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6-12-05

(堅訊)竹子,愈在貧瘠山區成長,愈能造出完美的古典樂器洞簫!如此不值分文、劣處生長的竹管,卻令譚寶碩愛不釋手。多年來吹奏出扣人心弦、動人美妙的樂曲,更讓他成為殿堂級洞簫音樂家,甚至有「香港洞簫界第一人」的美譽。


譚寶碩說,洞簫影響他的一生!十多歲時與洞簫結緣,性格隨之變得恬靜而情感豐富。「我自幼喜歡貼近心靈的東西,洞簫比較沉靜,不愛出風頭,洞簫出來的音樂,不是灌入耳的,而是滲入心的,往往能撼動人心,使人改變。」


愛中國古典文化

譚寶碩喜歡穿著中國長衫,甚有古典文學家之勢。他說,朋友們都笑他是從古代跌下來的,因為他六歲便學習中國畫、七歲研習書法、八十年代學習氣功。一個在香港出生、廣州長大的香港人,一心向著音樂進發,從前「搞音樂搵唔到食」的說法,在他看來微不足道。「是愛好呀,搞藝術會享受到它帶給我心靈的那種喜悅,因為我投入,所以藝術質素受到人們欣賞,多了不少演出的機會,慶幸在生活上未曾陷入任何困境。」


涉足電視電影界

譚寶碩的父母很早便離異,譚母帶著他們幾兄弟返廣州生活,讓譚寶碩有幸跟隨中國畫、書法及洞簫名家學習正統的技巧。1978年,譚寶碩回流香港發展,加入香港中樂團,至2011年始離開,其間獲流行曲音樂界賞識,參與製作,曾與黃霑、顧嘉輝、戴樂民等頂級音樂人合作無間,後又參與電影配樂、電視配樂的工作,如《黃飛鴻》系列、《刀馬旦》、《無間道》、《滄海一聲笑》、《男兒當自強》、《似是故人來》等,更涉足舞台表演,令譚寶碩奠定在香港洞簫界首屈一指的地位。


融合佛學與洞簫

洞簫能靜心,許多聽過譚寶碩演奏的,不論是凡夫俗子抑或文學教授,也感動至深,淚流滿面。「今年年初我擔任江西婺源研討會的表演嘉賓,表演完後,一個教授走來跟我說:『從一開始第一首曲我就流眼淚,我可以在我去世時的靈堂上播放你的音樂嗎?』其實我自己聽回自己演奏的樂曲,也會流眼淚。」


譚寶碩坦言喜歡深沉的音樂、比較哀傷的詩詞,正因為內心恬靜,能顯現出敏銳的覺察力,所謂「定能生慧」,正正與佛教修行相似,促使譚寶碩後來跟隨願炯法師學佛。「修行之後,更加覺得一切應由心而發,清晰了解自己內心,能夠保持清靜的狀態,這個理念原來跟洞簫也非常脗合,難怪僧人也以此樂器來修行。」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