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0-09

(堅訊)立法會議員張國鈞終於走進了立法會,就像他辦公室裡的那套日本劍道服,不管你懂不懂,他就在那裡。這位香港第一大黨民建聯的副主席,同時是位熱愛劍道的律師。選戰結束後,他接受《堅料網》專訪,大談劍道精神劍道講究氣、劍、體一致,以柔制剛的同時,比賽過程中永遠沒有勝利的歡呼。當你打倒一個對手,完成一個動作,就馬上進入一個預備狀態,這是劍道精神,尊重自己尊重對手


面對未來四年沒有最亂,只有更亂的議事堂,且看他如何運用劍道精神,在議事堂不慌不忙、以靜制動、預備上陣。



交班不只換代 承傳至重要


張國鈞作為民建聯中生代,名氣不大,早年擔任青年民建聯主席後當選中西區區議員,同時出任多項政府公職。今屆立法會選舉中,張國鈞以四萬一千多票在港島區攻下一席,多年鋪排,一步步走到權力核心。他自己在當選後上載一張以「門常開」作背景,寫上「考驗現在才開始,張國鈞準備好了。」的圖片,放眼遠處意境深長,猶如一匹訓練有素的賽馬,準備踏進跑道奔馳。


今屆立法會選舉受本土思潮影響,民建聯議席比上屆減一席,雖然保住立法會「一哥」地位,但隨著民建聯交班換代,曾鈺成、譚耀宗、葉國謙等元老級退場,取而代之,為張國鈞、周浩鼎等中新代上位。沒了「大佬」睇場,新人會否企不穩,令民建聯失去領導建制派的地位?作為立法會新人的張國鈞,卻有另一種看法,「有新人上場,公眾傳媒必定會留意他們的表現,這是交班換代必經的階段。不只是立法會,就算是一間公司,大家都會擔心繼承人是否交替到位,我們新人會有自己一套,適應與否只是時間問題。我任職兩屆中西區區議員,但已經是六位民建聯同區區議員中最老,民建聯在交班換代的布署中有多年鋪排,不是突然之間決定的」。


「但最重要的,是新人除了年紀後生外,更要承傳當中的理念,政綱及立場,舉例今屆亦有泛民政黨成功交班換代,但新一代走的路線,絕對與我所認知的『和理非非』立場是完全不同。會否為了交班,失去了上一代的精神?我不知道,但這方面民建聯做得很好」。



建制本土互相摸索


作為一名立法會新手,立法會的世界與區議會天南地北,張國鈞坦言需要慢慢了解。但本土派在今屆立法會地方選區取得六席,除了青年新政外,其餘皆為「一人黨」且無從政經驗,當中論述各有不同,張國鈞坦言進入議會後需慢慢了解,「大家都是新晉議員,究竟他們是什麼想法怎樣做事,我相信他們與泛民是十分不同,我亦留意到他們說會與各黨派溝通,他們也是在摸索當中,畢竟入了議會與街頭抗爭是不同,要合作要做事,我亦不相信他們動軏就衝上主席台,這不會得到市民的支持。」


有本土派議員聲言會在議會進行「無底線」抗爭,指會比「拉布」更激,但張國鈞卻抱持觀望態度,「到目前為止他們仍未說清何謂『無底線』,相信是進入議會後隨事態發展才定出策略,但他們怎樣『無底線』,也要符合法律的底線,若然發生打主席打議員的暴力行為,是需要承擔法律後果,我不相信社會會接受這些行為」。


本土非港獨 談應否獨立過火


張國鈞作為律師,16年的執業資格,訓練出一套出色的思辯能力,對香港近年冒起的本土思潮亦頗有意見。「本土本身不是壞事,例如足球比賽中國對香港,支持香港隊有什麼錯?愛香港有什麼問題?但若然以本土包裝成為推動『港獨』,這是不能接受,第一在法律框架下香港不能獨立,第二我曾與『香港民族黨』做電台節目,發現他們的歷史觀很薄弱,加上年輕沒經歷過港英時代,雖然我不相信他們十年八年間會做到什麼出來,但若然繼續推動『港獨』,只會引導更多人走向錯誤,最終受害的都是下一代。」


有人認為討論港獨屬言論自由的一部分,為何動軏就「禁獨」,更有本土派議員明言會將「港獨」議題帶入立法會,張國鈞坦言議事堂是一個很好宣傳「港獨」的平台。「日日宣傳錯的事,會成為一件很壞的事。有些事對錯分明,你與我討論『港獨』是一件不對的事,這當然沒問題,但若然討論應不應該獨立,我認為已經是過火,這是一件錯的事」。



永續基本法 2047大限屬偽命題


選舉期間有激進派以「永續《基本法》」作為競選口號,向選民聲稱回歸五十年後基本法便會失效,2047年便是香港「大限」,需要修改《基本法》,訂立保障港人防止被「赤化」。張國鈞直斥這些言論全屬偽命題,「我是律師最清楚,《基本法》是沒有期限,有些人說2047年後樓契會失效,車樓會被大陸收回,其實這只是法律技術問題,相信到限期前政府會通過收地稅方式自動續期。」張國鈞認為,有人利用民眾對法律的認知不足,挑撥離間,「所謂永續《基本法》,聽下去好像支持,但實際是否定現時的《基本法》,再由自己修改去『永續』。這是一個選舉操作,徹頭徹尾欺騙選民」。



後記


從別人論述中抽出魔鬼細節,張國鈞猶如紮好馬、攞起劍、以專業法律知識擺出一副預備好的姿態進入立法會,準備未來四年與非建制派連場激鬥。但獨木難支,非一人之力可行,張國鈞感謝最後選擇留在民建聯,為他「抬轎」的鍾樹根,「我與他相識十多年,他是一個真性情的人,就算幾個月前就出選出現爭吵,他亦從沒指責我一句,因為我與他是多年好兄弟,大家也明白出選排位不是我們兩人能決定。現在他更將一直跟他在立法會打仗的同事推薦給我,由他們帶著我進入立法會,該注意留意什麼,都是由來自鍾樹根的團隊提醒。我與鍾樹根的關係,從來沒有問題。


張國鈞這種「尊重自己,尊重對手」的精神,加上律師的專業背景,或許會在往後四年的立法會「戰場」上,成為一股氣場強大,不容忽視的能量。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