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年01月24

2017-01-06


(堅訊)在香港,方國珊這個名字,總讓人想到她缺少了一份政壇運氣,立法會選舉四戰四敗,事業與生活都是孤身走我路。陽光燦爛的冬天,她接受《堅料網》訪問慨嘆「時不與我!」,自嘲倒貼大筆金錢服務社區是「政治傻瓜」。她大談與自由黨的「恩怨情仇」,以及無悔今生幾十年,談工作、談人生,一份不甘心,一眶淚閃耀。她說,人生的Timing很重要,享受不同的Timing做不同的事,扮演不同的角色已經很感恩。這傻瓜更堅持「不朋不黨」,正躊躇滿志再努力於新界東打拼。或許,香港刻下的政壇局勢,正是她再戰取勝,實現初衷的Timing。


耕耘社區 入不敷支


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方國珊回到社區繼續耕耘。採訪這天,在熙來攘往的交通要道,方國珊正擺街站為爭取將軍澳興建公營街市收集萬人簽名,記者所見幾乎有4成都人停下簽名,更不時有街坊向她說,支持你!補選!然後揮一揮臂膀做個加油的動作。記者開門見山問到落選感受時,她直言非常難過,認為自己不論在人生歷練或是年紀上,應當適合擔任立法會議員,始終區議會只是諮詢機構,「遺憾,時不與我!」。


經過再三敗仗,方國珊曾形容自己是「政治傻瓜」,「傻」於只顧投入工作,不考慮個人得失,當全職議員七、八年間,不單自行承擔大筆選舉開支、支付助理額外薪酬、補貼地區工作等,亦因為不能再長時間留守自己比較專業的建築設計工作,無法重操工程師故業賺錢,多年間累計花費500多萬,「考慮到自己的荷包、資源,用區議員薪酬做全新界東是不可能的。」,因此認為9月的選舉是最後衝刺。


回望方國珊從政以來,曾參加四次立法會選舉,但她認為「真正」的選舉,只有2012及2016年兩次換屆選舉,2008年的選舉排第三只是抬轎,2016年初的補選是「意料之外,用作練兵」,強調從政者參加換屆選舉的意義,在於決志為香港服務,「毋忘初衷,知道選舉為何物,選舉的目的,就是為了服務市民」。


然而,立法會在三個月前的10月中甫開鑼即爆發宣誓風波,其中青年新政梁頌恆被裁定喪失議席,新界東短期內至少一個出缺須補選,不同黨派虎視眈眈。方國珊近日亦較多走出「老巢」將軍澳,到沙田、大埔等地區派月曆增加曝光度;不少網民在她的facebook專頁上留言,鼓勵她再接再厲,一時間外界紛紛視她為補選「大熱」之一。
那她到底會否參加這場突如其來的補選?方國珊稱確有不少街坊鼓勵她再次參選,甚至有人建議她以眾籌應付選舉開支,不過她強調繼續觀察事態發展,再作決定。
 


區選長勝 立會屢敗


方國珊近十年來投身在區議會選舉高票當選,但立法會選舉卻屢戰屢敗,她大致上得出三大原因。首先,泛民與建制陣營的配票力量強大,已是不爭的事實,且個別新當選者可能從未當過議員,或只進行過幾個月選舉工程,證明政黨配票發揮作用。
其次,自己作為無黨派人士,資源比其他有政黨支持者弱勢,「其他年輕貌美的對手,可能有20支旗在街上,自己可能只得1支!」相形見絀。


第三,自己是選舉被抹黑的受害者之一,在選舉論壇上被李梓敬及田北俊攻擊,說她是「政壇變色龍、機會主義者」,立場經常變換;更有指她2011年向田「逼宮」要求排第一出選立法會不果而退黨;又指控她曾擅自使用三萬多元黨內資金,方國珊斥那全是「指鹿為馬、將白說成黑」,她話語剛下仍見陣陣氣結。


這場選舉辯論將一段已封塵「師徒恩怨」重現人前。方國珊2004年在「契爺」張人龍引薦下加入自由黨,期間香港經歷過經濟低谷,推動中小企「不裁員運動」做到有聲有色。好景不常,田北俊在2008年選舉中落敗,當時黨方要結束全部地區辦事處,但她反對這決定,自掏腰包繼續租用位於坑口的辦事處,兩者關係出現嫌隙,到了2011年雙方分道揚鑣。


