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1-08


釋法之後,眾說紛紜。法律界的意見特別多了,尤其是大律師公會深表遺憾,直指在敏感時刻作出那些決定是極之不幸。即是倉卒釋法,等於用政治來干預香港的司法程序。政界就更加不用說了。出現不少反對意見是並不稀奇的,只想提出基本的事實分析。


一個由來已久的現象,不同立場的政治爭拗,討論500年也沒有結論。當出現大是大非、包括國家民族禮義廉恥,那麼無限糾纏爭拗都是多餘的,就看每一個人擁抱什麼?在抗日戰爭時,軍人將士用命,有熱血青年去前方打仗,有平民百姓逃難也出錢出力抗日,有讀書種子好好學習準備和平之後建設國家,這些都是大多數。也有極少數做漢奸的,用著很多言詞去美化大東亞共榮圈,對日本侵略者如何殘殺同胞,如何要亡中華之國、滅中華之種,漢奸視而不見,屁也不敢放一個,因為這些人也會認定支那是垃圾。


也就是說,出現明火執仗的事情,是容不得拖延討論的,更加不用混淆視聽的。但是文過飾非的人是有的,翻看過東北偽滿洲國的教科書,歌頌皇軍關東軍是常態,但就不會說日本在哈爾濱 731部隊,用中國人做醫學毒藥試驗的滔天罪行。做人要是其是、非其非,應斷則斷,不當下立斷就會pk含包散。


比如說,一個家庭出現了一個爛賭鬼 ,爛賭到屢勸不改,下次有下次的。賭鬼的表現,由大賭到自行調整為中賭,所以自行去小賭了。原來實情就是,這個賭鬼把房產按揭屋契也拿去押下賭注,家中做大律師的大姊很懂法律程序,竟然說我們都在討論他應不應該這樣賭,小賭就是怡情的。大哥則說,這個賭鬼正在把我們的家產都拿去賭博,這就是大賭亂性,已經沒有心肝了。大律師卻說,情況讓大家去討論,不要急下決定要趕走他。這時候做父親的來了,實行三下五落二,拿著家教家規的本子,禮義廉恥常識,解說一通,結論當然是手起刀落。


對明火執仗的事情,我們可以舉些更加驚人的實例。有些家庭會出現一個吸冰吸毒的人,又或者是吃大麻;前者亂性斬人新聞已多,後者的危害是不知不覺之中越食越深,最終不能自拔,害己害人害家庭、禍害社會。當明火執仗的事情,表露得一而再,再而三,又總會有些人自認有一套所謂獨立程序,那就出現傳統故事上的東郭先生,不斷姑息著狼,用大家的錢去圈養著幾條吃人狼。那麼讓大律師公會遺憾去吧。香港人絕不答應陪爛賭鬼、陪漢奸、陪流氓、陪惡狼送葬,輸得冤枉。


對李飛在釋法後的詳細解釋,很多媒體都漏掉最重要的四個字「政治效忠」,對基本法的莊嚴正確和嚴謹的效忠宣誓,就是一種政治效忠。筆者也是專門修讀過憲法學的,研究過中國和世界各地九個國家的憲法,在憲政上面,政治就是政體和社會制度,也就是國家的體制,典章制度,文化常理,社會基本規範。


因此,宣誓效忠是很莊嚴的,對基本法就是效力忠誠於一國兩制的根本基礎及其法律規定的一種政治效忠。倘若不能夠做到這一點,還有什麼值得討論的。



**博客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