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01-26


自從「桂林夜市」被取締,行墟市、幫襯街邊檔成為不少港人希望重拾的昔日情懷。今年農曆新年期間,深水埗區內出現兩大熟食墟市,可惜只准翻熱不得明火煮食,熟食檔變身「微波爐」原來同食環署有關。想拮串魚蛋,食碗生菜魚肉?不如自己煮算數。


夜市不再 墟市代之

年初一晚行墟市幫襯街邊檔,相信是不少港人的美妙回憶,認為比團年飯更有新春氣氛。以往每逢農曆新年,深水埗桂林街近高登電腦廣場一帶,都會化身成為流動熟食夜市,不少港人甚至旅客都會慕名而至大肆掃街,重拾昔日情懷。可惜數年前區議會批評無牌小販佔用行人通道,衍生嚴重噪音滋擾及垃圾堆積問題,食環署嚴厲執法令「桂林夜市」不再。


不過「民以食為天」,為了美食民間凝聚的力量不可小看。今年深水埗街坊福利事務促進會將於1月28日至30日(年初一至初三),在楓樹街球場舉辦新春墟市活動。該會理事譚國權接受《堅料網》訪問時表示,與食環署多次磋商後,當局終於同意街坊會舉辨墟市。整個活動有三個部分,美食墟市是一個小規模,14個攤檔的墟市,位處籃球場,讓街坊或弱勢社群擺檔。


只許年宵煮食 不准墟市明火

致力於打擊無牌小販的食環署,今次容許熟食墟市擺檔,原來是有條件的—「不准明火煮食」。譚國權承認此舉對熟食檔而言是一個難題,「今次困難在於墟市不是年宵或美食節,沒有大量人流,目的只為街坊過節。其次食環署雖然放寬墟市舉辦條件,容許街坊會在籃球場擺檔,卻規定檔販不得使用明火煮食」。


譚國權指出,今年合共14個熟食檔,總共接獲60個申請,除了主辦單位預留的一個攤位外,其餘13個都需要進行抽籤,坦言早已跟抽中籤的檔主講明「不要期望賺錢,只為娛樂街坊」。他指出,希望為區內百無聊賴的長者,在過年時有活動可參與;同時冀藉此協助附近居住的少數族裔融入社區,體驗華人的過年氣氛。可惜在食環署的「假放寬,真掣肘」下,令墟市變質。


食環條件苛刻逼死檔販

有知情人士更透露,食環署表面上規限不容許明火煮食,實際上條件更為苛刻。首先熟食攤檔必須領有食物牌照,謝絕一般流動小販之餘,連街坊小手作亦容不下。其次熟食檔只能在場加熱食物,不得烹煮任何未經煮熟的原材料。


再者,食物來源必須有衛生證明及牌照,換言之食檔無法自行從街市入貨,亦不得出售自家種植或製作的預售食物,最簡單的熟食來源就是從大型連鎖超市購買已煮好的急凍食物,令熟食「墟市」變「小食部」,失去街頭熟食的意義。


市民:不如返屋企食

熟食墟市規定只准翻熱不可煮食,打緊波的雷先生話「翻熱的不會吃,新鮮的才會吃」,在一場之隔的街坊李太亦衝口而出「唔係下話?」


李太對於食環署的做法感到匪夷所思,認為「即場烹調的才好吃,翻熱食物一定會打折扣」,她認為食環署做法有點嚴厲,只要注意攤位間的空間,加上適當的消防安全措施,其實明火煮食也可以。


「不是明火煮食,很多食物翻熱後會失去味道,還會有細菌。如果只可翻熱,不如返屋企自己食,出街就是想吃特色及新鮮的食品,好像買件年榚回來,煎完先給我吃,我倒不如自己在家煎來吃。」李太原以為熟食墟市擺出來的,有齊東南亞或中國特色小食,看來這個新年期望會落空。


儘管墟市「小食部」化在所難免,但街坊會仍希望在有限的空間下,發揮無限創意。譚國權指揀選熟食檔時,會將同類型的檔口歸類,當中包括上海小食、美式熱狗、印民小食、棉花糖、及街頭美食燒賣魚蛋等。場地方面,足球場由深水埗區議會資助,籃球場則由深水埗街坊會自資,熟食墟市連同街坊會提供的水電,成本大約15萬元。


「魚蛋暴亂2.0」?

與楓樹街同一命運的,還有早前深水埗區議會投票通過,於年三十晚至初二晚在通州街及欽州街天橋底營辦的熟食墟市。墟市晚上7時至凌晨12時提供12檔至14檔熟食,但所有攤檔不得使用明火煮食,同樣只能翻熱或售賣預先煮熟食物,檔主更必須於指定持牌食物製造廠製造食物。


墟市由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及重現街道熟食文化關注組做搞手,該組織早前曾聯同小麗民主教室,就油尖旺區議會大比數否決旺角麥花臣球場設立熟食墟,倡議食環署三天「不執法」,甚至建議將亞皆老街至豉油街一段砵蘭街劃為行人專用區,容納60檔熟食。


做人最忌記性好。去年年廿九,未做立法會議員,正在理大任教職的劉小麗在深水埗桂林街擺檔賣魚蛋,獲利10元,被判無牌擺賣罪成。去到年初一發生旺角暴亂事件時,劉小麗又在社交網站呼籲市民到旺角惠顧小販買魚蛋,位置正好在砵蘭街一帶。如今劉小麗打算在砵蘭街再搞墟市不成,轉陣去深水埗再搞,莫非想來一次「魚蛋暴亂2.0」不成?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