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屈穎妍

2017年01月22

2016-04-16


在英國待過多年的會計界議員梁繼昌說,因為自己在外國生活過,跟市民有不同價值觀,故在立法會提出大膽建議:要在香港設立紅燈區,既打擊非法賣淫,亦可重振旅遊業。

 

「根據我在阿姆斯特丹看到的經驗,設立紅燈區才是最治本……對旅遊業也會是很好的刺激……事實上這種事發生了幾千年,甚至幾萬年沒停止過,大家面對現實吧!」

 

沒想到,香港已淪落到要拿一個通街有人吃大麻的地方來做榜樣。

 

我不知道梁議員當年是否常光顧荷蘭紅燈區,得過難忘經驗,才會對這種龍蛇混雜地方如此嚮往,說到天堂一樣,如今也要在香港複製一個。

 

嫖客跟性工作者,從來都是站在不同角度看事物,尋歡的恩客看的是美好一面,紅燈區又安全、又合法、又有規劃、又不會開天殺價,多好!只有天天賣笑賣皮肉的人才會明白,紅燈區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我在傳媒機構工作的日子,曾寫過一個紅燈區專題,當時特別走訪兩個亞洲最著名紅燈區:新加坡芽籠(Geylang)和台北華西街,探討紅燈區的存在,是否真的能解決社會問題。

 

芽籠是新加坡一個舊城區,被政府規劃為全國唯一合法紅燈區後,成千上萬不同年齡、種族的性工作者都聚在這裡搵食,來自各地的嫖客也會按圖索驥來這裡光顧。

 

芽籠區很有規模,全區一分為二,左面的單數巷子是食肆、大排檔,右面的雙數巷子是賓館和風月場,中間夾雜很多小小的廟宇、佛舍,似乎這裡的人特別需要心靈慰藉。

 

紅燈區內每個性工作者都要有政府頒發的工作證才可經營,還要繳稅,定時驗身,有健康咭才可開工。為方便監控,芽籠區每條巷子都裝上天眼,整個紅燈區表面看來井井有條,但妓女們都說,那裡就像一個沒牆壁的監牢。

 

小小的新加坡沒什麼旅遊賣點,惟有把紅燈區也算進去,美國《時代》周刊就曾列芽籠為新加坡十大必遊地,但在政府眼中,這紅燈區一直是個潛藏火藥庫,當地罪惡率一直偏高,對社會秩序構成威脅。

 

至於梁繼昌議員要效法的荷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早在2008年,當地政府已逐步洗擦情色形象,關閉了區內一半色情場所、情趣用品店和大麻咖啡館,目的就是要打擊有組織犯罪、重塑城市形象。

 

時任市長說:「大型犯罪團伙已介入紅燈區的情色場所,進而從事人口走私、毒品走私、謀殺等犯罪行為。我們不禁止色情業,但我們要取締其他違法活動,如賭博、拉客、洗錢等。」

 

有位居於紅燈區的老住戶迪克說得很好:「我並不認為紅燈區比梵高博物館還著名,會是這個城市的榮耀。」

 

截至上年,阿姆斯特丹政府已關閉了紅燈區內百多個人肉櫥窗。連世界聞名的紅燈區都在縮水,人家的經驗已證實,紅燈區不能消滅罪行,反而會成為黑暗溫床,而我們尊貴的梁繼昌議員卻人棄我取,建議香港賣肉救旅遊,是天真?還是無知?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