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陳文鴻

2017-01-24


在整個亞洲,阿富汗長期是亞洲的心臟中心。從十八世紀俄英爭霸時如此。1979年蘇聯侵佔阿富汗,2001年美國進侵,均反映出阿富汗在大國爭霸時關鍵的地緣政治地位。今天,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和能力衰落,在阿富汗面對塔利班的反攻,俄羅斯也重新在中亞吉爾吉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部置軍事基地,美國與北約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受財困而被迫終止,並從阿富汗全面撤軍。可是,近一年多的形勢惡化,美國在2016年增派300特種部隊赴阿,留阿的軍力還維持在10,000人,比奧巴馬總統承諾的5000人多一倍。似乎在國際及當地形勢轉變之中,美國是進退維艱,不知如何取向。


2014年阿富汗大選產生了民族團結政府。美國亦著力拉攏印度參與阿富汗的建設,希望以印度來平衡巴基斯坦在阿富汗的影響。在美國支持下,這幾年中國已成為阿富汗最大的投資者,也開始逐步軍事支援阿富汗的民族團結政府。美國主導的四方協調小組 (美、阿富汗、中國、巴基斯坦)努力推動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和談。美國要抽身脫出阿富汗的軍事、政治和財政負擔的企圖明顯可見。但美國還是不願意放棄對阿富汗這個關鍵的地緣地政治因素。但卻同時找不到方法來使美國軍事及財政資助撤退之後,阿富汗還可保持政治穩定。


2016年因美軍開始撤退,阿富汗的財政與經濟便陷入危機,塔利班也乘勢大肆擴張勢力,開始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壓迫民族團結政府,已攻下一個省會、圍堵多個省會。在軍事與經濟的困境中,民族團結政府也出現分裂、內鬥。阿富汗大有回復到崩析瓦解的亂局。


在阿富汗,美國的選擇本來是為進攻之用。一是破壞俄羅斯在中亞勢力,希望打出缺口,並與南高加索一線從南方迫壓俄羅斯。此所以在吉爾吉斯斯坦與格魯吉亞都策動了顏色革命。二是從西方威脅中國。例如在中亞與阿富汗的空軍基地部署,便可窺探中國西部核彈導彈和宇航的基地,把中國的縱深地區變成暴露於美國軍力打擊的前沿。可惜,美國在阿富汗的失敗一如蘇聯,泥足深陷。且因與2003年侵略伊拉克一起構成了美國在越戰之後最大的軍事挫敗。財政損失更大,以美國的財力便難以為繼。攻擊俄中不成,到2013年前後便謀求全身而退。中亞的空軍基地撤退,阿富汗的派軍撤退,美國只能拉攏中國,拉攏印度。並用無人機斬首式殺害塔利班的首領,削弱對其擁立的民族團結政府的威脅。可是在2016年形勢的發展均出乎美國的打算。民族團結政府沒法抵禦塔利班的攻擊,經濟政治出現危機。因中國習近平當權,拉攏中國不成,印度的助力也不足。美阿中巴的四方協調小組開始失控,美國似乎只能協助伊斯蘭國從敍利亞、伊拉克轉移到阿富汗來最後阻止和談,阻止塔利班和背後支持的中國、巴基斯坦得勢。目標便是守著阿富汗政府的殘餘實力,縱容伊斯蘭國作亂阿富汗,以至中國、伊朗和伊拉克。


正因如此,去年12月俄羅斯牽頭與中國、巴基斯坦一起,公開支持塔利班,宣布塔利班為對抗伊斯蘭國的最主要力量。把敍利亞的代理人戰爭複製於阿富汗,變成美國 ─ 伊斯蘭國和俄中巴 ─ 塔利班之戰。去年11月底塔利班宣布保護國內所有基建建設,包括中國在建的銅礦。更明顯表現出劃地統治和與中國合作的決心,也開始重建戰後的阿富汗。

敍利亞代理人之戰,結果是美國敗走。阿富汗之戰,結局如何呢? 俄國帶頭,中國積極從經濟與政治乃至軍事介入,把巴基斯坦帶進和談,並以中巴經濟走廊作後盾,美國不敢出兵,財力亦弱,勝算便不大。


敍利亞與阿富汗應屬中國在一帶一路的戰爭。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