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1-18


多年靠搞「不遷不拆」起家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昔日由他一手催生的菜園新村已初具規模,毗鄰其元崗新村舊家,朱凱廸有如「新村之父」,地位超然。政治油水抽盡,朱凱廸也「升呢」為議員新貴。有菜園村民指已多月不見朱凱廸蹤影,當選後亦未有回家與「鄉紳父老」慶功,究竟去咗邊度?


朱凱廸見慣世面,當選後忽然稱擔心生命受威脅,要求警方貼身保護,更傳出有意舉家遷入立法會大樓避難。事隔月餘,如今反而活躍人前,不但赴英抗議,又多次加入衝擊議會行列,似乎人身安全再無大礙。昔日村民卻成陌路人,究竟朱凱廸是否已毋須警方保護?如果屬實,為何至今仍未「回家」?難道月入近10萬元的他已經搵到另一頭住家?


當選前後受威脅報警求助

提及「朱凱廸」,不少人第一印象都是他在皇后碼頭留宿,或是在菜園村抗爭的模樣。今屆立法會選舉之時,身為候選人的朱凱廸又踢爆橫洲規劃黑箱作業,掀起「官商鄉黑勾結」爭議,為自己爭取政治籌碼外,似乎「抗爭」就是他的代名詞。


但選舉投票日及前夕,見慣世面的朱凱廸一連兩日被不明人士跟蹤,當時助選團感可疑報警,警方登記人車資料後放行。4日後,朱凱廸再接死亡威脅,報警求助,由警方派員為他及家人提供保護。當選後,甚至一度傳出將舉家擬遷入立法會大樓避難。雖然警方已於9月尾拘捕6名涉案人士,惟朱凱廸仍在其個人社交平台上指,不代表他和家人所受到的威脅已解除,繼續要求警方貼身保護。


菜園新村「失蹤」人士

打著「抗爭」旗號,朱凱廸當年為菜園村搬遷一事出心出力,甚至為村民另覓建村新地,在自己元崗新村家旁位置建立菜園新村,對村民而言,可算是「建村之父」。不過,自從收到死亡威脅後,朱凱廸似乎再無返過元崗新村,亦再沒有理會過仍在興建中的菜園新村,彷彿從未在村民間出現過般。


為查探朱凱廸「玩失蹤」之謎,《堅料網》記者早前親身到訪位於元朗八鄉元崗新村和大窩村之間的菜園新村,發現村內戶數不多,只有約47戶,但大多仍住在鐵皮搭建的臨時屋內。村內不少村屋仍在搭建階段,一名村外來的建屋師傅向記者透露,建村以來,村民都要自生自滅,由添置建材至找人建屋,都是由村民自行負責,沒有聽說過朱凱廸牽涉在內。奇怪了,朱凱廸不是協助村民搬遷的大功臣嗎?


樓在人空人情味不再

既然朱凱廸如今已正式展開議員生涯,有關涉案人士亦已落網,是已沒有留宿立法會的需要還是繼續匿藏立會內別有用心?看來只有朱凱廸才知道。


記者往朱凱廸元崗新村的家窺探,但已人去樓空,騎樓晾曬的衣物如內衣褲及其女兒的粉紅色裙都沒有收妥,可見當日匆忙離開,門口鐵閘亦佈滿厚厚積塵。位處元崗新村與菜園新村交界的朱家,是一幢三層高、天台疑似僭建了第四層的粉紅色外牆村屋,但凡有人進入菜園新村,朱家門前是必經之路。


同時,朱凱廸家騎樓位置左上角設有一閉路電視,對正入村方向,任何人經過均一覽無遺。但記者到訪當日,雖然閉路電視仍在,但已沒有亮起正在運作的電源亮燈,似乎隨着朱凱廸的離開,屋內已斷水斷電。據悉,朱凱廸此舉別有用心,就是為了當新村的一個「守門神」,確保出入新村的村民必然會記得建村者是誰。不過近月「門神」已另謀高就,住在斜對面的元崗村民指,已久久未見朱家亮燈。最近兩個月,駐守在元崗村口的家居寬頻推銷員亦坦言,沒有見過朱凱廸身影。


不知是否榮登立會殿堂後,就毋須再理會昔日農村戰友呢?朱凱廸以往經常掛在口邊的人情味,如今在哪裡?


當選後沒與村民慶祝

記者繼續往村內走,一名在花園「耕種」的84歲婆婆向記者細訴,搬到新村已差不多一個多月,但仍未習慣狹窄的環境。「無地方呀,種菜都無地方。」婆婆是名農民,多年來習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如今雖然不愁餐食,但卻失去了往日的生活點滴。


「之前在菜園村,對面有幅地,乜嘢都有呀以前,我舊時住嗰邊(菜園村)涼涼地,現在無咁好,很熱。」婆婆坦言,新村沒有舊村好,因當時「甚麼都有」,現在卻「甚麼都沒有,乜都要買」,仲話「以前我種好多提子、蕉」,現在卻只有花盤十多個,「種棵菜都無位」。


既然新村生活不似預期,婆婆有沒有與搬村主腦朱凱廸表達過呢?「無返來,(當選後有沒有回來跟村民慶祝?)沒有,沒空閒。」婆婆說,自從朱凱廸當選以後就搬離原居,再沒有回來與村民共聚。婆婆相信在警方保護下,其人身安全應不受威脅,只是對朱凱廸仍敢多次高調出現人前,大感不惑。


日趨高調走在抗爭前線

說來也是,朱凱廸自當選以後,無間斷現身人前,包括赴英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棄國籍疑團,又到英國內政部大樓外抗議,最後約見國會兩黨議員被「請食檸檬」。同時,最近數次立法會大會中,朱凱廸都在護送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進入會議廳的行列當中,將街頭抗爭模式帶入議會,結果導致多名保安受傷。他雖非主角,亦脫不了關係。


朱凱廸以人身安全為由考慮舉家遷入立法會大樓居住,時任主席曾鈺成曾表示,立會從未有為議員提供住宿,大樓內所有設施均為議員履行職務時所使用,如任期內收到候任議員正式要求,才會按有關法例考慮。立法會秘書處當時亦回覆傳媒查詢指,根據立法會綜合大樓議員辦公室使用指引及條件,議員於大樓獲提供的議員辦公室及相關設施應用作與立會事務有關的用途,但未表明能否留宿。現在朱凱廸究竟身在何處?真的無人知曉。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