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01-27


(堅訊)香港生活指數不斷高企,月入4至5萬港元也供不起一層上車樓時,就連結婚生子的動力都被推倒,難怪不少年輕人索性炒老闆魷魚,把僅有的積蓄去窮遊世界。Sarah和Rex這對情侶同樣厭惡香港的生活壓力,毅然在30歲辭職去體驗世界。

 

二人帶著2張歐洲通行火車票、2個背嚢及16萬港元旅費,由環歐開始,在西班牙落北非摩洛哥打工換宿,再返回東歐乘坐西伯利亞鐵路到達中國,截過137輛順風車,經過多個城市返港。他們用了一年時間走遍38國,當中在內地遇到的好人好事,令他們對內地人的陋習改觀,起碼在中國13億人口中,他們遇到的都是好人。


香港樓價有升無減,打工仔薪金有凍無加,生活壓迫下令人喘不過氣。就像Sarah和Rex這對情侶一樣,畢業後一直工作,她表示:「可能我哋本身住長洲,都係崇尚自由的人,而我返咗中環工8年,Rex返咗10年,夠囉,夠皮囉!」眼見身邊朋友每月供樓已用了月薪三分一,辛苦30年後也只得一間屋,Rex指:「返工賺錢,你賺幾多使幾多,同埋唔知為乜,每個人的笑容都好假,全部好似機械人咁。」他們覺得香港打公仔生活已經完全沒意義,但又未計劃結婚生子,就出走一趟。或許太多人談論過歐洲背包遊,所以希望集中分享順風車(Hitchhiking)環遊中國之旅。

 

1張火車票環歐30國


兩人剛好30歲,他們認為差不多過了半輩子的年齡,是時候為自己的人生做一點事。當時Rex正在英國工作假期,Sarah則在某全球酒店訂售網做香港及澳門分區經理,月薪4萬,還經常到海外公幹,近則東南亞,遠至歐洲等地,等同隔月免費旅行一樣,而且任選高級酒店入住,是不少人羨慕的工作。但有一刻工作鬱悶得連公幹旅行都覺得沒趣時,她反問自己:「這樣下去會否喪失自己喜歡去旅行的動力呢?」所以就辭去工作,到英國找Rex一齊窮遊。

 

起初,他們只計劃環歐三個月,所以每人預計8萬港元作為旅費,Sarah買了1張往倫敦的單程機票及1張3個月通用的歐洲火車票便出發。他們粗略統計乘搭了100程火車,「因為我哋瞓火車,我哋每一晚都會揀一架火車去另一個國家。」可以省卻不少酒店費用。本來計劃用三個月環歐,但後來在西班牙某青旅認識了一位朋友,對方說一海之隔就是非洲,他們想了一會:「喂!搭半個鐘船就落到去北非,點解唔去埋呢?快過你返長洲喎!」就這樣到了北非的摩洛哥,逗留了三個月,順便打工換宿賺一點旅費。

 

他們由西面的撒哈拉沙漠,到東面的大西洋一路走,遊了摩洛哥一圈。當時正是ISIS或伊斯蘭教份子恐襲事件高峰期,不少香港朋友都致電勸他們離開,但他們在當地卻感受到穆斯林的平靜和友善,每到一個地方,當地人都會以最好的東西來招呼他們,「真係重新了解,有啲嘢你係聽人講其實係一樣嘢,但到你自己睇,你會真正知道係咩嚟囉!」

 

137趟順風車返港

 

經過三個月的摩洛哥打工換宿,再返回東歐白俄羅斯,剛好又在青旅打聽到背包客說,一程西伯利亞鐵路就可以到外蒙古,何不環遊中國再回港呢?但他們的旅費所剩無幾,二人商議後嘗試用Hitchhiking方法遊中國,就這樣展開中國順風車之旅。由外蒙坐上首程順風車計起到返港,共坐了137程,沒有一次遇上壞人。

 

他們由吐魯番盤地開始,即西遊記鐵扇公主取景處,是全中國最熱的地方,一直截車到敦煌莫高窟,再到甘肅省,首日已截了13輛車,共1000公里,她形容過程真的不易:「仲要第一架車上到係好鼓舞,好似小學攞到100分咁。」他們遇上滿族大哥的鐵皮車,雖然大家言語不通,但一個笑容或握手表達友好來打動車主,一行6小時車程就在笑聲和身體語言中渡過。「我地之前同一般香港人睇法差唔多,會覺得大陸地方唔文明,初頭都驚被偷嘢,所以我地輪流瞓晏覺,但原來佢哋好人到不得了。」或許社會習慣了好事被理所當然地遺忘,壞事變成茶餘飯後的娛樂,人云亦云。

 

事實上,二人經歷了半年的窮遊生活,身上的行裝都變得破舊,連Rex的小型背包拖篋的拉鍊位都壞了,要用針線縫合,Sarah笑言:「成日有人問我哋有冇危險,真係冇危險,個篋都得爛衫爛褲,心肝脾胃最多俾你攞走,人哋架車講緊都幾百萬啦!」他們親身經歷後,發現不少內地人的生活水平比香港更高,「同埋我上過一架車的車尾箱全部都係錢,因為人民幣最大面額係100蚊,真係一卷卷錢係後面,掟都掟死你。」首日車程的經歷,已經令他們頓覺自己渺少。

 

兩遇猛人免住宿兩周

 

