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8-24

「通往地獄之路,往往由善意鋪成。」    海耶克(1899–1992)
 
只須把已故經濟學大師海耶克的名句,改成「通往墮落之路,往往由惡意鋪成。」可謂對回歸以來,立法會惡質化的真實寫照。

香港代議政制發展逾30年,經歷過質變與量變,議員數量增加的同時,議會議事質素卻一年不如一年,港英年代被尊稱為“Honourable members” 的「尊貴」議員,光環掃地,亂象頻生,市民對議會滿意度屢創新低,孰令致之?被外界視為《議事規則》專家,在前朝港英年代擔任立法局主席的黃宏發接受《堅料網》專訪,剖析立法會淪為「垃圾會」這條墮落之路如何鋪成。


創先河驅逐議員離議事堂

「發叔」黃宏發在前朝立法局任內,寫下了香港議會歷史,首次運用主席權力,以言論帶有侮辱性為理由,驅逐議員梁耀忠離開議事堂,並且在當日餘下的會議禁足,不准踏足會議廳範圍,引發當時輿論熱烈討論。事緣梁耀宗當年在會上以一句「臭罌出臭草」形容特區籌委會及特首推選委員會,這句市井口頭禪,相比於今時今日立法會議事堂上充斥的粗言穢語和謾罵之聲,實在十分「小學雞」,也可以看到黃宏發當年以最高標準維護議會莊嚴的議事文化,絕不容忍議員口出不當言論。只是這番孤詣苦心,放諸今日,早已煙消雲散。

對於回歸以來議事堂內「尊貴」討論質素不斷滑落,謾罵與拉布成風,黃宏發指出,所謂「議事文化」改變,在《議事規則》多年間改變幅度不多下,實際上是指議員不守規矩情況增加。他回顧當年驅逐梁耀忠決定,是基於其言論帶侮辱性,又拒絕收回,因此要作出行動維持議會秩序,避免會議秩序失控,並非「懲罰議員」。


議會不是展標語示威地方


「發叔」明言議會是說服別人、講道理的地方,近年議員常常在會議廳內張掛標語及擺設道具,他也「看不過眼」,認為議員在議會應該「以口、以發言開會,不是展示標語,更不是示威的地方。」

近年議會內壁壘分明,不同政治背景的議員互相攻訐已成常態,「發叔」認為這種對罵明顯違反《議事規則》,因為「議員在議會是對主席發言」,「議會不單要信守議事規則,還有議事精神」。


「掟嘢基本就是不對!」

對於外界批評現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須為近年議會亂象負責,「發叔」則認為,曾鈺成並非縱容,「而係難做」,即主席如何按實際情況決定從寬還是從嚴處理違規問題,不致使議會秩序進一步惡化失控。至於近年司空見慣的擲物抗議,「發叔」斬釘截鐵說:「基本上掟嘢就是不對!」。

他認為,針對屢次違規、屢勸不改的議員,應該引用《議事規則》規定,「應該將他們逐出,而且不只是當天逐離場。」

不過,「發叔」言者諄諄,今屆立法會自2012年開始運作後,議會亂象變本加厲,部分議員「有樣學樣」,仿傚激進派在會議廳展示道具,發言只顧「soundbite」忽略質素,以博更多曝光機會,議員間指摘與謾罵司空見慣,特首答問大會每每變成抗議場,激進派被逐幾成「指定動作」。


點人數流會耗9,100萬公帑


點人數流會耗更有甚者,當屆議會有多項極具爭議性的立法及撥款接連硬闖,導致抗爭一再升級,點人數、拉布、衝擊立法會、衝主席台等肢體衝突一再上演,會期最後一年情況尤甚,連本來爭議不大的《版權(修訂)條例》及《醫生註冊(修訂)條例》也在恢復二讀之際「臨門脫腳」,雙雙遭拉布所累胎死腹中,後者更拖累規管私營骨灰龕的條例及有關《消防條例》修訂的兩條民生攸關法案齊齊「陪葬」。

