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屈穎妍

2016-12-03


民主黨涂謹申是個律師,他就政府對四名立法會議員的司法覆核案件,如此狠批:「今次覆核是梁振英要透過旁門左道來否定選民的意志……」

 

一個律師,竟然說司法覆核是「旁門左道」手段,那是他對法律的無知?還是對香港法治的污衊?一個普通市民批評法官、評論審訊中的案件已犯藐視法庭罪,涂謹申律師批判司法覆核這合法法律行為是「旁門左道」,又算不算藐視法庭?

 

如果如涂謹申所言,司法覆核是旁門左道,那泛民一直以來就是用旁門左道用得最多的一班人。遠有港珠澳大橋事件,近有高鐵追加撥款,泛民的司法覆核無日無之,甚至有御用覆核手——年逾七十六、有十多次司法覆核政府經驗的長洲覆核王郭卓堅。反對派多年來把「司法覆核」四個字玩得出神入化,是這方面的高手,今日涂謹申竟鬼拍後尾枕道出,原來他們一直視這招為旁門左道。

 

在我輩小市民眼中,這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由最初的建制議員集體離席製造流會,到今日特首聯同律政司出手對宣誓事提司法覆核,只是一場角色掉換,換你做我試試看?原來,你們一回已頂不順,難為我們忍你忍了這麼多年。

 

昨天看反對派議員排出晒馬陣勢開記者招待會,一張張苦大仇深的臉,不知怎的,就是痛快。政府終於硬起來,建制議員也漸強起來,那是很好的開始。多年來反對派作亂作惡都沒代價,今天就要一併算回。

 

你們說:「這是政變、是政治逼害、是特首梁振英的連任工程……」我看到了技窮的黔驢。難道梁振英一早知道你們會宣誓辱華?知道小麗老師會慢讀?知道羅冠聰會變聲?如果那是選舉工程的一部分,那你們又鬼拍後尾枕地自認原來是梁振英助選團的一份子。

 

請別再說什麼「香港市民」、「幾多萬選民」的話,你們從不代表我,連你的選民也要離棄你了。曾力撐劉小麗的鄭經翰,在網台駡你們駡得比建制派還要狠:「你說五秒讀一個字的宣誓是莊重?咁我問你呢個老師,如果有學生將一百字嘅考試答案,用一百張紙、每張紙寫一個字交俾你,你收唔收貨?」

 

請不要再轉移話題說什麼補選後議席會重新分配、建制與非建制將天下互換,也不要四處怪責誰人讓你們身陷絕境,墳墓是自己掘出來的,你們一直在迴避問題核心:你們的宣誓莊重不?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