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陳文鴻

2016-06-23


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對中國全球戰略的價值與意義高於中巴經濟走廊。但是,中國與巴基斯坦政府上下關係密切,有幾十年的歷史基礎,中國與緬甸卻因後者近幾年的民主化改革過程,關係趨於不穩定。一是中國與以前軍政府關係緊密,在緬甸民主化改革中被視為軍政府的同謀者,受到改革勢力所敵視。二是中國官員與國營企業習慣與專制貪污的軍政府打交道,不懂得在民主化改革的緬甸與民選政府和社會各方公民力量合作,且因中國以往投資的項目偏重於利潤,忽視環保、文化保存與及緬甸地方社會的利益。在軍政府時代可依靠專制高壓,在民主化改革裏卻不知如何應對,項目所存在的種種與當地利益衝突的矛盾暴露出來並難以解決。


中國政府官員與國營企業高層對緬甸的民選政府抱有很大的不信任。因而整個對緬以及中緬經濟走廊的戰略陷入於猶豫不決,停滯不前的境況,與中巴經濟走廊龐大投資的急步發展顯出很大的差別。過往中國是緬甸最大的外來投資者,投資多屬大型水電、礦產項目。個別被緬甸政府終止,如密松水電站。項目選擇本身便有問題,並不是緬甸政付故意刁難中國的項目;另如萊比塘銅礦,在過渡政府時期,昂山素姬帶領的緬甸國會調查委員會便支持其續建。緬甸政府並沒有在政策上針對中國的投資,反而是中國的有關企業應付不了當地公民組織、環保組織反對與批評,並據此而製造出緬甸民主政府對華政策歧視的假象。即使如中信再次投資皎漂經濟特區,也步伐緩慢,處處拖延。早些時候因中國內部停止中緬鐵路的談判與準備工作,致意向書過期失效,迄今仍看不到中國有關方面有任何積極進取的補救舉措。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破格在北京接待以國會議員身份訪華的昂山素姬,壓倒了中國內部對緬甸民主改革的懷疑勢力,打破了困局。也因此驅使中信再次投標皎漂經濟特區的發展。可惜一年以來,習近平打開的政治局面,並未在政策層面上落實。國營企業困於利潤掛帥,在自身營造出來的政治風險面前,便顯然不願意在緬甸繼續投資。今天中國憑著以往的投資項目仍是緬甸最大的外來投資者,卻逐步被新加坡、歐盟等趕上。日本亦積極布局,近幾年已通過日本政府的國際協力機構的經濟援助,資助緬甸的基礎建設、能源與人力資源發展。上兩個財政年度裏,日本豁免以往債務等援助額達二十億美元。日本海外投資方法是經濟援助先行,企業投資隨後。日本企業大舉投資還未開始,也在觀望緬甸政局在民主化改革後政局會否穩定。但在緬甸政府列出的三大經濟特區,迪拉瓦與土瓦都由日本主持。迪拉瓦經濟特區已開始有企業進駐生產,土瓦經濟特區更是日本與泰國從南連接曼谷一線的合作開發。相對而言,中國在皎漂經濟特區還在只議不做階段。在這一兩年中國企業在緬甸大大落後於日本,且還執著以往軍政府時期批准的水電站項目,與過渡政府和昂山素姬政府要求的就業和本地產業發展的目標越來越顯得矛盾。


中國在緬甸已建成運作的天然氣石油管道,由皎漂直達雲南昆明。這本已成為中國從非洲、中東石油液化天然氣進口繞過馬六甲海峽與南海的重要通道。但卻同時增加了政治風險: 中國需緬甸軍隊保護管道安全,也要與緬甸政府談判過境費用。加上大量在建和規劃中的大型水電站和礦場,中國並不具備從緬甸撤退的選擇。一方面中國要與緬甸民主政府保持良好關係來保障這些大項目的進展與安全。另方面,中國要更為進取地改善與緬甸政府與社會的關係。方法只能是進一步投資和投入。利用現有極其繁榮的中緬邊境貿易 (例如中緬玉石的非法貿易便相等緬甸一年國民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中緬貿易也造就了緬北大城市曼德勒的中國化)。若修建中緬鐵路通往昆明,中國經濟融合會更進一步,政治相互依賴的程度會加深,中國也便可建成戰略性極大的西南出海大通道,並可擴展影響至印度東北邦(包括藏南地區)和孟加拉,也破壞日本在泰國阻止鐵路北上接通中國的政治企圖。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