經過3日整頓行裝後,司機還送他們到喀什口岸過境到烏魯木齊,到了關口終於聽到熟悉的普通話聲音,那份親切感令他們頓時放鬆了。他們遇上關口的長官龐大哥,得知他們歷盡艱辛才到達烏魯木齊,覺得好難以置信,Sarah解釋:「佢哋都會覺得我哋幾特別,因為內地好少機會出國,一來簽證比較困難,佢哋見我哋兩個辭埋份工去玩,會覺得好好奇。」所以命司機送他們到原訂的旅館當作一點支持,但由於旅館的牌照問題而未能入住,龐大哥得知此事,便即時借了自己新婚入伙的別墅給他們住,一住就一星期了。

 

一直走下來,他們繼續截順風車到甘肅和青海,在公路上竟然被他們截到一隊車隊,原來是公司旅行完結回程,Sarah憑名車上老闆的霸氣,和旁邊滿身紋身和刀疤的下屬,估計是社團大哥。那時在西寧蛾眉堡,海拔3000米下著雪﹐其大嫂無不猶豫地叫他們上車,「本身係坐手下的車,跟住佢話「唔得!唔可以待薄你哋的,坐我哋架車啦!」就這樣坐上了豪華Benz。

 

到達旅館時,那社團大哥大嫂看到簡陋的環境即時拋下一句「呢啲邊住得人咖,住我屋企啦,老闆喺到都大聲照講。」Sarah當時也被她的霸氣嚇得目瞪口呆,那麼又住了一星期別墅,還包食包住,管接管送到多區景點。之後由青海到九寨溝及成都,再橫向往西面入西藏至拉薩。但越商業化的地區越難截順風車,或者會開價收費。經過香格里拉、雲南、大理、昆明及貴陽,全部截到的順風車都是少數民族,到成都及廣西等大城市,已經難有機會了。

 

香港人不懂知足

 

訪問期間,他們一路分享在中國遇到的好人好事,並經常念念有詞地說:「點解咁多人幫我哋呢?點解中國會咁好嘅?」Sarah更笑言:「仲以為大陸啲長官仲係貪污緊或者打人,或者娶小三等新聞。」但中國13億人當中,起碼他們遇到的都是好人,他們希望大家不要道聽途說、口耳相傳就對中國標籤,「真係要你自己親身去一次,先知道真正的中國係點。」

 

Sarah每到一個地方旅行都會有一個調查,就是問人「你覺得人生的快樂是甚麼?」差不多問了100個國籍,有相為證,並用筆墨記下,但沒有一個答安案與錢相關。她慨嘆香港人好像生存大於生活,終日為物質奔波勞碌,經常與人比較,最終失去自己。相反,外蒙古人只要足夠糊口,閒時放牧釀酒,已經很滿足,還不吝嗇地把最好的東西與外來客分享,是因為他們知足,懂得分享的快樂。


她坦言高級酒店都不及青旅有人情味:「好似我同Rex咁,去旅行同人傾偈已經係我哋最開心的事。」她甚至會反問自己生活為何物?「我諗我會答,身邊有限的資源或東西中,找到你認為最舒服的一個位置。」他們學會了隨遇而安和知足常樂的道理,也是這趟旅程最大的收穫。


古惑仔電影連繫中國情


最有趣的事,他們走遍數十個國家,原來香港90年代古惑仔電影,到今日竟然是連貫全中國及全世界的溝通方法。他們截車時示意自己是香港人,司機懷疑,要求他們講幾句廣東話來聽聽,「有個人直頭叫我哋試下講廣東話,香港人冇錢搭飛機?唔係嘛?香港人窮到要搭順風車?」更問是否古惑仔那些對白,Sarah才笑言:「因為原來古惑仔呢樣嘢,真係好影響全世界人,連非洲啲人都識得『山雞同浩南』,真係不得了呀,跟住全大陸同埋啲藏民都係貼住鄭伊健啲相。」

 

那程通往西寧的順風車,還播著1996年的《友情歲月》,他們一起唱著「來忘掉錯對,來懷念過去,曾共度患難日子總有樂趣…」就這樣造就了兩組2016年才認識的陌生人,結成五湖四海的兄弟,音樂果然是拉近人類關係的最佳語言。


這是歐洲鐵路的路線圖,每去一個國家都畫上路線,陪著他們走過歐洲30個國家。(堅料網圖片)
這是限期3個月的歐洲鐵路車票,上面寫著出發日期,為他們的旅程留下印記。(堅料網圖片)
在英國當梳化客,在青旅認識不同地方的人,了解世界之大。(堅料網圖片)
這裡是摩洛哥的Ait Benhaddou,當地人稱之為最美村落,險峻程度要拿枴杖才能爬得上。(堅料網圖片)
他們經過西伯利亞鐵路到中國邊境外蒙,首次踏足中國最熱的地區新彊吐魯番,Sarah興奮得跳起來拍照。(堅料網圖片)
這是西伯利亞鐵路沿途風景,那時剛好下雪約攝氏零下10度。(堅料網圖片)
他們到了西藏,在高原反應下截順風車是其中一大考驗。(堅料網圖片)
他們在青海茶卡鹽湖留影,當地人很會做生意,租借水靴服務每位收費$10人民幣。(堅料網圖片)
他們在撒哈拉沙漠慶祝30歲生日,為人生寫下精彩的一頁。(堅料網圖片)
難得到撒哈拉沙漠,當然要試騎駱駝,由於路上風沙披面,所以必需包上頭巾阻擋。(堅料網圖片)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