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01-27


(堅訊)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製造業蓬勃發展,不少人會將經營者稱為「廠佬」,這個通俗、粗魯,甚至隱含點點輕蔑意味的稱謂,並非人人受落。然而凡事總有兩面,立法會工業界(第二)新科議員吳永嘉就認為此稱呼「夠貼地」,反映工業家親力親為,有別於「離地商家」。本港近年興起討論「再工業化」,吳永嘉接受《堅料網》記者專訪,詳談政府如何更進一步,握緊再工業化的步伐。


廠佬半途出家

相對於傳統工業家多「白手興家」或「子承父業」,吳永嘉可謂是「半途出家」的少數:他90年代畢業於港大法律系,本身是執業律師,卻因工作關係經常往返內地,遇上投資機會,遂在重慶開工廠經營生產環保設備。隨後他又加入中華廠商聯合會,曾任該會副會長及政治事務委員會務主席,並在新一屆立法會中接替林大輝,在無對手挑戰下自動當選工業界(二)議員。


自八十年代起,香港經濟轉型至服務業主導,昔日撐起經濟半邊天的製造業、港人引以為傲的「香港製造」品牌,隨着大量工廠北移,仿佛已被淹沒在時代洪流中。直到近年坊間浮現「再工業化」呼聲,期望推動經濟更進一步的同時,減少對金融及地產業依賴。這不單成為兩年前成立的創新及科技局的其中一項政策目標;特首梁振英在其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諮詢,也將之列作工作重點。


作為業界代表之一的吳永嘉,在此議題上自然有一番見解。他先開門見山,解釋再工業化有兩階段方向,一方面吸引已北移的製造業回流,另一面則要推動新產業來港發展。在產業回流方面,吳永嘉強調工業是一整個群體,包含一整個產業鏈,不止於一兩座廠房或生產線,由於過去30年來,本港不少上游產業已北移,要鼓勵他們回流才談得上在港重新開展生產。


鼓勵回流 引新產業


至於引入新產業方面,吳永嘉認為「再工業化」焦點,應集中到高科技、高增值產業上,如佔用土地較少的生物科技、中醫藥、測定及檢測業,都是可以引進香港的工業,近年間「工業」定義擴闊,電影、創新創意、甚至動漫也稱得上是「工業」,相信那亦有可能成為再工業化主流。然而,對於有聲音認為香港應重新發展製造業,吳永嘉則不表認同,強調本港已不可能走回頭路,人手密集的製造業不能生存。


在鼓勵產業以外,政府政策支持是決定「再工業化」成敗的關鍵。吳永嘉提出在稅務及土地政策上可以做得更多,他指出,稅務政策是先進國家振興產業的重要方式,特區政府可以此為鑒,向為鼓勵發展的行業提供優惠稅率,或提供「寬限」,讓這些企業在賺得一定數額盈利前,可繳交較低的稅率。在土地政策方面,吳永嘉則提到,政府日前決定將大埔工業邨兩座廠廈翻新並分間成較小呎數單位,讓新興企業租用,他建議當局應提供租金補貼,鼓勵這些企業進駐。


香港土地資源有限,近年間政府又時常把「土地問題」掛在口邊,將發展住宅用地列作優先,或與推動工業政策相矛盾。吳永嘉對此未感太大憂慮,指城規會對土地用途有嚴格規定,更改用途須經嚴格諮詢和審批,相信發展工業用地,不會與覓地建屋有大衝突。


善用土地 增進效率


本港工業活動式微的同時,舊有工廈要不是被重建,就是被「活化」成迷你倉、康樂場所、藝術工作室、甚至教會、零售等非工業用途,直至去年中九龍灣迷你倉四級大火,促使政府嚴厲執法,相關業界要面臨迫遷甚或匆匆結業離場。吳永嘉談到此問題時直言不認同在工廈經營補習社、餐廳等與工業完全無關行業,但形容當局對「工業用途」定義狹隘,限制行業發展。


他解釋根據現時地政總署定義,要有實質生產活動方被視為從事「工業」,嚴格得連如產品設計、財務部、樣版房與工業相關文職,若單獨存在於工廈也屬不合法,導致業界不少工序要分散到不同地方進行,況且現時「工業」也不再局限於製造業,故認為若當局將「工業」定義擴闊,有望釋放大量樓面面積,「剪片又算不算是生產呢?」


在政策倡議外,為業界爭權益亦是議員其中一項重要工作,而工業界多年來就《稅務條例第39E條》,有關本港公司購置機器,在外地廠房使用時應享有折舊扣稅問題,向政府窮追猛打仍未獲積極回應,吳永嘉認為國家近年來積極推動「一帶一路」,有望成為當局改變政策的契機。


吳永嘉指出,由於香港企業或會跟隨國策,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投資設廠,意味要投放本地資金買機器生產,相關開支及折舊,勢將再次觸及《39E》檢討,屆時「政府不得不回應問題」。至於近年來廠商將生產線從內地遷移至東南亞趨勢,他認為對業界而言也是一次機遇,與昔日工業北移一樣,同屬減少成本之舉,殊途同歸。


勤力做事 明辯真理


回看就任議員三個多月,吳永嘉認為議會工作與自己預期相似,議員在民生議題辯論時常擦出火花,證明香港是個多元化的社會,「真理愈辯愈明」。不過,他沒有如上任林大輝般,妙語連珠批評特首與問責官員等,反而在首次開會發言時戴錯咪高峰,成為網民取笑對象。回想到網民冠名「吳戴咪」,吳永嘉處之泰然,也帶一點「阿Q精神」的形容,有傳媒報道自己已感到相當高興,因為這代表自己在議會當中仍有大點價值,也不會因為被嘲笑而不高興。


「接棒」之時,林大輝曾寄語吳永嘉「蠢唔緊要,最緊要勤力」,經過三個多月,他形容自己每天甫大清早即參與大大小小委員會會議,工作至晚上大會會議結束為止,自問勤力滿分:「話我蠢或者可以接受;但話我不勤力就一定不能接受!」那麼,吳永嘉又有沒有準備一些「金句」,隨時發表妙論?他對記者自言與林大輝做事風格不同,不像對方一樣金句多多,笑道「我不是佛教徒,不懂得佛偈呢!」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