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7年01月20

2016-11-17


中史科:絕對是國民教育一個重要部分。有些人一聽到國民教育就好似見到發瘋佬!那麼叫公民教育也無不可。總之就是讓中學生去認識中國過去幾千年的歷史文化,認識祖宗歷代如何艱辛發展過來。不必等到拜山先至講。


中國人從文字的信史至今,有26代了,那麼一大部26史從何說起?我先提出一個心態的問題。現在教育界和政府當局,圍繞著一個技術性的節數問題,和應否獨立成科的問題,議論不斷。其實這已經可以見到用心。


如果大家都認定,中華民族幾千年歷史,是世界文化歷史一個十分重要的體系,地球村上一張麻雀枱四五個人打,就有一個是中國牌章,那為什麼不能夠獨立成科呢?我們在過去由初中到高中,文科學生尤其要將世界史和中國史分開獨立成科。就是理科生來說,除非老師教得一塌糊塗,歐洲史讓我們認識宗教革命,文藝復興,產業革命,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起源;中國是讓我們認識春秋戰國,到秦漢,三國之爭,到唐宋,到明朝清朝,教得豐富,贏得精彩,都是人類文化的結晶。民國以後比較欠缺,這是很大的問題另文再說。


但如果認識到中國的歷史文化對國民教育那麼重要,學校竟然每周一節課都騰不出來,有關當局有說欠缺人才來教育,那倒不如說我們都沒有一個心。幾時飲茶呀再約呀之類。所謂祭神如神在。用神不再猶如不祭。並不奇怪,時下的人除了在聽律師遺囑時不會板弄手機,就是在結婚宣誓的一刻也會掛住手機的whatsapp的,沒有辦法,用心太多而且是功利性的選擇,便會分神。


就講歷史課程吧,過去在50、60、70以至80年代,中學的歷史教育和課本,基本上兩個系統:一個比較佔主流的錢穆系統,編寫作者的孫國棟,胡詠超,蘇慶彬等等都是新亞第一代研究所弟子。他們寫的教科書都經錢先生親自審定。另一個也成系統也較為通行的:羅香林的教本。羅教授是第一位倡導研究香港史的南來學者。錢穆與羅香林的一個共同點,是民國以來傳統正統講習歷史的一種教法,其實都是源自呂思勉開創的中國通史。民國四大史學大師:呂思勉,錢穆,陳寅恪,陳垣,以錢先生的成就最大。


錢穆系統:就是對歷史抱有溫情主義,強調一個國家的觀念,突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其發展過來的獨特性,認識不同朝代的更替之間,統治和動亂之間,有著那些關鍵性的變化及其因果,文物典章制度的發展,不同朝代的對外開拓,不同種族和國家之間的侵略和反抗戰爭,農民造反運動等等。


在經濟發展的流變上面,錢先生解構歷史朝代與地理的沿流變革,在政權中心的遷移之間,怎樣出現南北經濟地運轉移?顯然都同現在有密切的縱橫交錯關係。一帶一路並不是突然間冒出來的。


當人們讀到,看到京杭大運河,並不是只會想到隋煬帝為了遊覽風光,千年以來由北京打通水道至蘇杭,都有數之不盡的茶葉鹽油綢緞貿易,山西商人如何匯通天下,了解到淮揚菜為什麼那麼好吃?蘇北的徐州為什麼會是兵家必爭之地?青海的崑崙山脈,讓學生明白到黃河頌是那樣心情唱的,雪域的長江之水竟然會流到香港的南海。


是的更加不要忘記,在一千多年前還有一個寂寞的唐玄奘,在這個荒漠上就有著這位世上最偉大留學生的足跡,到今天我們誦念著佛教的心經。其實就是漢代太史公司馬遷的一個傳承: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前面一句,反映於過去的朝代由政府到民間,如何有著一個不斷發展形成的人倫秩序,社會常理,長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與天地萬物之間形成一個正能量的互動發展關係,互相因緣和合,不斷調整向前。


這就是文化的中華,很重要的部分就是來源自四書五經,這裏面有著論語和更為久遠的詩經。這兩本經典,至今仍被人類文化公認為最好的最美的書。宋代大儒朱熹說:人理上通天理。就是體現著一個正面能量的心性,不斷形成一套套的文化價值。後面一句通古今之變,就是認識過去的朝代為什麼成功,為什麼失敗?所謂一生一死,可見交情一治一亂,可知興替,並不是混混噩噩的。


正如當我們領受一大筆遺產,有些常理的人都總會了解到,上一代上兩代的祖先是怎樣發家過來的?就算是一間茅屋吧!不會是上天掉下來的餡餅。總是前人經過風風雨雨去起建過來。有些人認為地皮矜貴,我拆了擴大發展,又另一回事。


但絕不可以拿去押注爛賭,見著人就粗口辱罵老祖宗都遺下這些破爛磚頭。如果真有不幸出現這麼一些人,指責前人留下都是一堆垃圾,一堆糞便,一堆滿是血腥人吃人的爛朝報!這些人的作業之獻世,也是有目共睹的,就是1919年五四運動之後出現的歷史狂飆及虛無主義,以致後來共產黨得天下,把中國古代說成這個是奴隸制時代,那個是萬惡的封建社會,地主富農都是有原罪的,資本家都是剝削人的。就是用政治來閹割歷史,結果就出現由三反五反到反右到文革的人類浩劫。直至今天的貪腐作假道德無底線,種種說之不盡的罪孽,到時其來有自的。當官媒的作者揭示香港的歷史教育大有問題。可惜總經銷也大有人在,對死了幾千萬人的文革,官方只有一句話:是領導者的錯誤領導,而被林彪四人幫等等利用的一場浩劫。其實都是作業者攤上的的因果報應。讀錯書的代價無比巨大。無產階級專政這一句話,就是出自馬克思的哥達綱領批判。請大家好好思考。


牟宗三說得非常好,他寫在凡存在的即合理的一段文字:講歷史的最忌有兩種態度,一是順俗趨末的現象觀,這必流於無是非,即有是非,亦是零碎的而無總持,顛倒的而不中肯。二是不負責任的烏托邦,如果說中國自從禪讓井田廢,便完全流於黑暗,又如說中國人以前不知道民主,不知道科學,不知道男女平權,這都是不負責任的烏托邦,不知道歷史的艱苦。這後面想表面理想,不知道理想是要在現實的奮鬥過程中引生與實現,而不是不負責任的幻想。又想表現道德判斷,不知道德判斷一在立經常之大本,一旦在貫通著史實,引生歷史判斷而並不是不負責任的怨天尤人。


牟宗三參照黑格爾的精神而寫的歷史哲學,就是確立一種國家觀念,讓每一個人都有著頂天立地的人格心性,傳承著中華民族文化的血脈。對歷史事實的陳述,牟先生是用錢穆國史大綱為藍本。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