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1-10


特朗普的現象炸了鍋,而且是大勝對手的,充分說明美國人的選票在追求兩點:其一是內部安全,其二是真正求變。安居就業都是圍繞著這兩點來轉,如果要有再多,那就只有讓希拉莉來填,結果也落得老人家的歸宿:弄孫為樂。美國人是這樣了,我們自己呢?


美國選民都在訴求他們的內部安全和求變。安全就是社會要穩定,沒有不知從何而來的子彈,沒有汽車炸包,沒有飛刀亂斬。求變呢?就是要求社會體制,需要配合新的情勢發展調整、和自我改善。黑人和少數族裔的人權要落到實處,產業工人要就業,不要再聽美國人自高自大慣了的政治精英民主價值。他們要怎麼變?那由他們去吧。認識清楚我們香港,是否也有著這兩點?


從前年佔中開始,香港社會一直賴以穩定的法治基礎已經被破壞,佔中三子都是有著他們堂而皇之價值的:在港大教憲法的戴耀廷,早前到台灣去宣揚他的想法,就是寄望中國將會有大動亂大崩潰;朱耀明牧師退休不再宣教之後就要搞政治,只認準美國人的那一套,還有一位中大的陳教授 。佔中三子在沙龍想得美麗,未有料到搞出大頭佛,各方人馬入股也好,湊興也罷都來了。當成為一股他們的抗爭運動,又是必會有拒中去中國化為目的,也就不會有回頭路,也就必然產生無數的街頭政客,政治撈家,野心家,投機分子,更多的是社會邊緣人,和不滿政府作為的青年學生。自決派出現了,獨立派更加肆無忌憚 。


但全社會一直有著縱容他們的溫床。在立法會內,反對派橫衝直撞,投擲水杯拉布照樣高薪厚祿,出入法院不以為恥,照樣得戚。政府和司法系統對違法亂紀者多有姑息。於是,今年春節旺角的磚頭就出來了,但極為忍辱克己的警察執法,換來暴民的惡毒行兇傷殘,法治正氣危如累卵,暴戾邪氣當道沖天,磚頭在人大釋法之前再登場了。他們已經當為常態,作為道具,去支撐敗類以拿取百萬去辱罵中國人的納稅人。


如果大家都覺得美國大選很好看,認識清楚所有的民調,原來不過垃圾馬評家。看清楚美國人為什麼會選擇特朗普:安全和求變。那我們就要更加嚴肅地問自己,香港社會是會繼續安定繁榮呢?還是只會吵吵鬧鬧,一事無成,磚頭亂飛,在大學和立法會粗口爛舌,任由亂局發展下去。那麼幫會方式的持刀亂追亂斬會為期不遠,誰能可以保證裡面沒有槍支彈藥?香港還憑什麼可以說是安全城市?憑什麼可以維持安定繁榮?保持七百萬人的安居樂業?


至於求變,很明顯我們都在變,都是在求變革,進兩步退一步,也是向前發展。但變好變壞,卻又由不得每一個人的善良願望。我們都不必再喋喋不休說基本法了,因為當出現一個不安定的社會,一個是非不分的社會,是不會讓常理去存在的,是不會去講求人倫、行業和社會領域的倫理秩序的。為什麼北非中東等地的顏色革命 ,換來卻是人間地獄?幾百萬人投奔怒海,足以比得上對上兩次世界大戰的難民危機。為什麼杜特爾特對美國人的一套民主價值,接二連三破口痛罵?


是的,當無數精英都在認為特朗普是狂人,是瘋人。勝利者是不受譴責的,但我們不要認為自己會比他聰明 ,當代資本主義整套政治經濟價值的架構核心,都離不開海耶克一生的理論建設,我們幾乎每一個人都是他的學生。他有一句話特別精準:市場是一個不斷發現的過程或程序discovery process。如果認為他的書並不好讀,很簡單,就看看特朗普現象。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