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屈穎妍

2016-12-17


從前看新聞,會讓人通事實、明道理;今日看新聞,卻叫人愈看愈糊塗。有一些簡單問題,不知為什麼記者總不會問,以下舉一些例,既然你們不問,就我來問……

 

當梁特首宣布不競選連任,劉小麗說:「不要放下警戒,一定要對梁振英窮追猛打。我哋不僅要換人,還要換制度。」

 

好一句「換制度」,我們本來就可以換制度,之前的政改方案本來就可以一人一票選特首,請問劉小麗,是誰不肯「換制度」,還亂棍把制度打沉?

 

同一場合,羅冠聰又說:「民間都覺得梁振英是罪魁禍首……」民間?請問羅冠聰的民間是什麼?來自哪裡?有幾多人?有沒有數據支持?因為昨天我看見有市民自發在街頭搞感謝梁特首簽名活動,還自掏腰包印了幾十張支持CY的橫額,掛滿十八區,這是來自民間的聲音,羅冠聰究竟你的民間,是不是我們的民間?

 

早前梁游被特首及律政司司長司法覆核,梁頌恆說樂意奉陪:「賭幾大我都同佢賭!」當時我就想問:你可以賭幾大?

 

兩個大學畢業生,當上立法會議員之前,游蕙禎只是個OL,梁頌恆在電子商貿公司當文員,搵過幾多年錢,搵過幾多錢,大家心裏有數。十二日議員生涯,相信是他倆一生最富有的日子,剎那光輝,換來債主臨門、破產路近的永恆,這樣的經濟條件,憑什麼說:「賭幾大我都同佢賭」。

 

打過這種官司的朋友告訴我,要打上終審法院,入場費最少一千萬。今日梁游說要上訴至終院,請問,你們的訟費何來?你們連立法會追討那百幾萬薪津都還不了,哪來一千萬打官司?

 

還有很多很多腦中疑問,打開報紙、扭開電視,記者總是沒有問,更何況找答案。譬如前幾天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怎麼沒有人找支聯會的李卓人問:「六四你們說是屠城,年年紀念,說要薪火相傳,把仇恨一代一代延續。但三十萬人遇害的南京大屠殺,為什麼從不見你們紀念?從不見你們在維園為死難者點燃燭光?從不聞你們要把這段國仇教育下一代?難道北京死的就是命,南京三十萬人命就不值一哂?」

 

問號實在太多,走在最前線的記者看不見,守在辦公室的編輯也該看到。今日許多媒體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丟掉發問能力,難怪香港人也漸漸失去了分析能力。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