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7年01月25

2015-10-19

(堅訊)本月初一間著名補習社在兩份報章刊登頭版廣告,以年薪8500萬元重金向另一間補習社的星級導師「挖角」,揭露補習社市場盈利能力驚人。不過,開設補習社必須符合《教育條例》的規定領取牌照,又要向消防處、土地註冊處等部門申請,手續繁複,但利之所在,市面不少補習社走法律罅,在同一個商場內開辦多間小班補習社逃避規管,以符合毋須領牌的條件,這個情況在補習界愈來愈普遍。

《堅料網》調查發現,該類「無牌補習社」(即沒有《教育條例》牌照·下同)專選在毗鄰有大型屋苑的商場開舖收生,以粉嶺一個廣場為例,場內約有20間教育中心及補習社,當中9間屬「無牌」經營;另一位於將軍澳的商場,「無牌補習社」的比例更誇張,7間中佔了4間,成行成市的經營情況,令人咋舌。有業界人士形容只要有客源,補習社生意就如豬籠入水,但若無牌經營,當中潛在危機如涉及走火安全、師資及預繳式收費等問題,認為當局應設法規管。


落足嘴頭硬銷課程

位於粉嶺一個廣場內,有多達20間教育中心及補習社,每日下午有不少學生進出,生意不俗。《堅料網》記者發現其中一間疑似「無牌補習社」,一口氣在場內租用了3個舖位,兩個舖位均有提供小學及中學補習班,餘下一個舖位,是用作詢問處及playgroup班房。記者「放蛇」向職員查詢報名情況,職員即落足嘴頭,取出一大堆宣傳單張,強調中心是以小班教學,師生比例約1比7,師資優越等等。當記者問及補習社有否領有教學牌照時,職員有點猶豫,然後笑笑口說已領取教育牌照。不過,記者卻未發現該補習根本社在教育局提供的學校註冊名單之內。

記者又到過另一個被指為為「無牌補習社」集中地的將軍澳一個商場,根據教育局名冊,場內7間教育中心當中只有3間擁有教育牌照,記者選擇了其中懷疑無牌的補習社「放蛇」。推門入內,接待處猶如小型校務處,職員見到有顧客上門,即落力推銷課程,又帶記者參觀補習社,非常殷切。現場所見,補習社共設有3間分別約80呎的課室,課室內有玩具、書桌、書本等基本設備,但當中只有一間課室有走火照明設備,課室外的走廊亦比較狹窄,遇上意外時,學生逃生或會受影響。記者之後向職員查詢有否學校編號時(按《教育條例》申領的牌照),對方表示「只是沒掛出來」,但最終仍未能向記者提供編號。


開分店分散報讀人數

「無牌補習社」成行成市,除了法律存在漏洞 ,可觀的收入亦是主要因素。以教育局規定,一班不多於8名學生及全日不多於20名學生,就毋須領取教育牌照。一名熟悉補習市場的人士向《堅料網》記者披露,如果一間「無牌補習社」一日分三班教學,其中兩班收6人,餘下一班收7人計,就符合毋須領牌的規定。至於收入方面,以每名學生的每堂一小時200元計,19人就有3800元,一個月下來,淨收入過10萬元。由於經營補習社,多選擇在一些人流較少的商場,租金相對較低,以記者到訪的補習社為例,一間約500呎的舖位租金約13000元左右;加上補習社多與老師按收生採取「三、七對分」,即200元學費老師收60元,補習社收140元,只要有客源,開一間就賺一間,所以有人索性在同一商場租下多個舖位,「分拆」收生賺到盡。


申領牌照手續繁複

根據《教育條例》,一所機構要申請成為註冊學校的手續繁複,但如果學生人數低過條例標準,便毋須申領牌照,導致不少教育中心走法律罅,以小班教學模式無牌經營。根據《教育條例》,「學校」是指一間院校、組織或機構,一天向20人或以上,或於任何時間同時向8人或以上提供幼兒、幼稚園、小學、中學或專上教育提供任何教育課程,便須根據條例註冊並受《教育條例》規管。要得到教育局發牌註冊成為學校,事前需先向城規會申請,確認所建議開辦學校的房產可作學校引途,隨後又要分別向土地註冊處申請擬辦學校的物業契約文件、向教育局學校註冊,再連同所得的契約紀錄直接遞交地政處,又要確定學校符合消防處及屋宇署的規定等等,需時至少半年或以上。若果學校擁有人、教員或管理人若被證實違反條例無牌經營,一經定罪,最高可被判罰款25萬元及監禁兩年。

各位家長,如要為子女報讀心儀的補習社,可先在教育局網頁查詢欲報名的補習社是否已到正式牌照。

教育局各區學校名單  http://www.edb.gov.hk/tc/student-parents/sch-info/sch-search/schlist-by-district/index.html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