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年01月17

2016-08-05

(堅訊)鍾樹根早前被民建聯「拔根」,曾傳出要退黨獨立參選,最後急剎車「顧全大局」決定留黨,排在港島名單副主席張國鈞後「抬轎」,預料九月連任立法會議員機會不大,政途進入倒數,但鍾樹根對腳已踏上另一條路,近日更出書殺入文化界,難道真的書到用時鍾樹根?

出書回顧人生 離開名利場再起步


拿著自己的「親生仔」,鍾樹根一臉滿足地說:「內裡是我這數年來在投稿到報館及網站的文章,但當中有一段說成長故事,為何從政的心路歷程,與其他文集不同的是,因為自己是讀IT出身,所以會多說科技及文藝工作,加上在議員生涯中,對西九文化區等問題亦有獨特觀點,所以藉此與大家分享一下」。


雖然決定留黨排第二,名義上仍然是競逐立法會議席,但鍾樹根的心,早已在另一條跑道起飛出發,「其實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令我重新清醒自己腦袋,因為二十多年政治生涯,聽到掌聲,聽到恭維的說話,別人為你歡呼時你會飄飄然;但當你被打擊,政治就是這樣殘酷。現在我轉換另一條跑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找一個競爭不大之餘又不是名利場的環境,相信我會更快樂,更開心。我不會怨恨什麼人,我亦要多謝迫害過我的人,是他們令我有機會重新思考,重新定位。」


離開政治圈 殺入文化界


作為民建聯老臣子之一,經營港島東區多年,已經打定輸數離開政治圈,鍾樹根只盼東區支部繼續發展下去,「現在有新人接上去,希望支部繼續好好發展,我在離開前也會好好交代清楚,在9月立法會選舉後,我便不會參與包括民建聯在內的政治活動了。」


離開政治圈,一百萬個可能,卸任後又會做什麼?近日又拍片出書,是否學做文化「壯年」?「是文佬吧?!年輕的時候在學友社玩話劇,又學攝影沖曬,但長大了為生活放下了許多,現在難得重新起步,相信會做一些商業及文化藝術的工作,例如在內地海外搜刮一些珍品,為市民提供高質展覽,間接繼續延續服務市民的初衷。」那會不會拍戲?鍾樹根大笑,「我不會局限自己的可能,有人找我我可能會去的!」


做陶淵明 回望從前做事感滿足


鍾樹根神態一臉從容自若,比上個月留黨退黨旋渦中掙扎的眉頭深鎖差天共地,期間是否悟出大道理,人心變得豁然開朗,能像陶淵明詩作《歸園田居》中意境清高?「哈哈,不是吧,如果說是豁然開朗,豈不是從前很閉塞?我沒有像陶淵明那麼清高,覺今是而昨非吧?我倒不覺從前做的事很混噩或很功利,更不能說以往是錯,其實服務市民是頗有滿足感,實實在在的,只不過在不同的層次,就會有不同的看法」。


政改甩轆成最深刻事 多表達只因緊張

雖然人的想法會隨經歷而轉變,但有些事卻是刻骨銘心,問到從政多年最深刻的事時,鍾樹根嘆了口氣,「那當然是政改甩轆吧,唉...真的很費解,怎會可能發生這樣的事,不只全港市民,『阿爺』也望住我們,奧巴馬也會看,但大家搞了什麼出來?真的怎樣也想不到」。政改表決後,建制派Whatsapp群組記錄流出,顯示當日『甩轆』前各議員想法及行動部署,平日較為寡言的鍾樹根在群組內卻「很多口水」,鍾樹根表示,「其實是緊張這件事,因為當時經歷了『佔中』,來到表決日子,我的確是非常投入,所以說多意見,但最後漏了出來,別人看到就認為我參與多了,其實大家也很緊張政改這件事。」


根毛毛離根 嘆網上世界虛幻


鍾樹根萬般帶不走,成為令鍾樹根成網絡紅人的議員助理「根毛毛亦離他而去。「他被調回(民建聯)總部了,協助黨內的宣傳工作,理所當然不會專門管理我個Facebook,因為我會退出政治舞台嘛,不過他會義務跟我看著Facebook一段時間,看看九月選舉後,專頁會否繼續發揮下去」。「根毛毛」接掌三個月,令鍾樹根「紅」足三個月,黃絲藍絲齊齊留言讚好,鍾樹根對自己在網上爆紅也始料不及,「網上世界又真的頗虛幻,可以很短時間對某事對某人熱衷起來,我就其中一個,令大家熱烈關注起來,是讚美也好,是打擊也好,不必深究,能夠吸引大家的注意,可能也是一件好事。」沒有「根毛毛」管理的專頁,是否就此沒落?「哈,當然不是吧,我本身也不是一個靜慣的人,可能一個星期後,便有我新消息出來吧,賣個關子,短期內會有些文創搞作,讀者期待一下吧」。


已報名參選立法會港島區選舉包括:民建聯張國鈞團隊、公民黨陳淑莊團隊、工聯會郭偉强、王維基、司馬文、民主黨許智峯團隊、新民黨葉劉淑儀團隊、香港眾志羅冠聰、熱血公民鄭錦滿團隊。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