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6-07-23


這一屆立法會在7月15日星期五的落幕,暫時凍結了眾多使正常市民時而結舌瞠目,時又咬牙切齒的紛呈鬧劇。當一眾議員在傳媒面前自編、自導、自演一幕幕表情逼真的惜別驪歌劇時,他們當中很多人其實早已不在乎市民對他們極度失望,甚或恨之入骨的感覺。

自回歸以來,香港所奉行的是行政長官主導施政、立法會負責監察制衡的「兩條腿走路」政治制度。在這個模式裏,行政長官是「強腿」,負責帶動,但如果立法會這條「後腿」不配合,香港依樣會癱瘓如泥,寸步難行。

根據中央的設計,行政長官是特區政府之首,掌握著既繁多又巨大的行政權力,但他本身卻不屬於任何黨派。因此之故,儘管他手中掌控著管治團隊與龐大的公務員執行隊伍,在政治上卻沒有任何盟友,只能北倚神州。這樣的拉扯平衡之術是歷朝歷代中央掌控地方局面的手段,不足為奇,明清兩朝的督撫職權重疊、互相掣肘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立法會掌立法監察權,其中最為關鍵的就是審批所有財政預算的功能。中央當時可能想,能被香港市民選上立法會當議員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當選的議員必然是聰明剔透、知所進退的社會精英,讓他們來監督行政長官既可以發揚民主精神,又能防止行政長官日後成尾大不掉之勢。這樣的安排有點類似政委監督首長的味道,在中國內地各省市機關是一個普遍的做法。不過,立法會議員是香港市民投票選出來的,其組成會隨著香港人的世代交替、價值觀轉換而發生變化,這種不確定性是中央無法有效地直接掌握的。 


中央可能沒有預料到,在進入21世紀後,700多萬香港人當中竟會有那麼多不懂是非,不辨黑白的渾人,他們居然會用選票把一群只要本身有利可圖,那怕魚死網破、害死市民的政棍送進立法會。 

過去四年,這些掛著議員名號的人表面上是披著民意代表的皮,但骨子裏卻無時無刻不在掐著指頭,謀算著如何才可以批發或零售市民的福祉來換取個人的最大利益。最近被廉政公署落案起訴的長毛算一個,以不斷點人數的卑劣手段來拖垮醫改的梁家騮則是另一個。當大家今天看到香港經濟搖搖欲墜,感受到不景氣的嗖嗖冷鋒時,可曾記得那群在79天「佔中」期間呼籲學生暴民進行破壞社會秩序的議員?可會忘記那些在「港珠澳大橋」、 「高鐵」、「機場三跑」等等議案進行拉布,導致香港白白浪費數以十億計金錢、無數工人失業的嘴臉? 


在這屆立法會期內,那些在競選時曾信誓旦旦會急市民所急的政客在晉身議員後卻突然變臉,背棄市民的意願,逢政府提案必反,在會議中作出了1 478次點人數、一共消耗納稅人9千萬元的卑鄙行為。此外,在這些月入幾十萬的人的操控下,立法會一共出現了18次流會,導致近百條關乎港計民生的議案無法如期審批。根據立法會秘書處的記錄,缺席會議、製造流會的冠軍黑手首推何俊仁、毛孟靜、陳偉業、范國威、黃毓民、李國麟等六名泛民議員。對我們廣大的市民來說,他們不但打爛了我們的飯碗,更刨開了我們的安樂窩,罪在不赦。


過去四年,在泛民議員的無止咒駡聲中,梁特首在建制派大部分議員的支持下勉力完成了不少利港利民的政策措施,當中包括打擊雙非、平穩樓價、增建公屋、制止壟斷、改善教育等等方面,也為香港的長遠發展基礎如開展深港自貿區、發展新界東北、開拓大陸香港金融互通、成立創新科技局、銜接一帶一路等作出了重要的鋪墊。

不過,種種跡象顯示,梁特首在施政及執法的偏差與不足也導致政府威權低落,使到不少市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蔑視政府,視衝擊法紀為正義的行為。這批人為數不少,而且其所佔人口比例會隨著時間的過去而不斷增加,如何把他們儘快納入建制力量實在是爭奪立法會這一條「後腿」的非常關鍵的一步。此外,很多家庭與社會階層在歷次暴動事件後呈現碎片化,很多年青的一代因此被激進團體趁機大量吸收,成為旗下炮灰。這些團體在勢力坐大後野心勃勃,蠢蠢欲動,使到九月的立法會選舉呈現「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景象。


可以預見,這次立法會選舉是回歸以來最渾濁的一次,是正反兩種勢力進行總決戰的一次。但是,除了香港市民 誰又能主宰浮沉 ?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