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福蜀濤

2017年01月20

2016-12-29


上周在台北市市立二二八紀念館參觀,一位約70歲的解說員熱心向大家介紹這一發生在1947年的歷史事件,告訴我們二二八事件中死了一萬八千人,指出這個數字是國民黨自己說的,又說老蔣殺人,台北居然還有中正紀念堂紀念他,言下頗多不滿。

 
他口口聲聲二二八事件中的「台灣共產黨」,我忍不住問他,1945年之前的「台灣共產黨」已遭日據當局肅清,1945年光復後台灣的共產黨屬「中國共產黨」,其中著名的蔡孝乾還參加過中共所謂「兩萬五千里長征」。我問他說的台灣共產黨究竟是日據時代的台共,還是光復後來台活動的中共?
 
他回我說,台灣是個多元的民主社會,尊重每個人的意見,每個人有表達他意見的自由。我說我講的不是「意見」,是「事實」,歷史事實。他仍以「多元的民主社會」答我,一路講他的「台灣共產黨」。
 
對老蔣的歷史功過也有待後人評說,即或有不同「意見」,二二八死多少人,也不能憑個人「意見」全算到他身上。台灣有個二二八賠償基金會,只要當年沾上一點邊的本省人都賠,至今怎麼賠賠不到一千人。死一萬兩萬甚至幾萬人的「意見」,究竟根據什麼?當時的戶籍與醫院病歷應該都在,有心的人當然可以深究、查清。
 
今天的台灣似乎很自由,每個人似乎都可任意發表他的「意見」,結果就出現新竹光復高中生的妝扮「納粹」事件。這不過是「多元的民主社會」一種「意見」的表達嘛,台灣人尊重,可是以色列人、德國人不尊重了,直接表達抗議了,連該校校長都被迫道歉、辭職了。難道可以據此就說德國與以色列兩國是不尊重多元,是不民主的社會?
 
報載光復中學這位校長很愛護學生,與學生打成一片,很受學生愛戴。不管怎麼說,學校教出這樣的學生,身為一校之長的人當然脫不了責任。然而在我們這個「多元的民主社會」,沒有人檢討這個學校,批評這位校長,也沒看到教育部有誰出來告訴學生這是完全不對的,告訴學生這與多元不多元的民主社會完全無關,更別說正告學生,這與妝扮日據初期屠殺台灣人,抗戰時期屠殺南京人,在東北拿活中國人做細菌實驗的「日本軍閥」沒有兩樣。
 
教育部的官員與社會上還沒有這樣反省的聲音,新竹光復高中的學生卻像是按捺不住了。據三立新聞網的報道,「疑似學生在網路中發起『到操場挺校長』活動,強調高中生沒有政治色彩,為何全校師生要受到這樣的羞辱?」莫非他們在網上要向蔡英文抗議,要蔡政府為他們在國際上爭取妝扮「納粹」的權利?證明台灣是真正多元的民主社會?
 
妝扮「殺人魔」與「政治」何干?將心比心,如果這些學生是被送進集中營,被集體關進瓦斯室處決者的同胞、親戚的後人,看到這樣的妝扮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學生無知,老師、校長不是要負責教育他們?要他們知道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難道「多元的民主社會」已沒了對錯、是非,老師、校長與教育部大員在「多元」遮掩下一個個成了「德之賊」的鄉愿?
 
「多元」、「多元」,現在台灣社會已「多元」到了中學生的教課書要受教的中學生有代表參與,「多元」到了描寫男女性交的漫畫編進根本還不知道什麼是「性交」的國小生的「生活」課教科書。而高中生扮演「納粹」,在我們這個「多元的民主社會」,學生只視為一種「意見」的表達,渾然不覺其可怕、恐佈,也就見怪不怪了。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