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09-23

(堅訊)何謂公平選舉?

本月初一場立法會選舉,顛覆了香港社會的傳統認知。所謂「經選民自由意志決定票投何人」的金科玉律,原來脆弱得很。數以萬計的選民只跟隨著一個人的指揮棒起舞,不問候選人的政綱和能力,等候選前和選舉日的「建議」,再把「神聖」一票投給可能連名字都不太熟悉的候選人,淪為不折不扣的「人肉投票機」。

揮舞這支指揮棒的「黑手」,正是在選後聲名大噪的「雷動聲吶計劃」幕後操盤人、在港大教法律的戴耀廷,繼兩年前發起「佔中」行動敗壞香港法治之後,再一次扭曲香港人恪守的另一項核心價值—公平選舉,把直選變成經篩選和指導投票意向的「小圈子」選舉。


先保民主公民眾志候選人

雖然戴耀廷多次聲稱,「雷動」的投票名單是由參與計劃的「策略選民」選出,並無篩選,亦否認「雷動」是一個配票機制,但實際上,「雷動」發出的所謂「推薦名單」就是變相的「棄保」名單,包括建議「策略選民」投票的名單,以及投票日當晚8時向「雷霆救兵」發出的「邊緣名單」,表面上是由參與「雷動」的「策略選民」自行在各自群組中討論後得出的投票意向,「雷動」的角色只是被動地整合出五個地區直選和超區的建議「棄保」名單,惟事實又是否如此「公平」和「公正」呢?

《堅Magazine》綜合立法會選後坊間流傳的消息,其中甚囂塵上的說法之一,直指「雷動」擬定的所謂「棄保」名單,其實有主次之分,而優先要「保」的非建制陣營候選人,正是在今次選舉成為贏家的民主黨、公民黨和香港眾志等三黨。

回顧9月4日立法會投票當日,在戴耀廷指揮之下,「雷動」分別對「策略選民」提出兩份「棄保」名單:一份呼籲「超區」平均配票予街工梁耀忠及民主黨鄺俊宇;九龍東選票集中投給人民力量譚得志;九龍西則平分予公民黨毛孟靜、「小麗民主教室」劉小麗、青年新政游蕙禎;香港島平分予民主黨許智峯、香港眾志羅冠聰;新界東平分予新同盟范國威、工黨張超雄、社民連梁國雄、民主黨林卓廷、人民力量陳志全;新界西就分票予公民黨郭家麒及社民連黃浩銘。


棄保名單影響選舉結果

觀察「雷動」這幾張「棄保」名單,不難發現各區均著力於「保」民主黨和公民黨的候選人,其他非建制陣營的候選人只是「掹車邊」。再依上述名單對照今次選舉結果,實在太巧合,民主黨由選前民調顯示可能只保住4席,一躍而成「坐6得7」的大贏家,公民黨幸保6席,香港眾志羅冠聰亦以高票當選。此一選舉結果或許可以作為非建制陣營幾個二線政黨在選舉中遭受空前挫敗、多名資深議員中箭落馬的註腳。當社交媒體在選後呈現一片慶功聲音,為顧存大局而「棄保」的泛民「英雌」和「英雄」而鼓掌,為了「雷動」成功保住泛民陣營立法會關鍵三分一否決權而歡呼時,又有多人看到「修橋鋪路」下的遍地屍骸。


李卓人被高估吸票能力

知情人士透露,作為泛民三大黨之一、在上屆立會擁有4席的工黨,由於「成日唔聽話」,故未能得到「雷動」的祝福;據悉,「雷動」曾與工黨協商,如果主席胡穗珊願作「棄保第一人」,退選新界東,就會保住該黨出選新界西的李卓人。不過,李卓人一開始並不在「雷動」的推薦名單之上,直到投票日傍晚時份,「雷動」才更改策略,呼籲票投李卓人。

據了解,「雷動」一開始便高估了李卓人的吸票能力,導致太遲「吹雞」,加上聲稱系統被不明用戶攻擊,未能及時召喚「雷霆救兵」救人。亞博點票中心的場面,大眾應該記憶猶新—從政20年的工黨創黨主席李卓人欠5千票「墮馬」,連任夢碎,淚灑當場。李卓人回天乏術,「雷動」豈能不記一「功」?


