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2-02

曾俊華(中通社)
曾鈺成(中通社)

(堅訊)距離2017特首選舉只剩下3個多月,多名潛在特首參選人繼續「潛水」,現時只有退休法官胡國興宣佈參選,坊間熱議的人選中,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已公開發表了「臨別贈言」,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則明言會適時宣佈是否參選特首,特首梁振英亦有在位之利,至於「雙曾」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則繼續以「語言偽術」帶傳媒「遊花園」。《堅料網》記者拆解「雙曾」「語言偽術」背後的公關技倆,回顧兩人如何利用「選與不選」的訊息造勢。


拆解「語言偽術」要看大環境

資深政治公關向《堅料網》解釋,使用「語言偽術」的主要目的,一般是「拖字訣」或者為了炒熱氣氛,務求製造氛圍和懸念,甚至搶奪話語權,令環境對己方有利,「任何人講嘢都會故意講漏啲,又講錯啲,冇可能預期對方毫無保留咁百分百交代。」

該名政治公關解釋,「語言偽術」是一種瞞騙手段,政治人物使用「語言偽術」旨在追求即時效果,但求過關,所以要判斷言論是否「語言偽術」,需看當事人有沒有作假的理由和迫切性,其說話的時間點,例如當下時空的相關大事、說話的對像和受眾等,都可提供線索去判斷「語言偽術」背後故弄玄虛的動機。


曾俊華「偽術」風格走曖昧路線

先看「薯片叔叔」曾俊華,他一直被指是問鼎下屆特首的「黑馬」人選,每每被問及參選意向,要不使出招牌笑聲「哈哈哈」,就是顧左右而言他,過往曾以「我講咗好多次」、「你知道我嘅答案」、「我唔想重複」、「我哋唔好糾纏」等「語言偽術」來耍走傳媒。

曾俊華近年曾兩度獲得「習握手」,兩次都引來坊間無限聯想,皆因這令人想起1996 年1月董建華獲時任國家主席江澤民「眾裏尋他」握手的經典一幕,董建華其後當選時任特首。故此「習握手」一出,政圈立即耳語不斷,猜測到底甚麼葫蘆賣甚麼藥,是否已獲中央「祝福」?

上底有傳媒披露,曾俊華正物色租用競選辦的地點,並招攬了公務員事務局前常任秘書長黎高穎怡等「猛人」為他助選;曾俊華及後訪京,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見面,有指曾俊華利用了是次機會向領導人表明參選心迹 ,事後他當然被傳媒追問是否準備參選,曾俊華的最新「語言偽術」是:「參選不是個人問題」,關鍵要考慮香港整體利益,曾俊華當然是一名「有心人」,只是巧婦難為無米炊,近日流傳中央已對曾俊華亮「紅燈」,曾俊華要「更上一層樓」,恐怕路難行。


曾鈺成的「偽術」之路多花款

至於「雙曾配」的另一主角曾鈺成會否競逐特首,同樣是未知之數。曾鈺成上屆2012特首選舉時,曾一度表示有意角逐特首寶座,事關時任候選人之一的唐英年爆出醜聞,有傳唐營中人力邀曾鈺成代替上陣,不過數日後曾鈺成公開表示不會去馬,事後謠言滿天飛,有指曾鈺成有「黑材料」在他人手上,包括健康問題、欠債、以及被傳是共產黨員,又有指是「阿爺」無「開綠燈」之故。

此後曾鈺成不時被要求就參選意向問題表態,又不時在紙媒與讀者猜啞謎,言行都充滿懸念,都引起坊間無限遐想,今年7月29日一句:「無人出嚟,就我嚟㗎喇」,猶如向政壇投下一枚原子彈。只是曾鈺成畢竟在政界20多年,一日未正式宣佈,即使代表他「動了心」,卻不代表「鬆了口」。

隨著立法會會期結束,曾鈺成「無官一身輕」,彷彿更暢所欲言,他12月1日在報章專欄直言,以往特首選舉缺有份量建制人物爭鋒,不希望新一屆特首大選會重演2007特首選舉「純屬陪跑的『競爭』」,而是要讓市民、選委會和中央政府有真正的選擇」,此言猶如平地一聲雷,坊間再次就「競猜曾鈺成是否參選特首冇獎問答遊戲」玩得不亦樂乎。


點解阿爺要揀你先?

