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屈穎妍

2016-12-10


特首梁振英說,香港還有很多人行政長官的合適人選,但我家庭的子女就只得我一個爸爸,我太太也只有一個丈夫,所以,在社會與家庭之間,我選擇了後者。

絕對相信,這番話是出自CY之手,來自肺腑的由衷之言。

「如果我宣布參選,未來幾個月時間,家人會受選舉工程中承受不能承受的壓力,我必須保護家人。」一個自由地,連服務社會與保護家庭都不能並存,實在是莫大悲哀。反對派最喜歡說「政治逼害」,但眼前特首家庭的遭遇,正正就是一樁證據確鑿的政治逼害。

特首女兒患病已是全港皆知的事實,她情緒出問題,大家也有目共睹,但有傳媒仍樂此不疲地挑動、狙擊,派狗仔隊日跟夜跟,備長短火日影夜影。把一個病人的病情拍成七百萬人關注的真人騷,為的,是打擊其父母,已超越了滋擾,那根本就是逼害,徹頭徹尾的政治逼害。

這些人仍大條道理說那是公眾知情權,不關事的網民更對別人家事惡毒攻擊。反對派這些年無止息地散播仇恨,已孕育出一個沒人性的恐怖社會。

香港人平時對一隻跌落坑渠的貓都會愛心爆棚,今日對一條躺在醫院的生命卻有人舉杯歡騰,作為三個孩子的母親,我明白特首的痛。

昨天看午夜新聞,見特首下午神色凝重開完記者會,隨即風塵僕僕趕上深圳出席活動,夤夜回港,又撲去威爾斯醫院看女兒……那畫面,我只看到四個字:心力交瘁。

CY的選擇,對香港是損失,但對家庭卻是承擔。贏了場交,輸了個家,值得嗎?況且那場交會不會贏也是未知之數。

反對派從上任第一天便開始對特首人格謀殺,就是因為知道他能做事、怕他做到事,那反對派的存在價值便失去,於是,不斷杜撰醜聞,積非成是,讓大家對這個陌生人莫名其妙地恨之入骨。後來發覺CY百毒不侵,便開始把狙擊槍轉移目標,對準他無辜的家人,進行凌遲式的家庭屠殺。

做父母的,哪怕自己滿身傷痕都能抵,但一看到子女受傷害,永遠是最錐心的痛。沒孩子的人不會明白,沒家庭的人不會明白,沒人性的人更不明白。

看武俠小說,最卑鄙的對手,不是捋起衣袖在你面前跟你單打獨鬥,而是找人綁起你家人燒你後院,讓你打不安樂還要趕回家救人撲火。

反對派說,因為梁振英撕裂香港,所以值得他們以導彈級數全方位襲擊。昨天特首宣布因家庭問題不競選連任了,反對派沒一句對病者的慰問,反而立即換上新口號:「小心走了689,又來個葉劉」,不斷豎立新箭靶,到底誰才是在撕裂香港?

歷史從來都是由後人寫成,今日所有對梁振英的評價都作不得準,當日五十萬人曾上街倒董,近年已開始有人掛念提倡八萬五建屋計劃的董伯伯了。有些東西,是要失去才會珍惜。

梁特首,謝謝你這五年為香港披荊斬棘,你付出的實在太多,犧牲的也超乎想像,我們在旁也看得於心不忍。今日香港雖失去一位良將,但梁家將得回一個為孩子遮風擋雨的好爸爸,怎算,都是值得的。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