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福蜀濤

2016-03-17


3月15日,林全正式由立法院多數黨主席蔡英文提名組閣,為第二次政黨輪替拉開序幕,中華民國也因此將翻開新的一頁。


中華民國這一選項,對蔡英文而言,是現實政治下的不得已。她既不承認「一個中國」為核心的「九二共識」,又無力「法理台獨」,公開表示的只能是尊重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藉此實際掌控島內的政權。


3月12日,締造中華民國的中山先生逝世91周年紀念日,即將缷任的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沒有忘記,即將上任的蔡英文沒有跟進,民進黨人要去中華民國國父,這位即將上任的總統也沒有任何表示,說明她的不得已,也說明中華民國雖未「壽終正寢」,但要從中山先生締造的中華民國「脫胎換骨」到「去國父」的中華民國。馬英九很可能成為中山先生締造的中華民國末代總統,這不免令人憶起第一位到台灣行使中華民國行政權力的陳儀,陳、馬兩人,一前一後,個性與處境有頗多類似之處。


光復後台灣的第一任行政長官陳儀屬國民黨政學系,是當時國民黨各山頭中水平最高的一個派系,陳儀本人的操守,在當時「有條有理」(有金條有道理)的國民黨黨內大員中,不說獨一無二,也是屈指可數。馬英九潔身自好,不沾鍋,身處李登輝以降的黑金國民黨中,操守與陳儀都屬黨內另類。


陳儀說:「我至誠愛台人,台人絕不會仇我,萬一有意外,我願做吳鳳。」他對台灣可說盡心盡力,下場卻與他的願望相違,成了台灣人誤解最深,最後還在台灣人心目中留下了十惡不赦的形像。馬英九一心要做「全民總統」,結果是反對他的綠營全不領情,支持他的藍營眾版親離,用選票狠狠的教訓了他。


陳儀與馬英九都「無慾則剛」,但也都有「剛愎」的一面。台灣當年形勢那樣複雜,陳儀說什麼也不留軍隊在台灣,一直到二二八處委會要他繳械才驚覺這就是要獨立;馬英九在景氣低迷時堅持徵收證所稅,搞油電雙漲,戴著鋼盔往前衝,結果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陳儀當年撤除所有新聞雜誌的日文版,忽視台灣640餘萬人中至少有420萬使用日語的現實,完全無視輿論的力量,直接的結果是引起佔70%台灣人不滿,更別說掌握媒體,發揮輿論的影響力了。馬英九則自廢武功,停掉《中央日報》,全面退出媒體,結果你退我進,輿論幾乎一面倒向綠營。


陳儀與馬英九都要和平。國共內戰中,陳儀勸湯恩伯和平解決浙江,以免生靈塗碳,結果為老蔣獲悉,成了主張國共和解的「吳鳳」。馬英九公開說要與中共簽訂和平協議,連任後雖不再提,但缷任前與習近平在新加坡會面,用行動堅持和平協議,為台人謀取最大的安全保障,激怒綠營,雖不至成為另一個「吳鳳」,但台獨基本教義派已到處放話,說將來要送他到牢裡去。


解嚴後,「二二八事件」在台灣百無禁忌,開始有人以歷史眼光看陳儀,肯定他當年的許多措施,指出當年他不能調和的黨、政、軍、警矛盾,不能節制來台黨內不同派系的接收人員。今天的馬英九,外有美國「聽其言,觀其行」,內有黨內黑金同志的掣肘與反對黨的逢馬必反,前年九合一大選慘敗,成了票房毒藥,繼任他的黨主席朱立倫還深怕受他連累,公開表明與他不一樣,要涉身他的處境,評判他的歷史功過,恐怕也有待來人出以歷史的眼光了。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