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聞

2015-12-15


(堅訊)一場本由傳統泛民號召,卻演變成由雙學「打骰」的「雨傘運動」,擾攘79日,運動最後一個佔領區,於一年前的今天(15號)完成清場。佔領行動後,衝突爭拗不斷,法治遭破壞,社會元氣大傷,經濟損失惡果逐步浮現。佔中三子豪言「請飲」,最終卻由全港市民被逼「埋單」。如何總結運動對本港的教訓、本港未來政治方向何去何從,社會上莫衷一是。而作為整場運動的標誌性人物,佔中三子及學聯五子,事後聲言要回歸平靜生活,拍拍屁股走人,幾乎消失於鎂光燈下,三子當日聲稱要「命運自主」,難道「大龍鳳」過後,「龜縮」才是上策? 佔中三子及學聯日前接受《堅料網》查詢,有人「龜縮」收口,有人「死撐」佔中無損本港法治。

傘運前,作為推手的佔中三子和雙學風頭一時無兩,被捧為民主「救星」;一年過後,抗爭路上,只剩下「學民思潮」黃之鋒的「抗而優則仕」,意圖參選明年立法會選舉,把抗爭場地由街頭踩入議會;反觀佔中三子和學聯,卻在一場「大龍鳳」後,態度一百八十度轉變,「龜縮幕後」。


戴耀廷:對清場一周年冇感受


三子之一的港大法律學院教授戴耀廷,變面得最快。曾在佔中前公開揚言「願意為佔中付出代價」,更反問示威者「你願唔願意為民主信念付出你嘅自由?」當日豪情萬丈的他,一年後被《堅料網》記者問及清場一周年的感想,他卻淡然回應:「冇強烈感受」,聲稱「運動仲進行緊、仲延續緊,傘運唔係話佔領結束或者清場就完結咗,而係香港整個社會因為爭取民主嘅真普選,繼續嘅演變」。但他未有解釋,是看見甚麼具體跡象,而得出傘運實際上在「延續中」的結論。


問及傘運清場一周年的感想,戴耀廷卻淡然回應:「冇強烈感受」。


戴耀廷又說,「導致佔領運動嘅原因仍然存在,只係暫時冇需要咁尖銳化去處理佢。」他又把佔中責任來一個順水推舟,推到政府身上,聲言香港需要一個透過民意選舉產生、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否則「管治上只會繼續出現爭拗」。

戴耀廷續稱,俗稱「網絡23條」的《版權條例》、「一地兩檢」,高鐵超支、港珠澳大橋超支等問題,將繼續在社會上發酵,又大言不慚地叫政府「返轉頭解決核心問題」,完全忘卻一年前發起佔中,搞到香港雞犬不寧。


陳健民、朱耀明拒開「金口」


至於另外兩子的中大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和牧師朱耀明,都拒絕就佔中清場一周年發表感想。《堅料網》日前去朱牧師所屬的教會找他,他一見記者便快步走,不斷重覆「唔好意思」。朱耀明當日曾振振有詞說聲言「運動最重要令我哋唔認命」、「呢場運動本身已喚醒好多香港人無懼暴力」,但一年過後,豪言不再,說好了給市民的交代,就只有一句「唔好意思」。


朱耀明當日佔中振振有詞,今日卻豪言不再,說好了給市民的交代,就只有一句「唔好意思」。


而陳健民的表現,就更顯「心虛」。日前他在中文大學主持一場講座,台上雄辯滔滔,但一見《堅料網》記者上前要求訪問,他則搬出身邊的台灣學者朋友做擋箭牌,聲稱「而家冇時間,成班客人等緊我」,縱使記者表明所屬機構身份,詢問他對清場一周年有何意見時,陳健民裝作聽不懂問題,回應一句「咩事情都唔知你哋」,認真「無厘頭」。


對於記者的提問,陳健民回應一句「咩事情都唔知你哋」。


另一個傘運的靈魂人物、學聯五子之一的前常委梁麗幗,當日頭頂上有學生「光環」,走在「抗爭」最前線,後來又大膽爭取司法覆核,挑戰政改法理依據,被法律界元老級人物、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狠批濫用司法覆核,更挖苦她想把「告過梁振英」列入履歷表。


「娘娘」梁麗幗校園拒訪


梁麗幗傘後未見繼續活躍於鏡頭前,只是「龜縮」於校園中。日前《堅料網》記者在港大校園尋獲梁麗幗,問她對清場一周年有何感受和打算,她即時「面黑」,並把聲線提高八度說:「唔好意思,我清楚表達不想接受訪問,OK唔OK?」。她又以毫不客氣的語調,聲稱記者走近採訪是「跟蹤」她,「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云云。


梁麗幗一見本網記者即時「面黑」,拒絕接受訪問。


奇怪的是,記者只是在校園進行正常採訪,邀請梁同學發表她對佔中的看法,為何會被指罵為「跟蹤」? 一個口口聲聲稱將民主、自由掛在口邊的「勇士」,竟然連接受傳媒問兩句的勇氣都沒有,還動輒聲言要採取法律行動,如此「氣量」,認真令人失望。

這些傘運推手明明聲言會為佔中運動「找數」,如今一場「大龍鳳」後,卻刻意與佔中割席,只顧自己「回歸」安穩生活,彷彿這場運動與他們無關、彷彿香港從未因佔領而亂過?這叫在傘運中承受委屈和損失的香港人,情何以堪?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