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陳文鴻

2017-01-26


中國的中巴經濟走廊已經開始得如火如荼。喀什至瓜達爾港的貨車運輸已在去年十一月首開,瓜達爾港也運作。中國並在巴基斯坦新增公路與鋼鐵廠項目,使總投資由460億美元升至500多億美元。但是要進一步發展和產生更大的作用,中國可能還要在政策上更積極。


一是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是唇齒相依。阿富汗穩,巴基斯坦境內來自國外的叛亂勢力才可減。當前是伊斯蘭國從敍利亞、伊拉克轉移而來的威脅。若美國繼續資助,大有可能收編巴國國內遜尼派的恐怖分子組織,甚或吸納因領導相繼被美軍空襲而死、開始群龍無首的塔利班分支組織。近一年內伊斯蘭在巴基斯坦,特別是毗鄰阿富汗、伊朗的卑路支省(也是瓜達爾港所在地)的恐怖活動正在上升。伊斯蘭國的活動是在阿巴兩國邊境地區,以及阿富汗北部境地擴展。對它來說,阿巴是連在一體,也是它規劃的呼羅珊省的範圍。中國若不能鎮壓伊斯蘭國的擴展,中巴經濟走廊項目會成恐襲的對象,阿富汗的和平談判也難有實質進展。而單靠巴基斯坦軍方可能不易。後者以往與伊斯蘭國都有千絲萬縷的關連。或許中國需在加強中巴經濟走廊項目的一般保安外,可能需用不同方式派遺中國的特種部隊,協助巴基斯坦鎮壓伊斯蘭國。


二是在阿富汗,民族團結政府不可靠。美國裁軍停止,在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底下,國內擴軍必然海外亦擴軍,美軍與政府軍守著城市的決心必然大,與塔利班的軍事衝突便必然增加。和平談判的進程難免受阻,伊斯蘭國的勢力亦可會因美國或明或暗的支持而有所擴展。去年底在莫斯科的中俄巴三方會談,實際上是三方協議全力支持塔利班殲滅伊斯蘭國勢力,進迫民族團結政府與美軍防守的城市地區。這反映出中國再不對美國主導的四方協調小組存有幻想,也是俄羅斯在戰爭成功後促成俄、土取其與伊朗在敍利亞和談之後另一場戰役。俄羅斯重新介入阿富汗,或許方法不同於敍利亞 (敍政府邀請俄進軍)。但應該包括特種部隊的介入,中國的財力支持,與及巴基斯坦在邊境的防守,情報的合作。美軍是否可有足夠的財力與人力來抗衡呢? 中俄巴的三方會談,阿富汗政府不滿。因而傳說俄會在下一次會談邀請阿富汗政府,以及伊朗參加,但必然排斥美國及其北約盟軍。苟如此,俄中便可組織相類於敍利亞的和談勢力。中國之轉與俄羅斯合作,依靠塔利班,或許便是巴基斯坦與阿富汗形勢大轉變的開始。


在這個形勢大轉變開始底下,中國會加快中巴經濟走廊的投資,並會提升在阿富汗的投資。如今年剛宣佈的2億美元公路項目,推進南北交通走廊的建設。其他已投資的礦產項目在塔利班保證支持後亦會加快建設。俄羅斯亦開始參與中國中巴經濟走廊的發展,今後的經濟合作相信會進一步增加。以中國為首的巴阿經濟發展便可與和談同步進行,也互相促進。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