入黨六年多有感到後悔?她沒有花很多時間思索,明言「不會後悔自己的人生經歷」,強調不認為加入自由黨是遺憾,只「遺憾當時(自由黨)太個人化」,「深耕細作不是三言兩語做得到」,有骨言論所指為誰,已經不言而喻。


政治聯姻   無一成真


離開自由黨五年多的方國珊,近年以「獨立無黨派」身分孤身走我路,新民黨、民協等政黨曾被傳有意向她招手,但「政治聯姻」無一成真,缺乏「靠山」會否感到孤掌難鳴?方說自己近年成立「專業動力」民間智庫團隊,成員在區議會其他選區當選,形容隊友都是「有承擔」,支持者則不乏中產居民,但她承認這仍不足夠,因為其支持者大多數是上班族,「不像其他黨派可以發動很多人助選,較為輸蝕」。


談到「獨立無黨派」,自然就會聯想到標榜「非建制」也「非泛民」的「中間派」。方國珊認為立法會議員,理應可以在政治議題外做得更多,「過去十年都看不到有私人草案,聽得最多的就是『守住最後一席』」,強調議員應更多做有利民生工作。方國珊又認為獨立無黨,好處在於無拘無束,自己沒有太多包袱,也不抗拒與其他政黨政團互相合作,強調只要有合適的民生議題,就可共同發聲,表明未來如有幸入到立法會,會繼續中間派作風:「不管是任何會,『早餐會』、『午膳會』、『飯盒會』等都會加入」,「不要限死自己的看法」。


2007年爆發的將軍澳堆填區爭議,成為在方國珊從政近十年間其中一個重要「時機」。當年政府計劃擴建堆填區,她多次帶領當區居民到立法會內外抗議,甚至為此惹上官非。慶幸經過多年爭取,政府終於改變政策,將軍澳堆填區自2016年1月起只接收建築廢物,昔日臭氣熏天的將軍澳工業邨一帶再嗅不到異味,困擾附近屋苑多年的問題得以紓緩,抗爭算有小成,使得方國珊在將軍澳一帶人氣水漲船高。


當記者走進社區,只見方國珊在區內擺設宣傳街站叫咪,倡議興建公營街市時,不少居民主動上前讚好,稱「支持你再出來(參加補選)」,亦有不少居民駐足簽名,人氣熾熱。


此役小成功未有令方國珊自滿,她將目光放到一系列堆填區衍生問題,包括環保斗被隨意被放置到街上,所造成的廢物與道路安全問題;以及泥頭車行駛期間塵土飛揚和掉落泥頭問題,要求政府要更積極規管,減少對民生影響。


方國珊認為,此仗成功在於對自己信念的堅持,當時不論官員還是自由黨都勸她「見好即收」,接受政府停止擴建方案,但她堅持繼續抗爭,結果證明環保署計算廢物處理數字出錯,證明「規劃失誤就要發聲,不是啞忍」。


躊躇滿志  實現初衷


從政路途上「時不與我」,但細數人生經歷,Timing造就方國珊走出與眾不同的人生路。從童年參與游泳隊,到八十年代加入亞視,因緣際會擔正「哪吒」一角,成為家傳戶曉角色,但她仍感自身不足,毅然離開銀色世界到美國夏威夷留學。九十年代初學成回港營辦中小企,得到當時新界總商會主席張人龍賞識成為其秘書,又獲推薦成為新界中小企總會會長,一步步走近政治圈,但Timing還未夠,方國珊在立法會選戰中「輸在終點前」。


記者最後問方國珊若然人生可重新選擇,會選從影還是從政?她說,人生每階段應做那階段應做的事情,自己在有能力、體力、經歷下,如能把握時間去愛香港、愛社會,「無悔幾十年人生!」,「雖然我不算是成功,但把握到生命的每個歷程,已經很感恩!」。看來她雖面對挫敗,但對前路仍然躊躇滿志,實現初衷。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