資深政治公關分析,香港作為淺碟型市場,特首選舉的「最大持份者」一日未開口,香港方面「打生打死」也無用,「唔係你點樣爭,而係點解阿爺要揀你先」,觀乎「雙曾」過去一年的言行,估計只是借港人過橋,製造高民望的表像,挾「民意」撈取政治資本,一來博「阿爺」會把他們列入考慮名單,二來也為各自的政治前途謀福利。

曾鈺成卸任立法會主席後成立智庫,曾一再強調智庫的目的是研究出一套特首適用的政綱,又歡迎任何特首選舉參選人採納其建議成為政綱,表面似欲藉此收「釣王」之效,反而不是為了自己鋪路選特首。

政治公關指出,欲嘗試了解曾鈺成「語言偽術」背後的潛台詞,可觀乎有關言論「拖延了甚麼」以及「炒熱了甚麼氣氛」。例如,經營智庫需要「金主」,假設曾鈺成智庫的金主是「ABC」(Anyone But CY)或者CBA(CY Better than Anyone)之人,那有關言論是否為了向「阿爺」表現自己有能力同時左右逢源,既不得失支持和反對特首梁振英連任的陣營,又能得到民間的支持?又或者為了讓曾鈺成一手建立的民建聯在立法會選舉期間,不用再被是否支持梁振英連任此一「天題」刁難到?又或者坊間有否因此而持續並熱烈地討論「如果曾鈺成做特首」的利與弊? 


曾俊華希望「死後留名」

同樣原理,如果曾鈺成希望為其智庫謀利,那麼說不定於明年財政司司長任期屆滿的「財爺」則希望「死後留名」。

香港政局近年波譎雲詭殆無疑問,公務員按政策做事,卻因泛政治化的局面而成為「磨心」,上司又不願主動挺身為前線同事護航辯解,公務員入職待遇也大不如前,有指公務員的怨氣日增,苦在出氣無門。政務官出身的曾俊華,明白官僚制度,作風務實,有傳贏得不少公務員掌聲;加上貼近港情,支持本土文化,玩Facebook又了得,所以深得年輕人歡心。


「雙曾」借港人過橋

假設「雙曾」都是「有心」參選之人,那麼他們的「語言偽術」背後有甚麼潛台詞?他們故弄玄虛的對象又是誰?如果對象是特首選舉的「最大持份者」,那他們在表達甚麼「有口難言」的訊息? 

該名政治公關推算,「雙曾」的目的都是「以拖求變」,在「阿爺」一錘定音以前製造空間,一邊欲拒還迎,一邊持續為自己彷彿會參選的「既定事實」保持溫度,撈取政治資本。


該政治公關不諱言,傳媒慣於以二分法報道新聞,往往只有「承認」和「否認」兩個選項,才會被「語言偽術」所玩弄而誤墮陷阱,間接協助受訪者達到以假亂真的效果。她批評,一些傳媒從業員不求甚解,隨受訪者起舞,剛斥責完對方運用「語言偽術」,轉個身就把「語言偽術」通通刊登出街,沒有或者無心指出表像底下的真像。


李華明:曾鈺成「高手」 曾俊華「一般」

華明點評「雙曾」的「語言偽術」技倆,形容曾鈺成是「偽術高手」,曾俊華則「技術一般」。他認為,香港需要一個表達能力了得的特首,但不可以是虛偽之人。

李華明認為,公眾人物的言論不一定等於「語言偽術」,有時候受訪者選擇「講啲唔講啲」,雖然沒有道出事實的全部,但也沒有說謊,不算是「偽術」。


李華明:借傳媒散播訊息

李華明解釋,參選特首與參選立法會不同,就算有所打算,都不可提前說「會參選」,只能以「推」來當答案,透露到某些時機,「疑似參選人」的下屬就會暗示傳媒機構可以約專訪或上節目訪問,借傳媒散播訊息,「要向外傳播訊息,呢個係最好辦法,好過去主禮後被『扑咪』,無事無幹可以講啲咩?就算有記者做『媒』,問話係咪參選特首,都唔係一個好場合,透過專訪同靜態訪問,更煞有介事。」

受訪者接受訪問,目的就是令各界接收到一些預定的訊息,李華明說,雖然難以判斷誰是「真正」的目標「受眾」,因為透過大眾傳媒,全世界都可接收到有關訊息,不過他估計「阿爺」是必然「受眾」之一,而就近期「雙曾」的言論,估計訊息內容與民意對「雙曾配」的看法脫不了關係。


劉兆佳:別對意見和消息隨便下定論

面對「陰謀論」當道,普羅大眾就算自以為手握線索足以拆解「語言偽術」,充其量都是霧裡看花,「估吓估吓」,未知一眾專家和學者又是否有「秘訣」解讀政圈消息呢?

研究中港政治多年的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表示,在中國政治中有許多事情是不能說得太白的,他指出,即使是西方政治都會傳出不同的小道消息,目的是打擊對手或者試探水溫,認為即使是最開放的社會或者最透明的政治,也是避免不了出現「語言偽術」和「消息人士如是說」。

劉兆佳進一步解釋,就算有政圈消息流出,報稱源自「中央權威人士」,其實中央政府是由不同人士組成,當中必定有不同意見,「可能一個官員咁講,另一官員又咁講」,以他本人為例,他評論中央議題是因為他長期研究中央對港政策,「最簡單的做法,是認真小心對待,非到最後關頭,都別自行下結論」。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