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兩岸觀察

2016-05-03


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2日宣佈,網信辦會同多個部門成立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公司,對魏則西事件展開調查。「五一」期間最轟動的魏則西受騙「醫治無效」死亡事件有了重要的官方回應。

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的一個科室被疑「外包」了出去,百度收費為它做了廣告,使得它因「競價排名」排到前列。21歲的大學生魏則西已經身患絕症,他通過百度搜索了解到武警二院有從美國大學引進的療法,父母絕望之中再湊出20萬元帶他前往治療,但很快造成癌細胞的進一步轉移,魏則西不久去世。這就是互聯網信息提供的事件大體來龍去脈。

一位年輕人患絕症早逝,已經讓人惻隱、唏噓。而他一家在最絕望的時候又受到誤導,則令人憤怒。互聯網上這幾天充滿了對涉嫌有錯方的譴責,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由於大量批評指向百度公司,網信辦牽頭組成聯合調查組進駐百度,也就順理成章了。

現在看來,以獲利為目的向患者提供誇張、不真實的信息是一個鏈條,百度成為這個鏈條中的一個環節。事實上,這個問題在中國媒體相當廣泛的範圍內存在,打擊虛假醫療廣告是這些年工商部門和宣傳系統的不懈努力,但它遠未得到根治。很多網站、都市類媒體不同程度上存在這個問題。

百度平台大、廣告量大,醫療廣告同樣量大,這個問題就可能更嚴重些。

解決不實醫療廣告問題,還需重點打擊提供不實廣告的醫院源頭。因為媒體都希望刊登可靠的廣告,但它們往往沒有能力驗證所有廣告的真實性,有時還受到醫院作為廣告提供方的誤導和壓力。後者總是希望做「軟文」等隱性廣告,侵蝕了一些媒體的廣告團隊。

媒體本應是有骨氣的,不為金錢所動,但現實是很多市場化媒體生存困難,它們在與廣告主的博弈中處於整體劣勢,其中只要有少數媒體「放水」,就會動搖刊登醫療廣告媒體一條線的意志。

百度是相對最強勢的互聯網媒體之一,它本應有對抗非正規醫療廣告的更大能力,但它看來也放鬆了標準,這讓人遺憾。至於有人批評百度與不實醫療廣告做了主動迎合,這要看調查得出什麼樣的結果。

百度到底需要承擔多大責任,以及應受到多大的道德譴責,或許都應以調查結論為準。在中國醫療廣告不嚴謹具有一定普遍性的時候,我們希望這件事促成全社會的大反思,進而成為嚴肅治理不實醫療廣告的一個裡程碑。

與此同時,我們也希望這件事打擊的是不實醫療廣告,以及各種不實廣告,但不是打擊百度在中國互聯網上所扮演的角色。一些人指責百度在中國搜索市場上形成了事實壟斷,認為谷歌退出中國市場是所有這些問題的根源,並主張只有谷歌回來才能幫著抑制百度,我們認為將事情朝這個方向引,是欠妥的。

中國都市報和其他網站都不缺競爭,但不實醫療廣告等在它們那裡並未絕跡。低質量廣告顯然不是政治問題,而是社會管理中的沉痾。百度發展起來並不僅僅因為谷歌的離去,谷歌走時它已是中國國內搜索市場上的龍頭老大,谷歌在的那些年,恰是中國市場化媒體問題更多的時候。

我們社會的所有機構和成員都需提高商業道德水準,更具責任心,這需要通過一場場社會建設的具體戰役不斷實現。我們必須同時擁有決心和耐心,既不能寬恕問題,也不能為解決問題而摧毀建設性的積累。而百度這樣的網絡巨擘應當朝著自我嚴要求加快前進,這將為它自身迎來主動,也將為它所在的行業增加主動性。總之,斬斷不實醫療廣告的鏈條是重中之重。


《環球時報》社評


**本文轉載自內地《環球時報》,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