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兩岸觀察

2017年01月20

2016-04-08


仇恨不僅不會是一種美學,也不會給人們帶來自由。仇恨只會讓自己陷入無盡的痛苦深淵,最終不能自我解放。更可悲的,當這些仇恨者不寄望從彼此的寬容來救贖,而是讓更多的仇恨站在自己這一邊時,他們把自己的仇恨傳染給他人,讓整個社會難以救贖。


某家媒體的社論〈慈湖謁陵的暴力美學〉,正是這種將仇恨視為最高訴求的文字展現。文字放在報紙最重要的位置,正如同一幅畫放在展覽廳最矚目的地方,它想傳達的是,「仇恨」是他們鑒賞美學的角度,所謂的「尊重、包容、慈悲」都最好丟進角落的垃圾筒。


中華文化重視慎終追遠。孔子說,「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其實不僅是祭祀品,連高掛的所有牌位其實均只是法相而已,重要的是一顆慎終追遠的心。也就是這顆心,我們會在世界各地遙祭黃帝,在忠烈祠緬懷義士,在清明節掃墓祭祖,或在家中的祖宗牌位前點一柱香。就是這一顆慎終追遠的心,得以維繫我們社會良善價值的禮。


虔誠的基督徒、佛教徒在用膳以前,總是會合掌感恩。人們感恩的不是上帝或佛祖為他燒飯煮菜,而是此時此刻要多少的因緣具足而致。沒有風調雨順,沒有農夫的辛勤工作,沒有商人的運送,沒有家人的燒煮,沒有自己的身體健康,沒有親友的相伴,怎麼能享有如此的一頓餐食。就是這種感恩的心,讓我們的社會有了溫度。


黃帝是誰並不重要,甚至有沒有黃帝也不重要,但是我們總不會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感念我們黃皮膚黑髮的祖先,並不表示我們在其他民族祭祀其先祖時就會嘲諷輕視,「祭黃陵」有必要如此撻伐嗎?蔣介石、蔣經國的歷史功過自有後人評述,但是當他的信仰者、追隨者願在他的祭日前往其百年安葬之地,鞠三個躬,有必要如此口誅筆伐嗎?


每一個人都有良知與赤子之心,但是千萬不要被自己的立場及仇恨所蒙蔽。不要再以「面對二二八,再多的鞠躬道歉都不夠;面對兩蔣,一個鞠躬都是不義且多餘」的心態來處理台灣人民的共同記憶。


〈慈湖謁陵的暴力美學〉這篇社論反映出的是:一群人希望台灣能夠徹底的「去中國化」,因此,他們不願意看到任何「祭黃陵」的活動;這一群人也希望台灣能夠「去中華民國化」,但是在國際政治不容許,自己又無力搞台獨的情形下,只得採行「去1988年以前的中華民國化」,因此,他們不僅要徹底否定兩蔣時期對台灣的貢獻,還要完全地醜化、妖魔化這兩個人以及他們曾經所屬的政權。


這一種帶著仇恨的「分別心」正在侵蝕台灣的社會,它讓台灣社會忘掉了什麼是「尊重」,什麼是「包容」,什麼是「慈悲」。他們的「仇恨心」在不停地告訴社會,只有他們的「正義」才是正義,其他人都是塗脂擦粉的不義。這一群人,已失去慎終追遠應有的「禮」,也喪失了「吃果子拜樹頭」應有的「感恩」,他們只有自己與仇恨。


這一群人從來不曾告訴民眾,他們仇恨的「分別心」會給台灣社會帶來什麼樣的結果,代價有多大?台灣真的可以「去中國化」嗎?真的可以「去中華民國化」嗎?真的可以「去兩蔣化」嗎?或許有些人認為可以,並為未來畫了一幅他們認為是美景的圖畫,但是,仇恨顏料交織的作品不會美麗,尊重與包容才是台灣需要的美學。


張亞中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系教授


**本文轉載自台灣《中國時報》,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