議事堂秩序亂龍,議事質素和效率更加慘不忍睹,統計數字足以證明,近年立法會議事墮落到甚麼程度。根據立法會秘書處數字,第五屆會期內議員提出點算人數近1,500次,耗時逾220小時;全屆會期有18次大會流會,單計2016年度佔11次,過去四年為立法會提供服務的每小時平均開支,由17.3萬增至21.6萬,即因點人數和流會而損失超過9,100萬元,創立法機關新紀錄,耗費的全是公帑,議員口口聲聲監察政府開支要用得其所,單是拉布流會製造的額外開支,納稅人的血汗錢簡直是倒落海。激進派議員固然遭「千夫所指」,但亦有輿論認為主席曾鈺成把關不力,沒有強硬「剪布」如同縱容拉布,是「議會失效」的「幫兇」。


停止辯論動議阻拉布


對於議會「拉布」問題,「發叔」多番強調「剪布」權力應該歸全體議會所有,對於有今屆立法會選舉候選人打出「反拉布」口號,揚言重返議會後要修改《議事規則》完全杜絕「拉布」,「發叔」同意《規則》可以修改,建議由議員提出停止辯論動議,主席把關批准處理,是較理想做法,以保障少數派有機會充分發表意見;又例如針對以修改法案個別數字,以產生大量修正案的「序列式」修訂的拉布手段,「發叔」則指出此類修訂邏輯混亂,假如自己當主席,議員只能提出一項,否則其他全部皆不接收。


激進派博出位吸選票


回看立法會這條墮落之路,中間還經歷一位過渡主席范徐麗泰,她接受傳媒訪問,對立法會被弄得污煙瘴氣別有一番看法,認為近年議會抗爭行為激烈化,與激進派博出位爭選票有莫大關係,激進派在年初新界東補選當中拿到了一定的選票,部分議員或是希望透過抗爭行為,吸引支持者的注意,從而在今次立法會選舉中取得優勢。談到議會爭拗愈趨嚴重,范太認為如果香港長期陷於這種情況,受損的是全體港人:「例如話香港是個人,政府是對手,立法會是對腳,手腳如果打起架來,人不但不能走路,分分鐘還會跌倒。」

在任內見證議會秩序抗爭化、議事質素拉布化的現任主席曾鈺成,不止一次被建制派議員責難「放軟」手腳,縱容激進議員在議事堂胡作非為,曾鈺成於7月17日會見傳媒總結立法會全屆工作時認衰,承認議會「唔能夠話令社會大眾非常滿意。」


曾鈺成認「拉布成風,一事無成」


曾鈺成其後又在電台節目中慨嘆議會「拉布成風,一事無成」,部份議員辯論不認真,講稿只「照稿讀」,明顯並非自己準備,在議會「爆肚」時的發言亦導致辯論質素下降,明言很討厭部份議員經常帶道具發言,認為搞噱頭無助提升發言質素;又認為即使議員互相唇槍舌劍,都要「言之有物」及要有準備,不是抵不住氣就可以互罵。

不過,參照「發叔」就議事規則對這些行徑的規範,曾鈺成完全可以引用主席獲授權力制止,阻止議會秩序江河日下,曾鈺成聲稱討厭某些議員的行為,何以又不加制止呢?


下屆主席須做好準備

曾鈺成在臨別議會之際留下「香港一定要贏」祝願,香港最終能否「贏」,立法會議事風氣及討論質素能否重返正途,減少謾罵與爭拗,步出墮落之路重回正軌,無可避免是箇中關鍵,但范太早前接受《堅Magazine》訪問時卻預言,「立法會9月過後仍不會平靜」;議會要復歸理性有序,或許仍有漫漫長路。

黃宏發在訪問中則形容「議會主席難做,人人都要小心」,寄語來屆不論誰人上任,他應該考慮任何可能在會上發生的情況,事前與立法會保安、秘書處職員、法律顧問等開會做好準備,更坦言「我次次都有做」。從過來人的言論顯示,預示新一屆立法會沒有最墮落,只有更墮落。


梁耀忠為今屆立法會選舉區議會(第二)功能組別候選人,其他候選人包括民主黨涂謹申、鄺俊宇、民建聯李慧琼、周浩鼎、工聯會王國興、新同盟關永業、公民黨陳琬琛、民協何啟明。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