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陳文鴻

2017年01月23

2016-06-15

中美在南海的對峙形勢日見嚴重。對中國的海上絲綢之路因而產生頗大的威脅,使中國海運的重風險區,從馬六甲海峽伸延至南海。與此同時,中國與東盟十國雖有自由貿易協議,在中美對抗的矛盾影響下,越南、菲律賓、泰國、印尼,乃至新加坡均難以選擇支持中國,反倒傾向於美國。老撾、柬埔寨小國。馬來西亞政局不穩。文萊也小,中國在南海至馬六甲海峽的航海通道,隨時會被美國塞堵。中國的貨運,特別是佔六成以上的石油供應,容易受阻。


中國的對策是分散對外運輸渠道,降低風險。


在石油天然氣方面,北從俄羅斯,西從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都已有天然氣管道輸送。中國陸上絲綢之路的發展,除了傳統的泛西伯利亞鐵路 (經綏芬河、滿州里和琿春),還有通哈薩克斯坦的阿拉山口和霍斯果斯口岸。此外,有經蒙古的二連浩特和烏蘭巴托接上泛西伯利亞鐵路。以及正在規劃的從南疆喀什,循現有喀喇昆崙公路到巴基斯坦的鐵路。一帶一路戰略啟動後,西進陸運大大加強,從東南沿海,如浙江義烏、廣東東莞和鄭州、成都、重慶等都有鐵路貨運班次經烏魯本齊,從哈薩克斯坦或是西向越里海、南高加索、黑海,到烏克蘭往歐州,或是南下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到伊朗,直達波斯灣。陸上絲綢之路的鐵路通道已大概完成基本網絡,開始分流海上航運。


一帶一路戰略規劃有兩大經濟走廊,均是連接陸上與海上絲綢之路。一是上述的中巴鐵路,從南疆喀什通往阿拉伯海與印度洋的瓜達爾港。另一是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實際主要是中緬走廊。中國已建有石油及天然氣管道從緬甸西海岸的皎漂直達雲南昆明。相對於瓜達爾港待建的油氣管只通往喀什,中緬管道經昆明接上中國內地,作用與影響更大。本來規劃中還有中緬鐵路,還在談判中。但中緬陸上貿易已十分頻繁,只待皎漂港與中緬鐵路的建設,屆時便可成為中國通往印度洋的西南大通道。


在印度洋中國已佈局海港,孟加拉、斯里蘭卡、馬爾代夫的港口是二線,一線會是巴基斯坦和紅海畔的吉布提,均在加強建設。印度洋東岸還有肯亞與坦桑尼亞的港口。因而最關鍵的中國出海通道,會是中緬走廊與南海一馬六甲海峽的選擇。中國若建設中緬的出海大通道,南海 — 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性與風險便可大大減少。因而,中緬鐵路和皎漂港的建設戰略意義重大,也因此不可能以一般投資項目來對待。


不過,日本亦正與中國爭奪對緬甸的影響。在新政府政治取向還未確定之時,日本政府已從政治考慮,決定參與緬甸東南部土瓦經濟特區的投資,目的是將之連上曼谷,形成日資企業新的發展走廊。日本政府亦援助仰光環市鐵路的現代化,和仰光至曼德勒鐵路的更新。目的也是鞏固日本對仰光至曼德勒一線的影響,以此與中國中緬鐵路由曼德勒至皎漂的西側一線競爭。在日本積極進取之時,中國似變猶豫被動。這便給中緬通道的發展帶來不穩定因素。

無論如何,以分流來減低南海 — 馬六甲海峽的風險,是中國的長期戰略。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