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兩岸觀察

2016-07-12

張亞中 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 


2013年菲律賓向海牙國際法庭常設仲裁法院提出南海仲裁案,將於今天宣布裁決。我們呼籲蔡英文政府要嚴守中華民國立場,更要避免讓台灣陷入可能的大國權力衝突。


菲律賓提出的南海仲裁案包括15項請求,與我政府目前直接有關的包含兩部分。一是太平島是島還是礁的法律認定,這涉及我是否享有太平島周邊200浬專屬經濟海域的權利。


另一是U形線的法律地位認定,如果U形線被以《聯合國海洋公約》為由判定不具備法律地位,那將是兩岸在捍衛南海權益的一次重大挫折,也必然會引發南海的巨浪波濤。


事實勝於雄辯。前總統馬英九在卸任前不僅親自登上太平島,亦邀請國際傳媒登島了解其可供生活的經濟條件,以證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美國基本的立場也從來沒有認定太平島是礁,因此,除非仲裁庭敢完全昧於事實做出惡意的判決,我們可以大膽預測,菲律賓的主張應該不會得逞。現在看來,問題的重點在U形線,而這也正是這次仲裁案中最重要的關鍵。


蔡英文政府迄今在南海議題上的立場為:第一,依據海洋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關規定提出主張和立場;第二,維持南海地區航行和飛行的自由權利;第三,和平處理南海的爭議;第四、堅持對南海諸島,包括太平島的主權。前三點完全符合美國的觀點,第四點則是延續馬政府的部分立場。迄今為止,蔡英文一直迴避對U形線的法律地位表態。


如果仲裁的結果否決了U形線的法律地位,等於是馬政府與北京所主張的「傳統U形線」、「歷史性水域線」、「歷史性權利線」、「國界線」、「島嶼歸屬線」的各類說法,均將失去意義,剩下的就只是南海裡面島或礁的認定及歸屬,其結果是美國的全勝,兩岸的徹底受挫。


就法律而言,由於仲裁案必須由當事者均表同意,且不能涉及領土與主權的事物,北京因而嚴正拒絕接受仲裁及結果。就政治而言,北京已經將此仲裁案視為美國在後面煽風點火,是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的一環、打亂中國大陸和平崛起的策略。特別是美國已經決定在南韓部署「薩德」(終端高空防禦系統,THAAD)飛彈,讓大陸的導彈系統受到監視,已引起北京極度的不安。


就大陸內部安全來說,北京更不可能在南海仲裁案上讓步,否則連共產黨政權的正當性都會受到質疑。大陸軍方在本月5至11日在南海進行演習,其不惜以武力捍衛南海立場的態度,已經表明無遺。


「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是這次南海仲裁案的本質寫照。始作俑者的菲律賓,其新總統杜特蒂上任後,已經一改前任總統艾奎諾三世的親美盲動政策,期盼修改與北京的關係,只差不方便公開撤回已經交付的仲裁案。杜特蒂的立場已經很清楚,不論仲裁案結果如何,都將要與北京進行雙邊對話協商,其低姿態展現無遺。


蔡英文政府應該有足夠的智慧認清南海目前的情勢,如果仲裁法庭否定了U形線的法律地位,蔡英文政府卻予以附和,那不僅是自失立場,自動放棄主權權利,將為人民所不容,更會讓兩岸關係立刻陷入緊張,為已經暮氣沉沉的兩岸關係再雪上加霜。這毫無疑問將是蔡英文最壞,也是最不負責任的選擇。


在美國與日本的操弄下,南海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風平浪靜。蔡英文政府當然不可能放棄太平島,但是如果蔡英文政府一方面主張擁有太平島的主權,但是另一方面又將太平島作為換取參與美日「價值同盟」的籌碼,或而讓美、日艦隊接近,或而提供戰略協助,這也是不智的選擇。


蔚藍的南海其實是兩岸和平、互信與合作之窗。如果民進黨政府選擇追隨美、日的南海作為,兩岸之間不僅不會有互信,甚而連和平都會沒有。


如果民進黨能夠堅持U形線的立場,還可以讓兩岸維繫一點可能的互信空間。如果民進黨政府能夠認清南海的問題本質,在南海上採行「主權共享、治權分立」的立場,共同在南海合作創造經濟效益,蔡英文將可以打開兩岸僵局,重建互信,這才是兩岸人民之福。


**轉載自台灣《中國時報》,文章觀點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