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評 / 評立會 / 論薦 / 名家 / 許平

2016-12-07


掌櫃名堂來自傳統茶樓,現在也比喻些政府的財爺。其實這比喻帶著貶意,過去茶樓掌櫃的層次不高,無非就收錢找貨數,做簿記帳項工作,舊式茶居還要負責應聲寫單入單,樓面傳聲呼叫碟乾炒牛河之類,記性好是肯定的,卻不是個123 把手的腳色。曾俊華是掌櫃嗎?絕對是高學歷掌櫃,但要由一個掌櫃升級層次到一個出色的財爺,卻是兩碼子的事情;再去做一個特首呢?這個門檻太難跨過去了。大家就看看他是不是一個出色的財爺。


在曾俊華做財政司司長的任內,有一個創舉是歷年財爺都沒有做過的:每個成年市民派6000元,移民外國三十年的都有,這一派就一次性派了三四百億。但是當時派錢之後卻沒有獲得什麼掌聲,以致派錢都派到被人鬧。當年他的派錢預算案,核心傳遞著一個訊息:他不會當特首,或者根本不是做特首的材料。但如果你以為他慷慨也就錯了,曾財爺幾乎只是懂得一樣,就是不斷谷大財政儲備。


大商家陳啟宗曾經指責他:有冇搞錯咁樣掟錢法?大家可以算一算哪幾百億, 能夠起多少間護老院?可以起到多少棟公屋?又何用幫垃圾老人院買虐老宿位 。在內地,幾百億一條城際新鐵路都起到了,帶來千億計的收益,惠及百萬計的家庭,創造就業和致富機會。


這就是一個掌櫃和出色財爺的分別。曾俊華有著財爺的權責,卻做了一個花錢都不懂得花的咸豐年掌櫃腳色。


有人會說,人家澳門一年派一次兩次錢你又點計數?坦白說,習總上台之前,澳門是一直發國難財的,人民幣換籌碼倒沙倒石。 澳門的賭博稅高至38%,澳門好管治了,就像管理一個豬龍浸水大公司。什麼自決派想死易過,人家搞經濟定位得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下一國兩制的典範,現在老人退休保障每月有三千四百五十元。但我不會做澳門人,因為我太愛香港,香港就是國際大都會的格局,那麼做一個財爺就真是要有層次的,也就是要有一套很明確又積極的理財哲學理念,真正研究怎樣用得好大筆財政收支和財政儲備?要是一個亂派錢,又不怎樣作為也可以做財爺,在中環隨便拋彩球都可以選一百幾十個。


林鄭月娥公開談到,用過去十年計算,新加坡年均增長高出香港約有3%, 接近一倍的。即是說你香港人每年多賺100元,星洲人就多賺190元。十年八年下來大家計計數,真慚愧了,香港人還去自誇競爭力。林鄭無非在問,財政司司長到底是幹什麼的?現時政府財政儲備8600億,足夠整個政府躺著吃躺著喝兩年,就是零收入,整個社會的消費開支都能夠承擔。


這是什麼概念呢?就是政府有錢到在全球的大城市數一數二,相信會是中東幾個石油產國以外,香港政府的有錢是可算第一的。2015年的財政盈餘有300億 ,以曾俊華很愛儲蓄的觀念,一萬億的儲備幾年就到。問題是這麼多的錢而不好好運用究竟幹什麼?財富不流轉,不好好運用就會成為死銀紙。


很可惜,曾俊華傳承著曾蔭權的不作為的,除了大型基建包括高鐵機場三跑大醫院等等之外,財政司司長的經濟戰略思維是幾乎沒有的,即是並未有動用大量資源去助長香港實體經濟發展,繼續擴大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應該有的多種功能角色,也未能真正把資源充分用到刀刃上,去推動香港的產業配合未來發展迅速的新媒體和新經濟秩序。


在今年的預算案,曾俊華雖然有提到種種上述發展 ,但是我們失去太多時間 。比起新加坡 ,香港的種種發展慢了起碼五至八年;比起深圳,香港落後了起碼十年。不信嗎?下篇再分析。


**評論員文責自負,不代表堅料網立場**


其他評論