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陳文鴻

2017年01月24

2017-01-11


作為一帶一路的第一個國家項目的中巴經濟走廊,近幾個月有更大的發展。


一是中巴協議新增幾個項目,包括三條公路和在瓜達爾港的鋼鐵廠,增加了近100億美元的投資,使中國在中巴經濟走廊的六年投資總額從460億美元,升至500多億美元,這樣的新投資反映出中國的全力支持巴基斯坦的地方發展。按此趨勢更配合巴基斯坦內部的要求(把投資項目更擴及差不多每個省份),相信今後幾年內還會有新增項目。二是第一趟貨運從中國南疆的喀什出發,經喀喇崑崙公路南下,直達瓜達爾港,並在瓜港上船外運。此舉標誌著中國接手擴建瓜港後首次開始運作,也證明中巴經濟走廊落實至喀什至瓜港的貨運通道。中國內地媒體因此大肆宣傳,認為瓜達爾港的運作與喀什至瓜港貨運通道的開通使中國可以克服海運中的馬六甲海峽的限制。


這兩個發展對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均有巨大的推動力,特別是對巴基斯坦本地經濟社會的發展更為重要。例如瓜達爾港的運作可減少喀拉蚩港的堵港困難,提供巴國出口貨運的另一個海運港口。而道路、能源的發展成為本地經濟和社會發展最關的基礎條件。


不過,巴國能源交通落後,中國的資助不可能即時生效,至少要兩三年項目才會逐步建成。真正產生出如巴國總統及媒體所的命運轉變的效果,還需四五年時間或更長。相比巴國依靠本地資源發展,或其他發展中國家的例子,四五年大變的預期成效已是驚人地快速。也正因如此,方向定了,投資開展、發展的機會便似確定,不需只爭朝夕,立竿見影地吹噓。而且巴國本土基建發展條件長期匱乏,各種條件需相互配合才可發揮顯著的效果。在今後二三年個別項目完工運作,初期缺乏配套,效果會受限制。真正大的發展應在四五年之後,各項基建設施相繼建成投產,從而產生出巨大的協同作用,而且在這個基礎上,製造業及服務業才會隨而大發展,改變巴國的經濟、社會面貌。


中國內地媒體和評論對瓜達爾港的吹捧頗有不切實際之處。


一是瓜港原來缺水缺電缺路,也缺地方經濟的支持。今次新增公路項目也包括瓜港與其他城市的公路,顯示出原來規劃對交通連接重視不足,需新增補加。公路、能源(發電站)都可在兩三年裏改善。不過其中能源電力的項目著重新增供應,若對現有輸電網絡的低效因素沒有足夠的改進,新增能源供應會因此打折扣。瓜達爾港最大的基本條件制約是水供應,近月問題更呈惡化。一是原來水源的水壩因三年乾旱而瀕臨乾涸,食水供應問題嚴重。單靠從東部的城鎮以至遠至喀拉蚩地區用貨車運水供應,成本高而效率低。剛建成的海水化淡廠卻因故運作一個月而停工,據說修理重開需千萬元的投資,也不可能即時完工。若乾旱持續,瓜達爾港的發展將大大受限制。不單現有的農村人口和港口職工食水供應不易,更使規劃的大發展難以推進。新增投資的鋼鐵廠亦面靠嚴重的挑戰。


二是瓜達爾港位居巴基斯坦最貧困的卑路支省,當地還未開始工業化,本地資源也不足。瓜港的腹地要伸展至中部較為發展的地區。在公路未改善,連接的鐵路未建設,交通成本會高。從南疆喀什的貨運通道作用也極為有限。喀什本身沒有多少貨源。中國內地的貨源經蘭新鐵路、甘肅走廊運至北疆烏魯木齊,再經新建的南疆鐵路至喀什,路途遙遠、成本高昂。即使將來(當在現時的六年規劃以外)建喀什至瓜達爾港的鐵路。仍然面對路途遙遠、成本高昂的問題。瓜達爾港的貨源腹地主要還是巴斯坦的較發展地區,也有待巴國工業化的開展和初始效果。短期作用不過是喀拉蚩港的補充或輔助。瓜港港區的工業發展時間可能更長,因短期的配套條件不足。


因此,瓜達爾港短期主要作用是中國在印度洋航線的支線港、補給港。也可以發展成為中國海軍的遠洋後勤基地,與吉布提港互相呼應。


在中國進口能源安全方面,若中巴油氣管道建成,瓜港可作為中國進口中東油氣的一個中轉港,由瓜港上陸輸往喀什,再連接中國哈薩克和中國土庫曼斯坦油氣管道來把西氣東輸關內,以至沿海。但是其經濟效益未必比得上已建成運作的中緬油氣管道。


要改善瓜達爾港現時的劣勢,除了加快建中巴油氣道的建設外,還要把瓜港連接至伊朗的Chabahar港。一是油氣管道(原來的IPI),伊朗境內管道已完工,中國需助巴建由邊境至瓜港的管道。另一是建設公路和鐵路連接瓜港和Chabahar港。從而可借助規劃中的中亞穿越阿富汗到Chabahar港的交通走廊,讓瓜港可分一杯羹。


中巴經濟走廊戰略作用大,但不能吹捧過度,應腳踏實地逐步實現其戰略作用。其中從瓜達爾港至伊朗的Chabahar港的交通走廊,是區域地緣戰略的重中之重。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