記者日前以正當途徑前往伶仃島,先乘坐凌晨4時的港澳船前往澳門,再經拱北口岸前往珠海的香洲港,乘坐一日只有兩班的輪船前往伶仃島。是次記者乘坐上8:40班次,到達伶仃島時間約10時15分。現場所見,碼頭附近泊滿漁船,雖然有公安局,但未見有公安巡邏,只有一名疑似保安工作人員在碼頭維持秩序。由此可見,如果晚上乘快艇前往伶仃島留宿一宵,再於翌日早上乘輪船前往珠海香洲港,在沒有任何關卡檢查下,就能在沒有出入境紀錄下成功進入大陸境內。


島上公安巡查寬鬆


記者在伶仃島視察一圈,昔日成行成市的色情髮廊幾近絕跡,遑論群鶯亂舞當街拉客的「娼」盛奇景。原來自2002年國內嚴厲打擊伶仃島賣淫活動,已令當地回歸平靜,「洗頭艇」亦開始式微。據當地居民表示,現時島上已沒有淫業活動,主要以海鮮食肆、海味店及渡假屋等旅遊活動為主,只是仍偶然有快艇非法進入伶仃島,以香港一帶漁民為主,多是前往島上購買平價香煙,或購入漁獲運回香港轉售,間中亦有釣魚發燒友貪方便而非法登陸伶仃島「偷釣」。島上雖然有公安駐守,但未有經常性巡查,頗為寬鬆。


「現時仍不時見到有香港人自己坐船來,多數都是來買香煙、海鮮或釣魚,只要不是進行非法活動,島上的公安大多不會特別檢查的。」在伶仃島土生土長的張嬸說。


煙花之地回歸平淡


對於伶仃島由平淡到煙花之地再回歸平淡,不願出鏡的張嬸在訪問時表示大部分島上居民都樂於回歸平淡。在伶仃島土生土長的張嬸說:「現時仍不時見到有香港人自己坐船來,多數都是來買香煙、海鮮或釣魚,只要不是進行非法活動,島上的公安大多不會特別檢查的。」在伶仃島土生土長的張嬸說。


張嬸說未變煙花地的伶仃島,本是一條民風純樸的小漁村,直至約98年左右,島上陸續出現髮廊、夜總會卡拉OK等色情場所,甚至有不少港人在島上包養二奶,伶仃島開始變得烏煙瘴氣,雖然這段時間不少島民都收入大增,但純樸不再,街上充斥男男女女為金錢破口大罵甚至打交。


當時張嬸因為兒子出世不久,為免受到不良影響而搬離伶仃島,直至嚴打後島上回歸平靜,她才與丈夫及兒子返回伶仃島,繼續經營家人的食肆生意。「錢,誰不想賺?但我們都情願像現在一樣,前來島上的人都是正當人家,錢是賺少了,但心安理得。」張嬸說。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