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2017年01月19

2016-09-03


就像2004年3月19日台灣大選前那一天,時任總統陳水扁在逆勢中了一記冷槍,戲劇地把局面扭轉,贏回總統寶座。悲情牌打到出手槍出子彈出血,阿扁的玩政治手段可謂登峰造極。

 

泛民金主是個在台灣待過的人,寶島的選戰技倆看得太多,這回也要在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實踐一下。

 

如十二年前那顆子彈的威力,在九月四日立法會選舉前三十六小時,五名泛民參選者齊齊退選,並呼籲支持者把票改投同屬泛民的另外幾位候選人。連同之前自由黨喊包和另一不見經傳的傘兵,至今已有七人退選。

 

表面看來,退選是一場換票遊戲,我輸硬,你危危乎,與其攬住一齊死讓漁人得利,不如我捨身成仁,把支持票「過」給你送你入局。

 

如果這是香港小姐選舉,退出是乾手淨腳的,除了有點瘀,沒什麼損失,反而退選引起話題,可能更易上位更易紅。

 

但立法會選舉卻是另一回事。幾個月來,大家不時收到精美的宣傳單張,滿街奪目的橫額、海報,插遍天橋路上的直幡旗海,由朝跑到晚揚著咪的宣傳車,把流氓化作紳士的化妝髮型服飾……你道這是什麼?對,這都是錢,倒了出去收不回來的錢。

 

就以今次選舉為例,政府規定地區直選的選舉開支最高限額是3,035,000元,區議會功能界別是6,936,000元,即是說,地區參選人隨時花上三百萬,超級區議會更可能花近七百萬,雖然選後政府會資助每票十四元,按一人拿兩萬票來算,頂多可拿回廿八萬,補貼實屬九牛一毛。至於退選,更可能斗零「回贈」都沒有,這種蝕本生意,竟然有人肯做,大家難道不覺得耐人尋味?

 

一聲令下,嗖一聲重新整合,有人上有人退,你說背後沒金主沒操縱者,誰信?要勸退一個可能已花了幾百萬選舉經費的人,除了賠償,我想不到還有什麼誘因。

 

這樣解說會比較明白:幾個月來A用了他自己的錢來做選舉宣傳,臨門一腳退出,把功勞得票都轉到B的戶口裡,B不必超支,卻收到兩倍的支持票;A出錢出力,不可能一無所有,A肯蝕底,一定有金主包底,而且是一個比贏出更可觀的數目。於是,一場遊戲,讓大家只有得無損失。

 

先是碎片化把泛民光譜打散,讓大家以為他們鬼打鬼,其實是利用選舉規則,加大了幾倍經費,最後再化整為零,變相將選舉超支合法化,那是一場經漂洗的賄賂,幹得非常漂亮、十分高招。

 

所以,當大家都說這是泛民一場齷齪的政治交易時,我不同意,因為那是一場跟黑社會洗黑錢一樣的洗黑票舞弊案,如果這樣都可以過關,香港的葛柏年代也將降臨。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