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關慶寧

2017-01-24


自從特朗普在美國大選中勝出後,「美國會否聯俄制華」就成為熱門話題。這並不奇怪,特朗普對北京和莫斯科表現出截然不同的態度,他一再發表針對中國的言論,甚至表示,如果中國不在貿易順差和人民幣匯率等方面對美國讓步,「美國為甚麼要繼續實行一個中國政策」。他還和台灣的蔡英文總統通電話,互相祝賀當選。另一方面,特朗普對俄羅斯總統普京卻大加稱讚,說他是個聰明人,「將來會成為重要人物」。而選舉期間,還爆出俄羅斯黑客為特朗普助選的醜聞,以致奧巴馬政府下令嚴查。


凡此種種,說明「聯俄制華」之說並非空穴來風。不過,筆者認為,若說特朗普上台後會制華,應屬意料之中,但目前仍未看到美俄聯手制華的可能性。這是因為美俄矛盾比美中矛盾大得多。


特朗普是個政壇「初哥」,他迄今沒有擺脫商人的思維方式,考慮問題多從「做生意」的角度出發,整天想着「美國優先」,千方百計讓企業回流國內。由於中國是美國最大貿易夥伴,特朗普當然要打中國的主意,要求人民幣升值,要解決美中貿易逆差。而俄羅斯並非美國主要貿易夥伴,甚至未能進入美國十大貿易夥伴之行列。俄美在經濟方面的矛盾自然比不上中美矛盾。正因為如此,特朗普上任前才會把矛頭指向北京,而不是莫斯科。


然而,特朗普入主白宮後就會發現,安全問題始終是影響國與國關係的關鍵因素。他還會發現,當今各國角力的焦點,不在亞洲,而在歐洲。冷戰結束,前蘇聯解體後,美國成為唯一超級大國,為了維護霸主地位,美國利用北大西公約不斷東擴,蠶食前蘇聯的勢力範圍。而俄羅斯的實力雖然與前蘇聯已不可同日而語,但仍是世界上僅次於美國的核大國。尤其是普京上台後,俄國軍力大發展,實力顯著上升,近來更主動出擊,在敘利亞阻截美國擴張行動,還出兵佔領克里米亞,反擊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在烏克蘭的顏色革命。在伊朗核問題上,俄羅斯也和美國唱對台戲。總之,俄羅斯始終是美國推行其全球戰略的最大障礙。特朗普上台後,除非美國放棄世界憲兵的角色,否則不可避免地與俄國發生衝突。


因此可以預料,美俄矛盾不會因白宮易主而減弱,相反,還會因特朗普的好鬥性格而加劇。在此情況下,俄羅斯不會改變已推行多年的對華友好政策,以免腹背受敵。另一方面,華府近年推行重返亞太戰略,公開插手南海主權糾紛,令北京感受威脅,中俄兩國同病相憐,關係會更趨密切。


當今世界,國與國關係早已不再由意識形態主導。想當日克里姆林宮紅旗落地時,總統葉利欽以為俄國已被西方接納,於是對美國極盡討好之能事,甚至不顧多年盟友的安危,從古巴撤兵。豈料西方國家還是苦苦相迫,俄羅斯生存空間日益縮小。及至其盟友塞爾維亞被北約狂轟濫炸,被迫放棄科索沃時,葉利欽才如夢初醒,派一支軍隊搶先進入科索沃。當北約方面威脅要把俄軍趕走時,葉利欽終於忍無可忍地怒吼:「你們難道忘記了,俄羅斯擁有完整的核武庫!」其後,葉利欽告退,選擇了強硬派普京繼任,俄羅斯才開始重振國威。


回顧這段歷史,就可以認識到,美俄這對宿敵不會因特朗普上台而一笑泯恩仇,兩國聯手制華的可能性也不會因此而增加。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