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1-15


(堅訊)去年12月特區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出席外國記者會時狠批香港人濫用司法覆核,質疑旨在試圖癱瘓特區政府運作。本月11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法律年度開啟典禮上,重申沒有人或機構可凌駕法律之上,認為官員需要正確理解法制,司法覆核或對政策帶來不便,但可以維護公眾利益。翌日12日特首梁振英出席行政會議前反駁馬道立的言論,表示確實有人濫用司法覆核,尤其在土地、房屋及政府問題上挑戰政府。

就連串關於司法覆核的不同言論,令這個導致政府超支4百億的司法覆核話題再度熾熱起來,當中法律援助署更被批評在處理司法覆核申請把關不力過度寬鬆,有濫批之嫌。


宗數回落金額反升

從法律援助署20012013年處理數字顯示,申請司法覆核確實有明顯上升趨勢。由2001年至2013年期間,法援署就司法覆核批出法律援助個案數目共992宗。01年至05年期間,每年約1020宗、06年約42宗、07年升至99宗,0809年更分別升至190宗及200宗;雖然2010年個案有所回落,但2013年仍有119宗。本月11日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出席法律年度開啟禮致辭時表示,2014年宗數回落至38宗,但比起01年仍然多出近倍。


在援助金額支出方面,譚允芝指近年申請法援入稟司法覆核成功率維持約25%,佔整體援助金額則約5%。惟根據法援署公開資料顯示,每年援助金額卻明顯上升,以近3年的司法覆核援助金額為例,分別為2012年約128萬、2013年約143萬及2014年約142萬,上述金額只是法援署接受申請到入稟法院的費用,仍未計算如法院受理後,當中的律師收費及堂費等龐大費用。


覆核濫用浪費公帑

以法援來申請司法覆核,除了訴訟費由納稅人支付外,同時亦為政府帶來浪費公帑的壓力。201066歲東涌居民朱綺華申請法援,對港珠澳大橋的環評報告進行司法覆核,政府雖然「先敗後勝」,但已令大橋香港段工程延遲動工,預計費用將增加約88億港元。


另外,中環灣仔繞道填海工程,因保護海港協會於質疑工程填海面積過大,03年引用《保護海港條例》提出司法覆核敗訴,但已令繞道延至2017年才建成,造價由80億激增至360億元;還有機場擴建三跑不斷遭市民申請司法覆核,機管局預計三跑工程每延遲一年展開,造價將上升72億元,只是以上三項基建工程已錄得逾4百億的嚴重超支,將全都由香港市民共同承擔。


狠評寬鬆影響施政

對於司法覆核被批評遭濫用,坊間批評聲音不斷。例如中原地產主席施永青認為,提出司法覆核人士,若對有關覆核也不大認識,只是受其他人影響甚至擺布而提出覆核,應拒絕其申請,因為司法覆核涉及社會資源,同時亦阻礙其他正常的司法工作。

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執委會主席馬恩國大律師對早前列顯倫講法表示認同,指現時司法覆核機制的確被人濫用,強調法庭不是挑戰政府政策的地方。「司法覆核有否被濫用,每個人的觀點會不同,馬道立是從法院的觀點出發,而特首是從政治的觀點出發,原則上大家都沒有錯。就像有人覺得法援不應該去接受申請,亦有人覺得應該從法院決定接受與否,只是觀點不同而已。」


但仍叫人憂慮的是,如法律援助署不對申請法援入稟司法覆核的個案認真把關,避免有人以「零成本」繼續濫用司法覆核浪費公帑,只會令情況越趨惡化。「現時法援署的機制是審閱個案接受與否及日後上庭打官司的是同一夥律師,當中會有利益衝突之嫌,所以如要改善這個問題,應該找一些中立人士例如退休法官去審理接受申請與否,這就免卻了利益衝突,亦免去了被濫用的情況。」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