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關慶寧

2016-11-29


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在秘魯出席APEC會議時警告,中美關係正處於「關鍵時刻」。副總理汪洋也指出,特朗普上台令中美關係有很多不確定因素。

中國領導人的憂慮是很自然的,特朗普在競選期間發表過不少對中國不友好的言論。他反復強調,將盡力糾正中國濫用世界貿易規則損害美國經濟、損害美國人就業的問題。甚至聲稱:「我會指令美國貿易代表在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對中國提出貿易訴訟。」

特朗普不顧盟友反對,主張介入南海紛爭,他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表明,其外交理念是「美國優先」,主張「自己顧己」,如果有一日韓國及日本要發展核武對抗朝鮮,也不會反對。這些言論不可避免地令中美關係蒙上陰影。

然而,分析一個政治人物的政策取向,不能光看其競選時的言行。俗語有話,屁股指揮腦袋,就是說,一個人在社會上所處的位置決定其思想意識。特朗普之所以令人擔心,主要是其口不擇言的性格,他被形容為「瘋子」。但是,作為一個掌握全球最龐大核武庫啟動按鈕的人,絕對不可以是瘋子,競選時「瘋」一下沒問題,上任後就不能再瘋下去。

大選降下帷幕,特朗普開始為上台熱身。此時,人們見到的是一個較為理性的候任總統,他正在修補選舉期間造成的種種裂痕,例如,他主動與共和黨高層溝通,並招攬多名在黨內初選時和他有口舌之爭的重量級人物入新政府。另外,他競選時曾信誓旦旦要起訴被指利用私人電郵傳遞機密訊息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莉,當選後卻表示不會再追究。

特朗普目前在集中思考國內問題,尚未正式涉及對外政策。但透過一些事件中可以窺測其對外政策的端倪。例如,奧巴馬任內,美古關係步入正常化。2015年,兩國正式恢復外交關係,奧巴馬並於2016年3月訪問古巴。但是,特朗普在選戰中對此猛烈抨擊,他甚至表示,一旦上台將逆轉美古關係改善的進程。

古巴革命領袖卡斯特羅日前去世,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簡短帖文:「卡斯特羅死了!」幾小時後,又發表一份聲明,指卡斯特羅是暴君 ,「希望古巴人民能夠最終獲得他們應得的自由」。這些話是講給古巴裔移民聽的,在爭奪激烈的佛羅里達州,他們的支持起了關鍵性作用,令特朗普囊括該州的選舉人票,但特朗普沒有再提改變與古巴建交決定一事。

至於對華政策,他尚未作正式論述。不過,有一件事可令北京領導人寛懷。特朗普當選後,專門向前國務卿基辛格請益。他在會面後說:「我非常尊敬基辛格博士,並且讚賞他和我分享自己的想法。」基辛格則表示,中美過往在人權、南海等問題有衝突,影響雙邊關係。為此,他建議特朗普與中國領導人對話,處理這些敏感議題,亦應該任用了解中國歷史文化的人作為中美之間的聯絡人。

基辛格上世紀七十年代初秘密訪華,促成中美破冰,因而在中國家喻曉戶,備受歷屆中國領導人尊重。數十年來,他一直力主對華友好。若其主張能影響特朗普的對華政策,將是北京求之不得之事。

已故中共領袖毛澤東生前曾表示比較喜歡和美國的右派打交道,不諱言希望共和黨執政。這是因為民主黨人老愛打人權牌、民主牌。他的想法影響着北京幾代領導人。在中南海對「顏色革命」高度警愓的今天,這種思維在北京高層更有市場了。特朗普無論怎樣不按牌理出牌,始終是一名共和黨籍總統。在這個意義上,中美關係的前景也許沒有某些人所想像的那麼悲觀。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