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0-07

學者之所以是學者,皆因對事物看法,常有非一般見解,不會人云亦云,盲目從眾。當然,那些立場先行,戴上黃色眼鏡看事物的學者,又當別論。


香港社會突然捲起一股港獨思潮,據說在年輕族群頗有市場,新一屆立法會有幾名鼓吹本土自決政治主張的「暗獨」議員「登堂入室」,似乎港獨主張已成氣候,在香港社會的政治市場,獲得愈來愈多人認同。港獨思潮升溫之際,人稱「佳叔」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接受《堅料網》專訪,解構這股獨風成因,果然有非一般見解。

 

港獨難獲主流民意認同

佳叔直言,對於港獨,大家「毋須太過緊張」,因為「任港獨如何弄,都不會弄出太大氣候」。因為香港人十分了解自己的生存和發展處境,「沒理由不知道,當一個訴求得不到中國政府和13億中國同胞的支持,怎可能成事?就算七百萬(香港)人同時『起義』,個個武裝起來,都不可能達到﹗」

在學術界已屬「叔父」輩的佳叔,進一步以學術觀點解構港獨現象,認為所謂自決或港獨,只是一種對社會現狀不滿的情緒發洩,連完整論述都欠奉,他看不到港獨主張能夠得到主流民意認同。

如果把佳叔的學術語言「翻譯」成草根說法,一言以蔽之,即係所謂港獨,連吹水齋噏的層次都未到,一向眉精眼企、夠晒現實的香港人,怎會不知莊閒的分別。

佳叔說,理論上要構成民族主義,基本上是有一批人經過一段長時期,例如數以百年或者過千年的發展,形成一種作為「自己人」的感情,當中包括擁有自己的特定語言、文化、宗教和習俗,甚至是足以凝聚當地人的詩歌、典故等,再加上一批知識分子系統化地加以整理和強化,得出這個所謂民族自覺性。

 

提「香港民族」意在擺脫中央

所以,佳叔認為,自決派建構出一套「香港民族」說法,只為了合理化其擺脫中央的政治目標,並以此壟斷香港主流民意的話語權,而非由於香港大部分人均已認同自己是一個民族,從而建構出一套論述。

不過,即使如佳叔所言,現時港獨主張並非主流,甚或只是少數人對號入座式的虛擬政治夢境,問題始終是,何解這股思潮突然解凍?事實上,港獨並不是甚麼新興玩意或命題,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以前,已有人討論,回歸前後亦一直有民調機構就香港巿民身份認同感作研究,例如自1997年起至今一直研究香港巿民身份認同感的港大民意研究計劃。

對於這個問題,被坊間歸類為「建制學者」的佳叔,竟然把矛頭指向特區政府。

 

港獨主張屬情緒發洩

佳叔不諱言,政府喜好簡單以「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來應對「港獨」問題,但是「特區政府、甚至中央政府也好,並沒有認真正視(港獨派)那套說法背後、那些擔憂和不滿,可能因為這些說法太新」。

他進一步解釋,民族論、自決論和港獨論是把「社會上各種各樣不滿和擔憂加以顯示及聚焦的渠道」,屬於一種情緒發洩的表現,多於在形容一種客觀存在的現象,「尤其是你很擔憂時,特別會對現時政府、特首和中央感到不滿,會更容易從感情角度,通過提出港獨、自決而得到他人同情,亦藉此引導中央了解及關注香港部分人的不滿、擔憂和恐懼,希望中央積極回應這些負面情緒。」

 

認同香港人身份比例大增

數據顯示,港人對「香港人」的「自己人」認同感,在過去19年持續膨脹,港大民研1997年首次民研結果顯示,逾34.9%受訪者自認是「香港人」,自認是「中國人」的受訪者只有18.6%,而自認是「中國香港人」和「香港中國人」則分別只有接受24.8%和20.1%;同一項民調於2016年的結果顯示,41.9%稱自己為「香港人」,17.8%自稱為「中國人」,25.1%自稱為「中國的香港人」,而12.9%則自稱為「香港的中國人」。

對比1997年和2016年的結果, 19年過去,自認為「中國人」的市民人數不增反減,反而自認為「香港人」的市民人數卻銳增。如果把狹義或廣義的「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分按照時下流行的二分法比較,根據2016年的民調數據,自認為「香港人」和「中國的香港人」的人數,較自認「中國人」和「香港的中國人」的人數,分別有67%和30.7%,前者比後者足足多了一倍有多﹗

 

香港民族等於製造歷史

對於近年相繼崛起的「城邦論」、「自決論」、「2047二次前途問題論」等,當中提出的所謂「香港民族」,佳叔認為,「自決派想達到一些政治目標,即想擺脫中央,所以就想出一套論述,希望建構所謂『香港民族」,而非香港大部分人已覺得自己是一個『民族』,再由一些政治精英或知識分子加以建構,突顯民族受迫害,突顯民族是命運共同體的概念。」

他進一步解釋,所謂「建構香港民族」,歸根究柢,「就是要令香港大部分人相信他們同屬於一個有別於中華民族的香港民族」,但是這個過程說易難行,「第一、我不認為這能成事;第二、現在連起步都未得,因為這是一種感情的衝動,如果你靠『討論』得出一個『民族』,恐怕是叫香港人製造歷史」,古今中外,均史無前例。

 

「高度自治」不等於「完全自治」

「自決論」及「2047前途問題論」另一個共通點,是對於現有「一國兩制」的不信任,並要求改革,被問到中央對此的理解,劉兆佳一再重申自己非「中央代言人」,但他指出,有關論點令中央感到「莫名奇妙」,「一國兩制就是用來解決問題,就是明知香港人對共產黨有恐懼,想保存自己一套制度、生活方式和價值觀,不想受到內地那『一制』所融合,才給你一國兩制。」

只是一國兩制當中的「高度自治」並不等於「完全自治」,劉兆佳表示,按照鄧小平的說法,這是有交換條件的,第一、不能把香港變成顛覆基地,危害內地社會主義體制和中國共產黨執政事實;第二、要尊重一國兩制下中央的權力,不容許觸碰「一中神主牌」這一點,自回歸以來中央都不曾改變。

 

政制發展不能危及國家利益

目前中央應對港獨主張立場鮮明,毫無共通點可言,「沒有最對立,只有更對立」。佳叔卻在彷彿無止境的黑暗之中,點出一線曙光,認為政改雖然不是萬能靈藥,卻能把目前悶局推往一個新方向。

那如果未來要重啟政改,實際上會如何操作,又要如何解決官民之間的不信任問題?於整個訪問過程都侃侃而談的佳叔沉默了,一雙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再推了一下老花眼鏡,「中央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下,容許香港政制不斷向前發展,其實某程度上已是違反五十年不變,因為中央都知道,不容許政制發展空間,有些政治矛盾處理不到」,問題是香港政制發展只能在不危害國家利益和中央安全下進行。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