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1-05


下屆特首選舉之戰,胡國興擲出了第一塊石,千層之浪未見,已經知道再加上或會之矣的名單有五個。包括梁振英、曾俊華、胡國興、葉劉淑儀、曾鈺成。本文先集中個人風格看領袖才能,去加以分析這五個人的可靠程度。這種做法,是先行跳過或者減少去揣測中央對誰的祝福。


先從倒數的說法分析:五個人裏面最欠缺個人風格表現就是曾鈺成。首先他語言不清晰 , 太多有著如果這樣那樣的前置詞;有如馬場跑馬,如果 「祿怡」、「同德」、「翠河」 這些馬王不去馬,那麼我就報名跑去捧盃嘞;世界哪有這麼便宜,可以墊著個水泡去游渡海泳。但曾先生是誠懇人,我們不必懷疑。在沙翁四大名劇裡面,honorable  man只能是走過場的人物,他殺了凱撒。曾鈺成是君子人也,但在模糊的語言的背後現出一個企圖,他有漢朝王莽之心 , 卻沒有王莽的膽。個人風格表現肥到加零一。


曾俊華是第二個個人風格偏低甚至最低的一位 。他除了部署參選之外,其實是面目模糊的,他一直做財政司司長到現在,除了表現出一位有如佛家說的吃四方飯,比較溫厚的笑容,也算令人歡喜的語言,EQ爆錶等等,卻沒有突出一個領袖型的風格。橫洲事件是他一鋪清袋之局,作為政府頂層的核心人物,他沒有一個令人可以信任的說法。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還是要想念著曾蔭權。前朝的聰明在哪裏呢?就是不大做事,曾蔭權在任特首時,我應邀到禮賓府與他談話,我直接問曾特首是否會考慮新界東北的切實發展問題呢?曾蔭權很坦率、毫不考慮就說:那裏是九反之地、千祈咪搞!對新界發展曾蔭權是專家了,曾俊華是他的好兄弟,所以就毫不奇怪:早排財政司司長與梁振英對不上嘴型。至於在政治上的忠誠度,只能是各有說法。人人都說阿爺最唯心的。但其實完全沒有執著的人是億中無一,否則怎會穿起袈裟事更多呢?


胡國興是具備個人風格的一位 。 他鮮明在我就是要參選,我講法治你要聽,我講法律你要明,法治是香港重中之重,核心之中的核心價值。所以他拿出這個做綱領,實行綱舉目張。 但他的風格也有趣在,是很典型英國式普通法司法系統的思考方式,對基本法的一國兩制的憲制,胡官的表現是比較傾向於兩制的。一旦有傾向,就一碗水難以端得平。 所以當很多人都說,他根本就沒有與中央打招呼。而胡官的即時反應就是,這又怎麼了?潛台詞:莫非打招呼就萬應萬靈 ? 我在宣布參選 ,而不是去伸手拿取祝福喎 。 大法官在亮出他的嚴格程序。 但其實司法也是政治,是整個政治體制其中重要一環,特首任命的憲制權力來源在中央,港英時代港督就在英皇制誥 。他這樣的馬,傻瓜才會下注。至於執行力?市場中人都知道,法律界不大靠這些,法官尊貴是有很多人服侍的 。所以 胡國興有理由想著 ,今天真美麗。也難得,70歲的長者。


倒數要去到梁振英。即是說他的個人風格位於中上,這是就特首選戰的戰鬥格來說的。 梁振英的優點是擺明去馬,而且擁有著政府及社會資源,大家都不用靠估,買連贏位鐵胆鐵腳的格局,不用考慮三重彩的機會成本。 abc是另一回事,但這個abc的說法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很多人看梁振英,就是對他諸多牢騷。但實際刨根問底,又幾乎沒有人說得出梁振英的大錯大惡在那裏?其實真正的核心就是在於梁振英太愛做事,前任什麼都不做,沒少吃吃喝喝,現任太愛規劃太多工作 。原來一個長久的習性就是,不做就無災無難,一做就招人非議,多做就政令難出特首辦。何況梁振英又真是不大擅長去團結人。其實整個公務員團隊在曾蔭權多年,已經形成一個「階級」,社會政治經濟分析是一個很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也是全香港穩定的支柱 ,所以有其不容置疑的存在的合理性。但當新老闆要這樣那樣,情況就像一間公司來了新總裁要改革這改革那,便要擔心開會多過共產黨。在以往的會議室卻是長期烏燈黑火。 林林總總都會是梁振英的短版。這匹馬中央還是要下注的,因為要找人看舖,繼續看好個舖。 只是阿爺錢多,可以下注,但不會 一注獨大 。


最後是葉劉淑儀了。依個人風格論,她全勝四個大男人:專業,清晰,專注,肯做,看來也夠忠誠,視野和政府經驗無可懷疑。風流的凱恩斯談經濟不離女人,他認為能夠勝出選美會的不會是最最美麗的一個。同樣,精明馬迷不會在開跑之前的一天去投注已經是頂頭大熱的馬。


至於林鄭月娥是不是一個未來特首的備胎呢?除了她自己,沒有人會知。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