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2-05

1. 有份投票選出新一屆特首的選委會爭奪戰正式開打,結果將於12月11日揭曉。(堅料網)
3. 暫時除了胡國興和幾名不見經傳的人士已宣佈參選,尚未有其他「黑馬」特首參選人浮上水面。(堅料網)
非建制派對於進攻選委會的策略本是十五十六,曾傳出想派人參選。(堅料網)
後來非建制派傾向不派人參選特首,專注在原本的策略,爭取最多選委議席以扮演「造王者」角色。(堅料網)

(堅訊)選舉委員會提名期於11月14日結束,代表有份投票選出新一屆特首的選委會爭奪戰正式開打﹗雖然至今阿爺尚未吹雞,今屆選戰仍然呈外弛內張局面,建制派集中火力卡位,靜候北風吹,而一心打算「造王」的非建制派則大舉狙擊多個建制票倉。

 不過,非建制派要成為關鍵少數卻是暗湧重重,事關陣營中山頭割據,各行各路,「自相殘殺」的後果是「攬炒」,便宜了對家,重演立法會地區直選戲碼。就算非建制派幸運取得目標300票,來自自家陣營的「白票運動」,亦隨時令非建制派「有票等於冇票」,儼如「無牙老虎」,到時只有抱怨自己人不團結了。

根據政府憲報,今屆選委會共有1,539候選人獲有效提名,當中1,239人需競逐799個選委會委會的資格,結果將於12月11日揭曉,加上自動當選的300人、以及包括港區人大代表和立法會議員在內的101名當然選委,有份票選特首的1,200名選委會委會名單就會產生。


參選人未浮面先卡位

參考上屆經驗,本來提名期結束之日,應是特首候選人大舉爭取提名之時,觀乎2011年選委會結果揭盅以前,建制派至少有兩名候選人已辭職並開展選舉工程,而泛民主派也有一名代表「起錨」。

然而,今屆除了退休法官胡國興已宣布參選,以及幾名不見經傳的參選人之外,尚未有其他「黑馬」特首參選人浮上水面,既然暫時未知有誰會「上陣」,各陣營只能「有理冇理」都「霸咗位先」,尤其是於上屆選委會握有205票的非建制派,今屆十分心雄,目標取得300至320票,不僅足以推舉心水候選人入閘,亦力爭特首選舉的話語權,企圖化身關鍵少數,發揮「造王者」的威力,以手上選票影響新一屆特首,選情讓「阿爺」認識非建制派的能量。

心水清者應知道,雖然阿爺至今未就特首選舉的人選有任何傾向性表態,肯定的是,不管最終由何人入閘,阿爺都不樂見非建制派在選委會中坐大,增加新一屆特首選舉的不穩定性,尤其是現在「港獨」議題甚囂塵上,阿爺當然不願看見香港的管治失控,「沒有最亂,只有更亂」,甚至成為「反共」的橋頭堡,危害國家安全。

 

非建制重兵參選攻各界

非建制派對於進攻選委會、打響特首選情的策略本是十五十六的。在9月28日以前,非建制派主張不派代表競逐特首,9月28日公民黨郭榮鏗爆出,如最終只有特首梁振英參選,民主派應考慮派人參選,作為兩手準備力阻梁振英連任,當時公民黨前主席余若薇、民主黨涂謹申及民協馮檢基都曾先後被傳是泛民參選特首的「後備方案」,及後身兼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的涂謹申表明,不傾向支持民主派派人參選特首,避免令票源分散,間接助梁振英連任,非建制派才統一口徑,專注在原本的策略,爭取最多選委議席以扮演「造王者」角色。

非建制陣營劍指300個選委議席這個目標又是否「十拿九穩」呢?

為了「造王」,非建制派於今屆選委會的確出盡「洪荒之力」,在各個可能的界別「插旗」,除了被視為民主派票倉的教育界、社福界、高等教育界、法律界、資訊科技界等界別,還嘗試挑戰會計界、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等建制陣營的傳統票倉。正是「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非建制派要成為「造王者」的最大難關,並非要上陣殺敵,而是要「自相殘殺」才能達陣﹗

 

法律界自相殘殺

以37人競爭30席的法律界為例,雖然今屆建制派候選人數目較上屆減少,非建制派的候選人卻有所增加。回顧上屆選委會選情,法律界30個選委議席全歸民主派,今屆由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和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陳景生分別領導的「PanDem9」和「ProDem21」,兩張名單合共30人打算再一次全掃法律界議席,卻遇上另外7個獨立出選之人,包括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律師會大中華法律事務委員會委員文理明和律師翁靜晶等,當中不缺主打ABC者、於業內聲名顯赫之人、以及知名公眾人物,民主派想效法上屆重溫「全壘打」舊夢,如意算盤不易打響。


高教界各行各路

另一個民主派一向有優勢的高等教育界,今屆由65人競爭30席。非建制陣營派出3張名單共48人,分別是由「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和陳健民合組的30人名單「高教民主行動」、在社運界「響朵」的港大教授何式凝領軍的12人名單的「Politics1001:學者抗命」、以及由現職大專學生組成的6人名單「學界同盟2017」。

議席有限,爭奪者眾,本來非建制陣營就容易各不相讓而「自相殘殺」,令建制派「黃雀在後」;再者,明明上述3張名單都是「同路中人」,不過立場卻南轅北轍,例如「Politics1001:學者抗命」已明言將會在特首選舉中投白票,換言之,即使高教界30個議席全歸非建制陣營手中,已可預料某些選票儼如「廢票」,隨時搶來搶去「得個吉」。

 

若無「王」可造 會「含淚」投票?

事實上,就算非建制陣營幸運在選委會中取得300票,成為預期中的關鍵少數,還要看是否有「王」可「造」,才知道「造王」策略是否起到預期作用,事關如果最後「入閘」下年3月特首大選的是兩名候選人,一名是CBA(CY better than anyone),而另一名是ABC(Anyone but CY),高舉反梁旗幟的一眾非建制派選委,是否就會乖乖把手上選票全數盡投ABC特首的候選人呢?萬一ABC特首候選人的政綱並不包括民主理念,那一眾非建制派選委是打算「含淚」投票予這位理念不同的候選人,抑或一起投白票呢?

勝負還得看長遠,路遙考馬力也考人﹗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