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福蜀濤

2017-01-12


政客為勝選,不擇手段,常年來標榜「民主、自由」的台灣朝野政客有過之無不及。李登輝任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時,背離三民主義與憲法一中,走獨台與兩國論路線,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政治市場的區隔日趨糢糊。為保住政權,贏得選舉,這位黨主席大搞黑道與金錢。結果台灣出現屏東國民黨籍縣議會議長鄭太吉公然持槍殺人,昭告世人這就是李登輝治下而為台灣朝野政客自詡的「民主、自由」。

 

馬英九在法務部長任內徹查賄選,檢調跟著玩真的,大舉掃蕩黑金,應了民情,卻犯了李主席與國民黨集思會等本土派大忌,結果是這位認真查賄選的部長下台,檢調在現實政治中首遭國民黨與其主席公然蹧蹋。

 

2000年陳水扁上台,同年底因《中時晚報》深入追查劉冠軍侵佔奉天專案1.9億元後潛逃出境的內幕,扁政府的法務部派出檢察官率偵察員大舉搜索《中時晚報》,用檢調公然鉗制言論,蹧蹋媒體也蹧蹋了司法,在任何一個民進黨推崇的「民主、自由」國家都是駭人聽聞。《中時晚報》直到停刊未遭起訴、判刑。「爾俸爾祿,民脂民膏」,檢調濫查濫訴揮霍了多少「民脂民膏」,台灣各大學法律系好學深思的學生、研究生,不妨深入調查、研究,為台灣人做一有份量的論文報告。

 

前兩年又有國、民兩黨大員聯手演出司法關說,國民黨籍國會議長王金平為民進黨藉國會總召柯建銘的全民電通背信案關說檢察官成功,結果柯建銘此案以不上訴無罪定讞。辦案的林秀濤檢察官服從上司指示,還向同辦公室檢察官陳正芬說:「真好,不用寫上訴書……」活靈活現描會出一幅檢察官自己蹧蹋自己的畫面。結果是王金平與柯建銘全身而退,特偵組的黃世銘檢察長以「洩密罪」判刑確定。

 

馬英九上台到卸任為止,沒有對司法指手畫腳的紀錄,司法可說從總統府與馬主席的國民黨完全獨立了。然而正是獨立了的司法演出上述檢察官自己蹧蹋自己的一幕。

 

二次「政黨輪替」蔡英文上台後,林全撤告太陽花闖佔行政院的學生、暴徒,這樣的刑案,有多少是告訴乃論罪,有多少是檢察官應堅持依法起訴的非告訴乃論罪?在民粹與親綠媒體營造的輿論下,此案不了了之,沒見北市檢調有誰「獨立」的堅持依法偵辦。

 

近日媒體報道,柯建銘控告馬英九洩密案(洩漏王金平為其全民電通背信案關說檢察官成功的祕密?)很可能在春節前後由上次起訴馬英九涉貪特別費的周士榆檢察官起訴,只不知眼下在台灣「喊水會結凍」的柯建銘會不會進一步要求民事賠償,賠償立法院中執政黨堂堂總召的「名譽」損失?

 

司法是一個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台灣的檢調給「喊水會結凍」的一群人蹧蹋,今天反過來要蹧蹋一位尊重司法獨立而形單影孤的前總統。請問這樣的檢調是社會的最後一道防線還是第一大亂源?

 

人無完人,馬英九自不例外,但馬英九尊重司法獨立,與王金平、柯建銘兩人形成尖銳對比。因王金平關說司法而讓林秀濤「不用寫上訴書」的柯建銘,現在轉而控告馬英九總統任內接受檢察長報告國會議長公然司法關說之行為是洩密,檢察官周士榆是要為柯建銘蹧蹋這樣一個人來再蹧蹋自己一次,還是回到做人的基本道理上來,為檢調的復健保留一絲元氣,我們拭目以待。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