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7-06

9月立法會換屆選舉殺埋身,各黨各派無不厲兵秣馬,積極部署選戰,冀望擴大政治版圖領地。在政治利益大於一切的單一考量之下,可以敵友不分,友黨一夜變敵人,敵人則一夜變同路人,要牆頭草有牆頭草,要政治騷有政治騷,深諳箇中三昧的自由黨,當然不會放過左右逢源的抽水良機,聲言要在立會換屆選舉奪取8席,分別在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都派員挑戰「自家人」,無視協調機制,惹起其他黨派不滿,難怪「三水黨」新綽號近日在政圈不脛而走,譏諷自由黨「吹水、抽水、反水(反骨)」第一。


隨著自由黨擺出力爭直選和功能組別8席的意向,該黨榮譽主席田北俊(田少)近日已四圍辣,矛頭竟是對準建制黨派,其中一樁事例,就是流露支持港視主席王維基出戰港島區的意向,再借民建聯鍾樹根被迫合隊參選事件抽水,打開口牌「勸」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退選港島,兩人隨即掀起罵戰,葉太罵田少「鍾意周圍搞」及「點火頭」,質疑自由黨根本無足夠選票,田少毫不客氣叫葉太棄選,又反問葉劉「究竟想選特首定港島議員」,揶揄她「不如收兵,做特首算啦」。

 

排第二參選新東被質疑

其實,田少與葉劉嫌隙早種,自由黨深水埗區議員李梓敬擬由九龍西轉區到新界東出選,田北俊則排名單第二,打算以一張名單送兩人立會,直接影響新民黨在新東的選舉部署,等同向新民黨胸口開槍,葉劉當然要與田少火拚,捍衛黨的尊嚴。

不過,政圈中人對田少聲稱將會排第二參選新東的說法半信半疑,認為只是自由黨的緩兵之計。因為,田少一向不甘寂寞,如果九月排第二落選,等於從此在政治舞台消失,田少應該不會如此政治「精神分裂」。政圈中人認為,說不定到報名參選之日,自由黨的新東參選名單會出現戲劇性發展,放棄九西根據地空降新東的李梓敬,隨時淪為為抬轎人,又無得返轉頭。

 

否認「三水黨」反責建制派

對於「三水黨」的新綽號,田少回覆查詢時,反指去年6月政改表決時「甩轆」離場的建制派才是「三水黨」;他說,「立法會『甩轆』事件,當中誰不見了?哪些才是保皇黨?哪些才是三水黨?他們(離場的建制派)才是三水黨﹗」該黨的立法會議員張宇人則說,「嘴巴長在別人身上,香港還有言論自由,你最重要別侮辱人,不然可以被告誹謗,要賠錢的。」

自由黨一向自詡為建制派一員,但多年來表現恍如無定向飛彈,有水抽就飛撲而上,隨時玩變臉。政改表決「甩轆」後,田少的確因頻頻「抽水」而在社交網站上贏得不少「黃絲」掌聲,其「成名作」可追溯回以豬頭相諷刺表決當日離場無投票的建制派議員,此後田少變身「抽濕機」,無論事無大小、是否與他有關,都先拔頭「抽」,尤其是可以「直抽」特首梁振英的機會,田北俊都咬著不放。自由黨予外界身在「藍」營心在「黃」的觀感。

在2012年特首選舉硬撐唐英年的田少,在梁振英上任之後,自由黨與梁振英之間的「牙齒印」表面化。此後,田少於不同場合都會提到ABC論(Anyone But CY),儼如ABC的代言人,今年立選及明年特首選舉,自由黨更毫不掩飾ABC的立場。

 

高調「倒梁」失政協資格

田少高調「倒梁」終於自食其果,他在2014年10月佔領行動將滿一個月之際,公開叫梁振英考慮辭任特首,被指違背全國政協章程及有關政治決議,被褫奪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可謂玩出火了。

自由黨打正代表工商界旗號,言行卻別樹一幟,工商界一直有傳,自由黨大打「倒梁牌」與政府對著幹,言行「太激」,導致工商界對自由黨的信任大不如前。田少則表示,自己無聽過有關指控,聲稱只聽過工商界稱讚自由黨「中堅中立」,又反問「別人說自由黨左搖右擺,當然左搖右擺啦,政府做對的事我支持,政府做不對的事我反對,這樣叫左搖右擺嗎?」

 

23條立法陣前倒戈

正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來,自由黨行事飄忽,「往績」厚如電話簿,今次「升格」為「三水黨」絕非「浪得虛名」。

2003年《基本法》23條一役,可謂自由黨首次「背叛」,當年自由黨在表決前夕變臉,時任自由黨主席的田少更辭任行政會議成員,特區政府失去自由黨8票支持,導致 23條立法功敗垂成,此後雖然自由黨整體上仍被視為建制派,但與政府的關係已開始貌合神離。

 

政改表決不離場

2008年自由黨在地區直選全軍盡墨,田少連自己在新東的議席也不保,當時有傳聞是西環秋後算帳,懲罰當年在23條立法轉軚,故意不將票源分給自由黨。辜勿論真相如何,該次選舉失利導致自由黨爆發退黨潮,元氣大傷,敗選的田少引咎辭任主席,由黨友劉健儀頂上,惟政圈都知道,自由黨最終決策權根本沒有改變。

2015年6月政改表決當日,大部份建制派議員因「等埋發叔」而集體離席,原意是令會議不足法定人數而拖延表決時間,但自由黨全數5名立法會議員卻未有「跟大隊」離場,結果政改方案被大比數否決。

 

高調「搶嘢玩」 淪「雙失政黨」

同年9月立會復會,建制派原本協調好由經民聯梁君彥連任內務會委員會主席,自由黨張宇人卻突然高調宣布爭位,令建制派不滿。不過,數日後張宇人便戲劇性「認衰」,聲稱因評估過不夠票而決定棄選。當日《堅料網》獨家披露,梁君彥從未收過張宇人的正式參選通知,張只是在一個社交埸合上與經民聯立法會同事「討論過」參選決定,並非正式通知。

自由黨發動這場爭位戰,更導致與中央的關係雪上加霜,原來自由黨之前計畫上京「面聖」,本有望成行,未料轉頭便不顧建制派協調機制,爭奪內會主席,令中央不滿,即時取消該黨訪京安排。自由黨爭位不成,再失中央信任,淪為「雙失政黨」。


後記

田少抽水抽上癮,最新被「抽中」的是立法會商界(第一)議員林健鋒,田少上星期在一份週刊訪問中,聲稱商界「唔妥」身兼行會成員的林健鋒常撐政府,並以政府辣招為例,指「上年政府財政收入,五百億是辣招收回來。買樓的人沒有便宜到,錢只是去了政府庫房,不是地產商。……這班公司的代表會想 : 我選你(指林)出來,你應代表我去表達意見,還是代表政府?」突然「商界發言人」上身的田少,矛頭直指林健鋒。

姑勿論總商會是否對林健鋒有微言,抑或只是田少「一面之詞」。

不過,政界人士對田少的上述「見解」則摸不着頭腦。須知道幾年前香港樓市熾熱,甚至瀕臨爆破,社會上輿論,包括發展商及大多數議員都促請當局正視,致有後來的連串辣招推出;而五百億辣招收益,純屬公帑,當然是納入庫房,難道「回饋」發展商形成「官商勾結」?至於買樓的人沒受惠之說更荒誕,事實上市民購買首個物業是不受措施影響的,只有投資炒賣才要付出辣招代價,而兩者都看不到因辣招而「優待」的理由。

田少邏輯紊亂,抽水又抽到火水了!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