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1-10


(堅訊)近年香港興起一股保育之風,老舊建築物不再話拆就拆,而是研究如何保留活化,賦予新功用,起碼為下一代留住老香港印記。

舊建築是硬件,只要獲得法例保護,一磚一瓦從此世代相傳,只是有些事物有些行業,靠的是代代承傳的手藝,現代語言即是軟件,後繼無人之下,即使在上世紀如何風光,始終敵不過時代巨輪,苦苦在沒落邊緣掙扎,成為夕陽行業。

 

搵個學徒也艱難

近期有間美術館舉辦了一個《港彩傳奇》的展覽,展品全是本港粵東磁廠出產的彩繪瓷器,原來這是香港碩果僅存的本土瓷廠,也見證了香港彩繪瓷器的盛衰,老闆曹志雄苦笑風光不再,阿爺年代1928年有300名員工,隨著社會需求減少,近年已經變得重量不重質,加上這門精雕細琢兼花時間的工藝,沒有十年八載的浸淫,難以練就好畫功,新世代的年輕人那有這股耐性,無人願意入行,現在找一個學徒難到貼錢也沒人做。

 

「香港地已沒人願意花上十日去畫一隻碟,只因時間就是金錢,除非我係藝術家,但我只係一個生意佬!」

 

近年人人講保育,保得住舊建築這些硬件,保不住可有可無的軟件。香港彩瓷器隨著社會需求減少,已經變得重量不重質,加上這門精雕細琢兼花時間的工藝,根本無人願意入行。

 

彩繪瓷器吸之處,是把中國山水、花草、雀鳥及蝴等圖案,栩栩如生般刻畫在白瓷上,歷久不衰。能夠練得一手勾精細的畫功,起碼要花上十年功力。

 

鎮廠之寶係笪地

曹志雄向記者展示一隻約12吋的彩瓷碟,畫功細無睱,但看真一點,會發現欠奉生氣,他解畫:「呢啲係我地自製的彩貼紙,可以做出好多顏和次層,用貼紙兩日就做到一隻,但人手畫一隻起碼要十日。」重點是兩者價錢相差4倍,做生意還是賺錢要緊。對於現代人來說,時間就是金錢,藝術行價?始終還是要講成本的。

 

他又小心翼翼地從書桌底取出一疊碗碟,並手執一隻全繪清朝宮殿的湯碗說:「呢隻係譚師傅全人手畫的彩繪瓷器盤,畫左半個月時間。大約$15000一隻。」記者看到他如數家珍般興,便隨即問他估價磁廠內的珍品總值,他竟說:「即係呢隻碗咁,有人買就$15000,冇人買的話就只有放係到。冇得估價廠資產),而家最值錢係呢笪地。」

習彩繪須有水墨畫根底

事實上,學習彩繪瓷器除了細心耐性兼有水墨畫根底外,還要接受工時長收入低的現實,加上內地廉價工資的競下,港彩市場空間已經愈來愈窄。曹老闆有苦自己知,所以為子女供書教學,不想子女踏上這條「石春路」,承繼這盤步入夕陽的家族生意。幸好家後代全是律、牙及設計師,不枉勞碌大半生。

 

曹志雄一再強調自己是生意佬要生產,靠量產而賺錢維生,只懂薄利多銷,「除非我係一個藝術家,但我唔係吖嘛,我係生意佬之嘛!」廣彩歷經戰火風雨才成為今日港彩,難度香港這個商業社會,真係容不下這一點苦心經營的手工藝嗎?

 

廣彩蛻變成港彩

港彩其實源於廣州彩瓷技術。曹老闆解釋:「我地呢行叫做廣彩,只係簡稱,正名呢叫做廣州彩瓷。」廣州彩瓷有300年歷史。上世紀初中國軍閥割據,不少人從廣移遷香港避亂,所以曹老闆的祖父就帶同廣彩技術跑到香港發展,那年1928年,曹氏首間香港落地扎根的就是錦華隆廣彩瓷廠。他們一直做到日戰,生意也非常蓬勃,至少300名員人。

 

直到1948年,曹志雄的祖父重組磁廠叫粵東,經過多次搬遷,由初期在長沙灣,之後在九龍仔,再到大窩坪,至1987年買下九龍灣某工廈一連4個單位,曹老闆稱:「好彩係自己廠,唔使被逼遷,唔係我地呢啲小眾生意一定執咗笠啦!」經過曹氏三代在香港發展彩繪瓷器,已改良成富有有香港中西合璧色彩的港彩。
曹志雄稱最值錢的不是廠內瓷器,而是廠的四個工廈單位,更笑言:「撻地幾錢咪值幾多身家囉!」
曹老闆已經數不到廠內有多少件貨物,只知道每日有錢收就安心。
外國客喜歡簡潔花紋,譚師傅用海棉手印瓷杯花邊,代替毛筆上色。
粵東磁廠被一新美術館邀請參展,並印刷成晝收藏,見證香港彩繪瓷器的盛衰。
這隻是家傳之寶的港彩瓷碟,是曹老闆的祖父時代全手畫製的瓷器。
曹老闆研發側門電窰,可擺放更多瓷器同時燒製,達生產效益。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