民協支持雷動用完即棄

「雷動」除了拖累工黨在新一屆立會淪為一人黨,其他泛民小黨如民協和新同盟更在「雷動」的指點江山之下泡沫化,馮檢基和范國威黯然告別議會。

事實上,民協從一開始已不在「雷動」的祝福名單上。回想戴耀廷在今年2月初宣布「雷動」計劃時,非建制陣營各黨派「闊佬懶理」,只有民協主動兼高調出面拉攏各個非建制政團合作,民協主席莫嘉嫻4月時曾被問到,若以「雷動」協調,民協這種小黨會否需犧牲?她當時笑指:「應該不會一席都無啩!」想不到一語成讖,「雷動」反面不認人,民協只能慨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涂謹申險被累死

相對於非建制陣營多個二線政黨拜「雷動」所賜而敗選的命運,民主黨卻絕處逢生,選前被看低一線的3隻「乳鴿」成功接棒,其中參選超區、選情一直告急的的鄺俊宇,最終竟以逾49萬票當選,一躍成為「票王」,卻因吸票太多,幾乎累死黨友涂謹申。「雷動」當晚號召「雷霆救兵」出動「保涂」,入夜之後,多個票站「打蛇餅」排隊投票,當中太古城票站更去到凌晨2時才完成投票,是歷屆選舉從未出現的情景,民主黨能夠「坐6得7」,成功連任「泛民一哥」,「雷動」可謂功不可沒。


公民黨成實際「大贏家」

至於在選前民調備受看好的公民黨,雖然高開低收,僅保住6席,卻於5個直選地區都成功「插旗」,證明選票這回事是「貴精不貴多」的,加上因該黨「超區」候選人陳琬琛「棄保」而間接讓民主黨成功在「超區」取得2席,民主黨因而「欠」了公民黨一筆「政債」。再者,傳媒大肆渲染本身是社工的陳琬琛因棄選而輸掉妻子200萬退休金一事,一招「苦肉計」,亦間接一洗「藍血貴族黨」的離地形象。公民黨得保6席,說不定才是選舉的最大贏家呢﹗

觀乎民主黨和公民黨的勝選,再反觀被「滅頂」的同路人如民協和新同盟,以及幾乎被「滅黨」的工黨,令人不禁質疑「雷動」的祝福對選舉結果有著關鍵性的影響,「雷動」實質是否換湯不換藥的「配票」?

知情人士透露,「雷動」的「策略選民」群組討論均由「雷動」分配入不同組別,故各組別的「策略選民」人數可以很懸殊,由10多人到數百人都有。據悉,不少「策略選民」和「雷霆救兵」都是佔中前有份參與商討的一眾「鐵粉」支持者,靠這些人把投票名單在各自的私人群組中,以「雷動推薦」的名義「瘋傳」,威力在於不停轉發,形成幾何級數增長,達到雪球效應,把影響範圍擴到最大,與層壓式推銷的原理如出一轍。


非建制派無口話自己

非建制陣營在過去的每次選舉均大肆抨擊建制派的「協調默契」,批評「西環」介入指揮立法會選戰,例如早前遭「拔根」不獲黨支持領軍參選的民建聯鍾樹根,選前曾「爆響口」指民建聯2012立選投票日曾利用票站調查即時數據協商,再部署拉票策略,但黨主席李慧琼斷然否認有關說法。「建制壞孩子」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近日亦在大氣電波「爆料」,指「西環」今年7月曾跟他接觸,著他勸退該黨出選新界西的周永勤,以免影響角逐同區的何君堯的選情。

前事不忘,當日泛民各黨派都乘機抽水,高調聲討建制派協調參選的做法,要求選舉管理會跟進調查。今日「雷動」成為非建制陣營的幕後操盤人,為何泛民各黨派卻不發一言,視若無睹?再者,非建制派一直詬病功能組別和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雷動」卻為選民預先「篩選」及「欽點」候選人,再以「雷動推薦」的名義廣傳,影響其他選民的投票意向,根本就在赤裸裸操控選舉結果。 

「雷動」在投票日前夕曾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呼籲市民到其網頁參考其「推薦名單」,又直言「叫埋家人朋友集中選票拯救非建制派邊緣名單」,足以看到「雷動」想影響的,豈止是「策略選民」和「雷霆救兵」,而是劍指所有非建制陣營支持者。


大律師:或違反選舉舞弊條例

雖然戴耀廷否認「雷動」配票影響選舉結果,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大律師馬恩國指出,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554章第27條「發布選舉廣告假稱獲支持的非法行為」中,任何人發布或授權發布另一人或某組織的姓名,發布方式意味著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獲得該另一人或該組織的支持,或相當可能導致選民相信某候選人或某些候選人獲得該另一人或該組織的支持,則首述的人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馬恩國又說,如果當日戴耀廷在「雷動」群組訊息中提及某候選人獲其他人士或黨派支持而夠票,要求策略選民改投另一人,亦有可能觸犯以上法例。


戴耀廷閂門拒答記者

對於坊間流傳對「雷動」的種種質疑,《堅Magazine》記者上周曾往訪戴耀廷的辦公室,欲查詢他有關說法真確性的看法,戴耀廷一如以往每次被問到「佔中」混帳般,繼續「人肉錄音機」上身表示,對於「雷動計劃」他已「講晒啦」,不論記者如何提問,他都重覆「講晒啦」,最後更閂門拒訪。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