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1-23


大家看到標題以為我做娛記。邊會有咁叻呀!這個城中最熱話題,展現就是心的學問,元素是飲食男女錢銀,這六個字排名不分先後。民間宮廷之鬥,以一張結婚證書揭開另一個序幕。大家講下心。


大劉就是長著大天二面相,你是女人不能不讚他,城中無數對他說三道四、其實又愛又恨,就嘆息自己不是甘比,不是呂麗君,不是其他更多才女美妾。為人慷慨到這種程度真不容易,當然也有計到足的時候。這真是:閱盡人間春色,灑遍凡塵多是笑。題外話:如果大劉肯做棟篤笑,所有收益全部捐慈善,絕對爆場,贏許冠文黃子華九條街。他的口才太好了,可能僅僅輸畀何鴻燊。


為什麼說大劉現象就是心的學問?甘比肯定能夠笑到最後也恭喜,以大劉透露他這個第二任的正式太太,所有做著就寫著個心,對老人家無微不至,對大病的大劉更加體貼入微。大劉孝順是沒得說的,當一個人大病纏身軀體殘破不堪,到最後可能全身都假,唯有一個心是最實在的,而這個心要實在就必要有著一個依傍,也最需要尋求一種遠遠多於護士的親情。


在歐洲文化史上 ,意志與表象世界的提出,叔本華很創造性地帶出的這個意志,其實就是個心。他受了佛家影響,轉移到一個極其進取的德國人的身上,就變化成為意志。所謂萬法唯心,一切由心造,這照應是心的照應,就是儒家和佛家所說:是從人心的良知良能,所觀照出現的生命的學問。而這個生命的學問必定要從心去講的,即是發心,從這個心去反映於所有行為表現,生命的學問無論大與小就離不開所有的活動。這個心就是人與人之間在心意上的感照,遠遠大於數目上的10億20億100億元的資產 。佛家說空,我理解也是一個心的作用。潘宗光解釋空的無窮,就如用零,去乘更大的數都是等於零。


這可從中解釋:强頑如毛澤東呼風喚雨,到晚年就是鍾愛一個張玉鳳,連江青見老毛也要先通傳張美人。一個列車上的服務員,轉身成為太祖皇帝的機要秘書。老毛黏貼張玉鳳這個心,也是心靈與慾望的相互糾纏,據說馬耐利的沉思曲meditation 那些小提琴弦就帶著這些不妨聽一聽。也是的,據報道當大劉有次去到自己名下的大宅探望家小,他和呂麗君所生子女竟連老豆都唔叫聲!天下的父親總有同理心,這個心就脆弱如玻璃了。但大劉就是有錢。鈔票真美麗,怕你梵高的向日葵嗌到天價。


以前有套日本黑白片叫用心棒,是黑澤明拍的,三船敏郎做的,還有一套穿心劍,絕妙在拔劍的一剎那,用刀刃直破對手胸膛。看到吧,就是勝在一個用心,所有的爆破力就用在一個決勝點上。少年時看金庸的小說一章已經放下不再追,就是絕不滿意糾纏幾百招的一個夢,用心不在於決勝,那已經是小說而不是武術。


新儒家當代宗師熊十力,有一句話說得很精到:中國的學問以發明心地為一大事。這顯然是借助佛家禪宗專門講心的感悟和作用,宋代大儒強調的心性。其實並不深奧,就是一種本能,一種很基本的想法,所表現所發揮出來的正能量,在舉手投足之間完全感應到的,是恆久存在的常理,形成的珍貴知識。就比喻法律性的宣誓,任何常理都不會容許出現指黑為白,所有虛假的宣誓就無非長著一個只求破壞的歪心。正當人大釋法之後,大律師公會以他們的專業知識去助長歪心,就成為了一個誅心之論的現象,就變相助長社會出現邪惡。如此的用心其真正的遺憾在此:鼓勵大家都黑心,都貪心,都窮奢極侈 ,都無所不用其極爭這個奪那些。哨牙通的千億奪產官司就夠獻世了。真是用心棒。


心之道。除了說明良心本心天理之外,在應用上就是要解剖一種真實的意圖。英國民法權威丹寧勳爵,在處理遺囑官司有一段權威之話說得好:就是要設身處地直接察看立遺囑人的真正意圖是什麼?而應該避開技術規則。是的,用心之道,觀照意圖。大概也是風水遺囑的註腳。不比簽紙來得實在。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