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福蜀濤

2017年01月20

2016-12-22



12月17日北京《環球時報》報道,前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說:「1945年台灣光復的時候,日本人留下30萬日本人轉為台籍,經過50年的日據時期,當時台灣是600萬人,8%與日本有關,是48萬人,加上30萬人,將近80萬人,經過三代75年,現在2300萬人裡面有600萬人以上是這些人的後代。」。


王洪光關於當時「日本人留下30萬日本人轉為台籍」的說法,在網路上流傳有段時間,因此事與我有關,故曾對幾位轉寄我此一說法的友人說明其來龍去脈。現在連對岸的退將都有這樣的說法,我因此想藉《堅料網》提供的專欄,就我這部分對海內外所有愛國同胞做一說明。


2014年3月18日「太陽花」學生闖入立法院時,我在台北《中國時報》任職副總主筆。同年6月5日總主筆收到楊振明先生投稿,交我處理,文中提到「約有30多萬日本皇民,放棄日本國籍,歸順為中華民國國民,落地生根」。


「30多萬日本皇民」究竟指的是「皇民化」的台灣人,還是真正的「皇民」日本人?我將此文給幾位研究台灣史的學者過目,他們多不認為是真正的「皇民」日本人,而很可能是「皇民化」的台灣人。


殖民統治的本質是民族差別待遇,終日據50年,日本人不承認台灣人是「天皇」的「皇民」,「皇民化」運動是洗腦運動,要在台灣人的身軀配上日本軍國主義者的靈魂,在大陸與東南亞戰場上心甘情願做日軍的炮灰。「昭和天皇」的「皇民」又何需「皇民化」?


為弄清「皇民」還是「皇民化」,我寫信向作者求證,但來信寄件欄地址只有「台北市延平北路」,我曾請郵政總局幫忙,但因保護個資的規定而幫不上忙。我看郵戳,信的確是從延平北路的郵局寄出,楊先生還附上當時對開半張的《台灣新生報》,要我們去查戶籍資料以證明他的說法,然而同樣因為保護個人資料的法律規定,除非公權力介入,一般人沒法作這樣的查證。


聯絡不上作者,無法查證30萬究竟是真正的「皇民」還是「皇民化」了的台灣人,此文無法發表。但網路時代,透過電郵,楊先生的文章已傳開了。楊先生文中提到其鄰居一位七十多歲的婦女是日本人的女兒,照他的說法,是戰敗後日本境內殘破,父母不願孩子回去跟他們過苦日子才託給台灣友人撫養。這樣的情況,多少或會有,但應屬很少的個案。


說起這篇網上傳文引起的風波,我可說是「始作俑者」,現在作個說明,也留個歷史紀錄。


話說二戰末期,日本敗象已露,台灣島內「皇民化運動」如火如荼,著名的「岩里政男」李登輝之外,不少台灣人將名字由漢姓改為和姓,但有多少是皇民化到骨髓,滿心歡喜地跟定日本軍國主義者的台灣人,仍為一個大問號。台灣人1945年歡天喜地迎光復,一夜之間,如火如荼的「皇民化運動」就煙消雲散,至於後來「皇民化」到骨髓的「岩里政男」為什麼能夠復辟,到今天從南到北,大和風為什麼有捲土重來之勢,可能需要未來的學者認真作學術的研究。


日據時期,包括李登輝,絕大多數的台灣人其實是殖民主義民族差別待遇的受害者。只是今天有些受害者又成了加害者,不自覺的用身教「支那賤畜,外來種滾」影響自家的下一代,更以「去中國化」抹去未來一個世代的中國記憶,埋下他們將來勢必會遇到的挫折、沮喪的種子。對於這些未來世代的台灣人,我們當努力尋求挽救之道,努力減輕他們終將遭遇的挫折、沮喪,畢竟他們都是無辜的。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