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7-25

(堅訊)鄭承隆這個名字,一般人會記得他是前仁濟醫院主席,知多一點的人便知道他曾開設廉價眼科診所,服務地區居民,但近年卻闖入紛紛亂亂的政治圈,這位慈善達人又為何變成政黨中堅分子?


曾經在葉劉淑儀田北辰打理的新民黨任副主席,但過後幾乎與田北辰公開翻臉,前年退黨後,在去年底加入新政黨新思維,半年匆匆過去,新思維經歷新界東補選敗選,又被批評為投降騎牆派,作為領導新思維的一分子,怎樣看現時局面?


不盲目支持 不凡事推倒


新思維立黨後遭受多方面抨擊,有人更指新思維是「四不像」,擔任新思維副主席的鄭承隆從容不迫回應,「新思維雖然有不同的前政黨人,例如我是新民黨,主席狄志遠是民主黨,但我們有很清晰的想法,而新思維的職位是黨內一人一票選出來,有問題會在核心小組討論,相反建制派很少談論空間,正副主席關上門決定便作準」。


「街外人認為我們是叛將、棄將,但我不認為是這樣,其實是大家醒了,好像我般,從建制派中醒了。我們的定位,是不會盲目支持政府,但亦不會像泛民一味推倒。」言談之間,仍隱約透出頗不滿前「老細」新民黨。


新思維強調走中間路線,在日漸兩極化,民粹當道的氛圍之下,支持泛民的黃絲會認為他們是投降派,假泛民;支持建制的藍絲,又會認為是騎牆,支持政府不夠堅定,遇到泛民建制兩面夾攻,明明有商有量卻變成裏外不是人,但新思維又是否「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而在波譎雲詭的政治世界上,新思維又如何自處?


坦承中間路線不易走


由和平「佔中」到變成旺角暴動,黃絲藍絲社會撕裂,鄭承隆嘆了口氣,「其實大家只希望安居樂業,我十分認同田北俊的說話,其實很多人有能力離開香港,但為何要組黨參選,是因為對香港有感情,香港淪落到如斯局面其實很可悲,留下來的人應該想想辦法,將現在的局面扭轉,不要任何東西也設法推倒。」


年初一晚的旺角暴動,本土派分子擲磚襲擊警察,市民對「本土」兩字聞之色變,鄭承隆認同本土論述是十分重要,例如本地小販政策、本土保育,但絕非笠帽帶口罩擲磚的那一種,「其實很多本土年青人心底裡想香港好,我們亦邀請過本土派,他們亦有私下找過我們,有些年輕人說地區政策感覺很好,但一說到中港關係,就激動上身,大鬧即是說你們支持港共政權吧?不能再說下去,真奇怪。」


「又有人問我們是否親中,親西環,對的,西環北京也有找我們,有些事我們可以預先溝通,但若然超過了我們底線,那對不起,我們是不能接受。」「有一些建制派,他們很討厭我們,認為中間派出來選,是偷他們的票,而泛民亦認為我們是搶溫和泛民的票。」鄭承隆感慨,若然中間派在未來510年內也未成氣候,這將會是香港的悲哀。

幕後策劃撐同路人


曾經出戰區議會選舉,又曾傳出在今年初新東補選「跑馬仔」,自己亦有辦事處經營地區事務,鄭承隆一直默默地培養自身勢力,但未來9月立法會選舉,卻反其道而行,早早說清說楚不會參選,反而大力支持非新思維成員,獨立葵青區區議員張慧晶,若然她成功「入會」,鄭承隆不折不扣成為進入立法會的「造王者」。鄭承隆笑話:「她是一個很勤力的議員,雖然很高學歷,但每日她都會落區見市民,加上對地區事務及一些政策倡議,例如動物政策等,都是十分清楚。」


張慧晶曾經加入新民黨,有人認為她名為獨立,實為建制,鄭承隆反指,「張慧晶多年來服務社區,在上屆區議會選舉,挑戰她的人獲取的票數連她十分之一也沒有,通常建制打建制,票數總是叮噹碼頭,因為她是肯聽肯講的人,不像傳統保皇黨沒有討論過程。這個年代,最重要夠膽出來批評人,否則市民還需要議員嗎?其實新思維沒什麼可以給她,只是一些政策意見,如果她是願意參選,我相信她會是一個好的立法會議員。」鄭承隆強調新思維需要盟友,只要有共同理念,就算不入黨,他們都會幫手,突顯他們奉行的中間路線。


任代主席統籌選舉 


鄭承隆斷言不參選新一屆立法會,但絕非樂得清閒,有指新思維主席狄志遠,為計劃出選立法會九龍西,將新思維黨務重擔交由他打理,突然由副主席變成代主席,變成帶領新思維的話事人,鄭承隆亦自嘲一番,「狄志遠是天使,而我鄭承隆是魔鬼。哈,因為有人給意見,他都會說回去想一想,應該是可行,回去問問兄弟意見,他是好好先生,與他能合作正正因為這是這樣的人,而我是魔鬼,如果出現問題三日內沒回應我,我會反檯走人,因為政治事不能容許你考慮三五七天,你的決定要很快,特別是選舉期間」。鄭承隆不參選,反而令他有空間處理黨務、成為選舉總統籌,包括怎樣支援新界西張慧晶及九龍西、新界東的自己人,協調選舉,成了他現在首要處理的事。


望狄志遠九西取一席 


作為一個成立不足一年的小政黨,在雙零議員的情況下「級」挑戰參加立法會選舉,鄭承隆直言能夠掹車邊拿到一席已經萬幸,「阿狄(狄志遠)作為正莊主席,理應所有資源都是給他,他打算參選的九龍西絕對是黨的重炮位,是最有機會獲取議席的地方。」鄭承隆亦表示,副主席前民建聯黨員廖添誠亦有意出選新界東,雖然勝選機會較微,但希望仍有斬獲。


論述說得有多美好,但實際還是要「入屋」令選民了解,鄭承隆指要改變選民一直以來「泛民或建制」二分想法。「其實最重要,希望選民明白,中間派是什麼,與其將自己一票送給某些人破壞,那為何不選給機會讓中間派做事,反過來另一邊的,如果不想票投民建聯,那給新民黨吧,但新民黨是中間派嗎?既然要跟隊,為何又再將票派給建制派」;「一個相對新的政黨,是否選一次就行?我讓大家多一個選擇,但亦希望大家懂得選擇,我們要讓市民明白,我們是為香港好,將好的人交給大家。」



選不上會執笠? 不會吧!


一個政黨,若然無法在立法會選舉取得任何議席,對社會政策影響力變得可有可無。2012年立法會選舉,只有一席的民協,馮檢基在超區中大打「滅黨」悲情牌,結果票數比民主黨何俊仁多出近4萬票,成功保住民協在立法會的話語權。倘若新思維隊伍最後全數敗北,新思維又會否玩完?鄭承隆笑了笑回應,「我們現在所做的事,不只用在立法會選舉中,我們亦長遠地部署著4年後的區議會選舉,新思維這條中間路線,我們會一直走下去。」鄭承隆強調,倘若最後新思維沒有一隊能成功達陣立法會,但只要有狄志遠及他的一天,新思維都不會「執笠」。



後記 


記者訪問鄭承隆時,鏡頭前的他官仔骨骨,建談且清楚閘述新思維未來發展,但在鏡頭後毫不留情大鬧某些政府官員無能,亦矢言絕對不會進入政府擔當任何官職。在香港目前泛民建制二元對立的情況下,要發揚第三條路的論述,或許鄭承隆需要付出比怒罵官員多幾倍的氣力,才能將這種新思維發揚光大。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