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6-07-27


別看香港是一個巴掌大的地方,面積只有區區的1100多平方公里,人口只有700多萬人,就以為治理香港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自從1841年英軍登陸以來,香港就註定從此要走一條與中國其他地方完全不同的道路,直到31年後「一國兩制」完成歷史賦予給它的使命為止。

1997年時,隨著英國人政治勢力的撤出,英國經濟力量也逐漸式微,滙豐及怡和集團選擇遷冊便是其中的一個最典型例子。一方經濟壟斷勢力如此大規模地從一個地方撤退當然會造成了一個真空,如果中央與特區政府當時能及早洞察時局,把握主動權,恰當地填補這個空間,在過程中趁勢調整與平衡香港各個階層的持份比例,特別是在限制華資寡頭經濟集團的形成、擴大基層向上流動的機會、縮窄貧富差距等方面,那現在香港很可能是另一個局面。

可惜當時中央演繹「一國兩制」的方法不太完善,形成畫地為牢,在政治戰略防守上中門洞開的效果。而其所倚重的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紅而不專,努力有餘,智慧欠奉,不但未能迂回包抄已明顯出現的戰略漏洞,反而在任內7年步履蹣跚,使到特區政府未能重建被殖民政府刻意弱化了的政治駕馭能力。早已虎視眈眈的西方勢力見此天賜良機,遂恣意滲透各個社會領域,發動暗戰,培植反中國、顛覆特區政府的勢力。

以上的幾種負面因素在過去19年糾結發展,最終在這兩年發生基因突變,衍生出逢中必反、蔑視權威、議會癱瘓、暴力蔓延、家庭撕裂等「惡症」,近來更出現了港獨活動公開化、分裂分子企圖公然搶佔立法會議席的「末世風情」。

今天,由中央與特區政府主宰的香港政圈裏,大致上有四路勢力在較量著;建制派政黨為第一路、泛民政黨為第二路、以年輕一代為主的所謂港獨分裂勢力為第三路,而一直躲在暗角裏的西方勢力為第四路。

第一路的建制派政黨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歷來都是因為中央的緣故,勉力團結在特首周圍。但自掌權以來,梁振英政府量推土地,平抑樓價,打擊壟斷,種種措施雖則是有撥亂反正的積極效果,但卻使到建制中的豪強利益遭受到結構性的顛覆。在利己心態的驅動下,建制派遂暗中分裂為明大義的擁梁派與保護一己私利的倒梁派,鐵板一塊的時代名存實亡。建制派的這種深層次分裂為今年的立法會及明年的特首選舉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是中央各有關部委需要寫好的文章。  

屬於泛民政黨的第二路在這兩年的歷次街頭暴動中立場搖擺不定,其若有若無、時強時弱的支持暴民的做法既惹怒渴求社會穩定的市民,又未能滿足激進的年青一代的躁動情緒,在這次立法會選舉中陷於兩邊不討好的態勢。一群老奸巨猾的政棍哪能不知道個中厲害,故此紛紛以交棒為名退到二線,實則企圖輸賴嬴要,只剩下幾個恬不知恥、無路可退的渣滓繼續丟人現眼。

這兩年,以暴力破壞、獨立自治幻想為號召的一群人突然冒出來,成為一股新出現的政治力量。這些蔑視法治、破壞社會秩序、吃米但不用買米的年輕人主要受到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學生、社會失敗者乃至罪犯等烏合之眾認同,思維與行為雖然可笑,但支持者似乎不少,而且有越來越多之勢,是不容忽視的第三路力量。

至於19年來躲在暗角,時刻都不惜工本支持任何香港破壞團體的外國勢力則是第四路,他們也是最陰險、需要小心提防的一路。美國領事館職員被傳媒「野生捕獲」在中環與港獨孽將等人詳談便是最新的鐵證。 

以上的前三路勢力在這幾個月來忙於合縱連橫,遠交近攻。他們挖空心思,各出奇謀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向市民推銷自己,希冀能借此躋身立法會。市民大眾在為生計忙活之餘,千萬別忘記在此關鍵時刻,掌握評判權,決定那一路、什麼樣的人成為立法會下一屆議員不是其他,而是我們手中的選票。

當拉布、點人數、流會鬧劇仍然歷歷在目,經濟滑落的苦澀滋味越來越濃之際,大家可想再重蹈覆轍四年?選一些會出席立法會會議、不拉布、不亂點人數、為市民謀取福祉的人進入下一屆立法會吧 !

除了我們香港市民 誰又能主宰浮沉 ?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